“段凌天,今日之耻,他日定当十倍奉还!”

被段凌天击败的张吉龙,服下丹药疗伤以后,脸色阴沉的对段凌天说道。

在他的眼中,闪烁着一缕缕凶狠的光泽。

这一刻,段凌天只觉得自己好像被毒蛇盯住,让得他心里一沉,意识到这个张吉龙是一个危险人物。

“怎么?不服输?”

段凌天冷笑。

就在张吉龙还想说什么的时候,一阵风啸声袭来。

片刻之后,在场众人都发现高台上多出了一人,一个身穿银色铠甲的中年男子。

对于此人,在场大多数人都不陌生。

“是天伤卫大人!”

“城主大人麾下三十六亲卫之一,排名第十四的天伤卫大人,也是我们潜龙营的管事。”

……

一阵阵窃窃私语,传入了段凌天的耳中。

“他也是丘山城城主麾下三十六亲卫之一?”

段凌天认出了这个身穿银色铠甲的中年,正是前不久给他发放圣石之人,没想到也是丘山城城主麾下的三十六亲卫之一。

而且,还排在第十四。

“天伤卫大人!”

“天伤卫大人!”

……

不少人恭敬向天伤卫行礼。

“三十六亲卫之首,天魁卫有令……十三太保,现在都到城主府议事厅去,任何人不得缺席!”

天伤卫不紧不慢的开口。

说到后来,声音中蕴含着真气,宛如惊雷般炸开,传遍了整个潜龙营营地。

“他在提醒那五个脱凡境后期的十三太保。”

段凌天不难猜测天伤卫的用意。

现在,十三太保,除了那五个脱凡境后期的武修、道修以外,几乎都在场。

“哈哈……天魁卫亲自召集,议事厅议事,看来有得玩了。”

一阵爽朗的笑声传来,二号木屋内射出一道身影,转眼离开了潜龙营营地。

速度之快,便是段凌天也难以捕捉。

“好快!不愧是十三太保中排名第二的人物。”

段凌天惊讶。

紧跟着,段凌天又看到三号木屋、四号木屋、五号木屋各自射出一人,跟在二号木屋出来的人身后,离开了潜龙营营地。

明显都去议事厅了。

呼!

这时,天伤卫也回楼阁去了,该宣布的他都宣布了。

张吉龙阴冷的扫了段凌天一眼后,也落下高台,离开了潜龙营营地……

另外几个十三太保中的人物,也都一一离开。

一时间,只剩下段凌天和郭莉两人。

“我们也走吧。”

郭莉说道。

“嗯。”

段凌天点头。

在他离开的时候,却忍不住望了那一号木屋几眼,却发现一号木屋根本没有动静,半天没人出来。

“难道那一号木屋的主人,十三太保之首,敢无视三十六亲卫之首‘天魁卫’的命令?”

段凌天暗道。

段凌天和郭莉也离开以后,整个潜龙营营地闹腾起来,一个个肆无忌惮。

“三十六亲卫之首‘天魁卫’亲自召集十三太保,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来潜龙营也有一段时间了,只见过三十六亲卫中的天伤卫大人一人……别说是三十六亲卫之首的天魁卫大人,就算是其它亲卫大人,我也没见过。”

“谁让你不努力修炼?要不然,你就能成为十三太保中的人物,一起去见天魁卫大人了。”

……

就在一群潜龙营成员议论纷纷的时候,段凌天和郭莉也来到了城主府的议事厅。

进去以后,却发现已经有十个人站在里面。

十个人,除了四张是新面孔,其他六人,段凌天都有印象。

刚才在潜龙营营地的时候见过,正是十三太保中的另外几个脱凡境中期武修、道修。

“咦?新面孔?”

这时,一个身穿壮硕,虎背熊腰,长得粗枝大叶的青年男子,面露惊讶的看向段凌天和郭莉两人,“你们是新的十三太保成员?”

“熊虎,看来你这一个月还真是都在闭门造车……他们两人,正是一个月前将侯林、李寒取而代之的潜龙营新成员。”

壮硕青年的身边,一个看似玩世不恭的锦衣青年笑着说道。

“不错,不错。”

熊虎看了段凌天和郭莉一眼,点了点头。

“他就是十三太保中名列‘第二’的人物?”

段凌天看向熊虎,他听得出来,刚才从二号木屋出去的人,声音跟这个人一模一样……

显然,他们是同一人。

“你们好,我叫‘金元宝’,在十三太保中名列第三,仅次于那个‘变态’和这个大块头之下。”

锦衣青年摇着折扇,看向段凌天,自我介绍道。

“郭莉,十三太保第十三。”

眼见十三太保中排名第三的人物都主动自我介绍,郭莉连忙回应,不敢托大。

“段凌天,十三太保第六。”

郭莉之后,段凌天跟着自我介绍,对于这个自来熟的金元宝,他颇有好感……这种人,向来比较坦荡。

“十三太保第六?”

金元宝闻言,不由一怔,“十三太保第六,不是张吉龙吗?”

说着,他看向张吉龙,有些惊讶的问道:“张吉龙……你……竟然被一个新人击败了?”

虽然不甘心,但张吉龙却也不得不点头承认,承认的同时,不忘解释道:“如果他用的不是弓箭,顶多和我战成平手。”

和段凌天一战,张吉龙自然也知道自己败在哪里……也正因如此,他很不甘心。

“哼!败了就是败了,找那么多借口做什么?难道你被杀了,还能死而复生,再寻他复仇?”

立在一旁,身穿朴素长袍,长相普通的青年男子,低哼一声,不屑道。

“哈哈……孙戈,张吉龙被击败,心情本就不好,你又何必再挤兑他。”

自郭莉进门开始,目光就没离开过郭莉的那个青年男子,难得收回了目光,看向素袍青年,哈哈一笑说道。

“郑健,就你多事。”

孙戈哼道。

“十三太保第四,孙戈……十三太保第五,郑健,也是胡杰的远方表哥?”

孙戈的身影,还有郑健的身影,段凌天都还记得。

正是刚才从四号木屋、五号木屋出来的人。

“郭世妹。”

不知何时,郑健来到了郭莉的身前,热情的打着招呼,全然没有一个脱凡境后期武修还有的气度。

不过,看他目光深处闪烁的淫邪光泽,就知道他并非善类。

郭莉,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冷冰冰的说道:“我不认识你。”

“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

郑健笑道:“你是孚玉镇郭家的千金大小姐,也是孚玉镇年轻一辈第一强者……当年,我有幸随家父到府上做过客。”

“那又如何?”

郭莉的反应一如先前般平静。

“郭世妹,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郑健,是新南镇郑家的大少爷,潜龙营十三太保排名‘第五’。”

郑健很有耐心的自我介绍。

这一次,郭莉却是没有理会他,不管郑健如何舌灿莲花,就是不理会。

最后,让得郑健的脸色也是变得极其难看。

“贱人,敬酒不吃吃罚酒!”

郑健的眼中流露出几分森冷,心里暗骂一声。

“哈哈……郑健,我发现你真的很贱!没看人家郭莉小姐不愿意理你吗?你竟然还能说那么多……真是佩服,佩服。”

金元宝哈哈一笑,肆无忌惮的取笑着郑健。

“金元宝,你别欺人太甚!”

金元宝话音刚落,气得郑健直瞪眼,脸色阴沉无比。

“别欺人太甚?我就是欺人太甚了,你又能如何?我给你机会……挑战我,怎么样?”

听到郑健的话,金元宝笑了,笑得无比的灿烂。

只一句话,气得郑健身体颤抖,面色涨红,双目充血,仿佛随时可能发作。

呼!

而就在这时,一阵风吹进了议事厅,令得在场十二人身上的衣袍随之动荡而起,片刻才缓缓的飘落下来。

下一刻,议事厅中,多出了一道身影。

却是一个长相普通,背负一柄入鞘长剑的青衣青年。

他站在那里,安静无比,没有发出任何的声息。

“他……是十三太保之首?”

青衣青年进来的时候,段凌天事先毫无察觉,就算是那一阵风吹过,他也没发现是一个人,只以为真的只是一阵风。

一时间,他的心里充满了震撼。

天眼通!

好奇之下,段凌天看向青衣青年,双眸一凝。

三十岁。

脱凡境……小圆满!

探查到青衣青年的年纪和修为的时候,段凌天震惊了。

三十岁的脱凡境小圆满?

这是哪来的变态?

“变态,你这家伙总算来了……我还以为你要违抗天魁卫大人的命令呢。”

自来熟的金元宝,眯着眼看向青衣青年,笑道。

“我不是变态。”

青衣青年难得有了反应,声音清冷,仿佛能让水结冰。

变态?

听到金元宝对青衣青年的招呼,段凌天一时也是不由的想起了金元宝刚才说过的一句话:

“你们好,我叫‘金元宝’,在十三太保中名列第三,仅次于那个‘变态’和这个大块头之下。”

这句话中的大块头,就是十三太保中名列第二的‘熊虎’。

“他就是十三太保之首,凌云!”

这一刻,段凌天彻底确认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