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跟着,手持拐杖的灰衣老人,出现在三百多人的队伍之前。

以一己之力,让三十个圣境强者,两百多个入圣境强者组成的队伍,就此停下……

老人的威慑力,可见一斑。

“老头,你是什么人?”

立在蛮熊背上的韩雪奈,这时已经回过神来,怒视眼前的灰衣老人,“为什么拦我们的去路?”

“小丫头片子,好没有礼貌……你们家大人,没教你尊老吗?”

灰衣老人闪烁着幽绿色火焰的眸子,紧紧盯着韩雪奈,沉声问道。

“啊!!”

这时,韩雪奈才看到老人一双眸子的邪异,脸色顿时被吓得一片煞白,连身体都忍不住微微颤抖了起来。

能吓到人称‘小魔女’的韩雪奈,老人的形象,究竟有多吓人,可想而知。

“雪奈,不得无礼!”

这时,和韩雪奈一起走在前头的那个身穿奇装异服的中年男子,御空向前,来到了灰衣老人的身前,微微欠身。

“前辈。”

中年男子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口,语气间充满了尊敬。

“你不错……道武圣地,出色的驭兽师本就不多,能驯服‘天狱蛮熊’这等蛮兽的,更是犹如凤毛麟角。”

灰衣老人看着中年男子点了点头,他的目光,很快落在一旁的天狱蛮熊的身上。

天狱蛮熊被老人一盯,一时也是被惊得颤抖了起来,差点就将韩雪奈给颠下去了……

幸好,身穿奇装异服的中年男子适时的低喝一声,让得天狱蛮熊重新安静了下来。

“说吧……你叫什么名字,老头子或许听说过你的名头。”

灰衣老人重新看向中年男子,淡淡问道。

“前辈,晚辈‘木易’。”

中年男子毕恭毕敬的回应道。

“木易?似乎听说过……你,是‘碧波韩府’的那个天才驭兽师?”

灰衣老人想了一阵,双眸间幽绿色火焰随之肆虐开来,问道。

“天才驭兽师不敢当。木易,确实是碧波韩府之人。”

木易谦虚道。

“你也不用谦虚……我拦下你们,主要就是想问一件事。你们碧波韩府,如此大张旗鼓往南而行,是为了什么事?“

灰衣老人直言问道。

“不瞒前辈你说……我们到这里来,是为了替小姐找她的一个朋友。她的那个朋友,在苍茫海域中失踪,至今杳无音讯。”

木易诚恳的说道。

“她就是你们碧波韩府那个韩府主的千金?哼!家教,似乎也不怎么样。”

灰衣老人再次看向韩雪奈,哼了一声。

如果换作是另一个人这样说她,韩雪奈早就暴走了……

可这个老人,却给了韩雪奈一种在鬼门关徘徊的感觉。

而且,能让她木叔叔如此恭敬对待之人,肯定不是简单的人物。

所以,她选择了沉默。

咚!!

突然,灰衣老人抬手,拐杖一震,再次对着虚空一点。

顿时,那仿佛连接着天地的壁障,消失不见,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木易小子,我信你一次……如果以后我发现你骗我,我少不了要上碧波韩府走一趟。”

说完,灰衣老人的身形便开始变得虚幻起来。

“前辈,敢问您是?”

眼看灰衣老人马上就要离开,木易连忙问道。

“我来自‘青云府’。”

苍老的声音再次传来,只传入了木易一人的耳中。

紧接着,灰衣老人的身影,在空气间逐渐的化作虚无。

“青……青云府?!”

木易听到灰衣老人的话,瞳孔陡然一缩,“他是青云府的人?他……他难道是……那一位?天呐!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木易心跳加速,快到极致,良久方才逐渐平复下来。

“难怪举手投足间,就施展出了‘遮天盖地’的手段……原来,他竟是青云府的那位强者!”

木易倒吸一口冷气,还在努力让心情平复下来。

“木叔叔,那个老头跟你说了什么吗?”

这时,韩雪奈发现老人走了,也敢抬起头了……不过,在看到木易失态的模样后,她还是问道。

她知道,那个老头肯定跟木叔叔说了什么。

要不然,以木叔叔的心性,绝不会如此。

“雪奈,你记住了……以后要是有机会再见到他,你一定要恭敬一些。就算是你爹见到他,也要尊呼他一声‘前辈’。”

木易一脸凝重的对韩雪奈说道。

想到韩雪奈刚才的肆意妄为,他不由被吓出一身冷汗,

“我爹都要喊他前辈?”

韩雪奈皱了皱眉,“木叔叔,你就告诉我吧……他到底是什么人?他肯定跟你说了,对吧?”

听到韩雪奈的话,木易一阵苦笑。

这丫头,实在是太聪明了。

“雪奈,我可以告诉你……但你要先答应我,以后再遇到他,一定要恭敬。”

木易又道。

“我才不想再遇到他。”

韩雪奈哼道:“那个老头,丑死了……还是我凌天哥哥好看。”

说起‘凌天哥哥’,韩雪奈又叹了口气。

不过,很快她又回过神来,看向木易,“木叔叔,你快告诉我,那个老头到底是什么人?”

“雪奈,你不答应木叔叔的话,木叔叔是不会跟你说的。”

木易摇了摇头,随即低喝一声。

顿时,韩雪奈脚下的蛮熊飞掠而出,犹如化作一颗巨型炮弹,冲势惊人。

“走!”

同时,木易号令三百余强者,继续赶路。

“木叔叔,我答应你就是了。快跟我说说,那个老头……不!是那位前辈,那位前辈到底是什么人?“

韩雪奈转头看向跟上了木易,这时候的她,也是彻底妥协了。

“他是青云府的人。”

木易传音对韩雪奈说道。

“青云府?!”

韩雪奈闻言,秋眸一凝,面露惊容,“天呐……青云府的‘变态’,来这里做什么?”

“我也想不通……不过,南边应该有他在乎的东西,要不然也不会问我们的目的。这一次,不管能不能找到你凌天哥哥,我们都得回去。”

木易说道。

“一定能找到凌天哥哥的!”

韩雪奈固执道。

就在韩雪奈,领着‘碧波韩府’的一众强者,地毯式搜索广阔无边的海域的时候……

他们要找的人,正静静的待在道武圣地的一座海边城市。

这座城市,名为‘丘山城’。

丘山城,城主府,潜龙营。

六号木屋中,一座化作尘埃的小塔,正静静的坐落在床角。

没有人能想到,就是这么小的一座小塔,里面却是别有洞天。

七宝玲珑塔第二层。

一个紫衣青年,正盘腿坐在虚空,一缕缕清晰可见的天地灵气,正顺着空气,尽数融入了他的体内,成为他体内的一份子。

他的手里,五品圣石里面积蓄的天地灵气,近乎实质的延伸而出,也融入了他的体内。

时间悄然流逝。

不知道过了多久,盘腿坐在虚空的紫衣青年,整个人缓慢的转动了起来。

在他的身上,一缕缕淡淡真气光晕,透体而出。

“终于填满了。这鸽子蛋大小的气海,竟然都像是无底洞……等突破到脱凡境中期以后,鸡蛋大小的气海,岂不是会更加夸张?”

不知何时,段凌天恢复了意识,不再麻木的重复修炼步骤。

此刻,他眉心气海之内鸽子蛋大小的气海,已经被真气填满。

不只如此,便是他体内的十五条圣脉,如今也被真气填满了。

“现在,可以开辟新的圣脉了……只要将圣脉开辟出来,气海也就成了。”

段凌天心意一动,便开始调动十五条圣脉内的真气。

不得不说,开辟圣脉,是一个艰难的过程。

即便段凌天经历过一次,再次经历,还是有些适应不了……

现在的他,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疼’!

“疼!太疼了!”

开辟圣脉,是一件好事,可开辟圣脉的过程,却给人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也不知道,比起女人生孩子,哪个更痛苦。”

段凌天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不过,这个想法刚刚升起,却又被他压了下去,“差点忘了……这个世界的女人生孩子,只要做母亲的修为高深,却是能以自身力量,减免不必要的痛苦。”

而在段凌天想着这些的时候,他的第十六条圣脉,也顺利的开启了。

一条圣脉的开启,就好像是一盏明灯,指引着黑暗中的人群前进……

渐渐的,第二条圣脉,第三条圣脉,第四条圣脉……一一开辟了出来。

“十七条圣脉!”

当所有的圣脉开辟完,段凌天激动的身体一颤,让得真气走岔了一些,又是一阵XiaoHun的疼痛传来,才让得他彻底安静了下来。

“十七条圣脉!十七条!”

不过,段凌天的心里,还是充满了激荡。

脱凡境初期,体内开辟出十五条圣脉。

脱凡境中期,体内多开辟出十七条圣脉。

最重要的,并非这一点。

“我脱凡境初期,开辟出十五条圣脉;脱凡境中期,多开辟出十七条圣脉……往后,脱凡境后期,最少能多开辟出十八条圣脉;脱凡境小圆满,最少多开辟十九条;脱凡境大圆满,最少多开辟二十条!”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