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的小漩涡不断扭转,犹如一个深不见底的幽潭。

同一时间,段凌天发现精神力失控的往左眼送,吓得他出了一身冷汗,连忙制止。

虽然制止及时,但精神力还是消耗了一小半。

“确实很诡异。”

看着自己的左眼,段凌天苦笑道。

因为第二天就要回城主府潜龙营,段凌天离开了客房,找小女孩‘诗诗’去了,陪了她一整天。

直到第二天清早,段凌天跟洪宇夫妇道别一声后,方才离开。

不过,段凌天没有急着回城主府。

他径自往丘山城城外走去,出了城门以后,便踏空而起,翱翔于天际。

“丘山城里有‘禁空阵法’,入圣境以下武修、道修无法飞行……几个月没有呼吸高空的新鲜空气了。”

段凌天在高空飞行,没多久,就飞出了很远的一段距离。

当他转过身来,却发现丘山城化作了一个不起眼的小黑点……若非他知道那是丘山城,只看小黑点,根本辨认不出来。

凌空而立,段凌天静静的凝视着远处的小黑点。

骤然,他左眼的瞳孔上,出现了一个小小漩涡,扭转的速度越来越快……

段凌天可以感觉到左眼正在发烫。

不过,他的注意力并不在这里,而是在远处的那个小黑点上。

他发现,随着他左眼发烫,他也没移动位置,远处的那个小黑点,却是逐渐的变大,最后变成了一座巨大的城市。

轮廓分明的丘山城,完全占据了段凌天左眼的视线。

“千里眼?”

段凌天倒吸一口冷气,心情激荡。

与此同时,感觉到精神力正在快速消耗的段凌天,连忙中断了精神力,不再让它对左眼输送‘能量’。

而没了‘能量’的左眼,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到目前为止,就发现了它的两个能力……一是类似于‘千里眼’的能力,二是‘空间移位’的能力。”

这是段凌天一个晚上的研究结果。

空间移位,说的就是他昨天让火老的拳头顺着他的脸颊一侧擦过去的手段。

那是他的左眼展现出来的能力。

不过,那个能力消耗精神力的速度,远比运用‘千里眼’快。

“该给它取个什么名字呢?”

回过神来,段凌天开始思索着。

如今,他的‘左眼’已经不是寻常的人类眼睛,所以他决定给它取一个名字,“神眼?不行!太俗气了!”

“天眼?也不行!和精神秘术‘天眼通’重名了。”

“鬼眼?似乎不太吉利。”

“‘诡眼’好像不错……嗯,就叫它诡眼!”

想了一阵,段凌天彻底确认下来,以后就称呼异变后的左眼为‘诡眼’……

诡眼,指的是诡异的眼睛。

而他的左眼,如今确实诡异。

在外面随便转了一圈,段凌天重新回到了丘山城,回了城主府。

当然,在进大门的时候,又登记了一下。

回到城主府以后,段凌天回了潜龙营。

还没走进潜龙营,段凌天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议论声……议论的人,却是他在潜龙营的朋友,郭莉。

“一个月前,郭莉被侯林击败……今日,她挑战侯林,只用了三招,就击败了侯林,一雪前耻!真是厉害。”

“这还不算最厉害的……最厉害的是,她击败了十三太保中原来排名‘第八’的人,将其取而代之。”

“要是十三太保中排名第七的张吉龙没有突破,她肯定能击败张吉龙,取而代之。”

……

一道道声音,传入了段凌天的耳中。

“郭莉突破了?”

得知郭莉突破到了‘脱凡境后期’,段凌天略微惊讶过后,面露笑容,为郭莉感到高兴。

不过,张吉龙竟然也突破了,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转眼间,段凌天迈步走进了潜龙营营地。

“段凌天回来了!”

段凌天刚走进潜龙营营地,就听到里面传来几道惊呼声,却是有人眼尖发现了他。

这让他有些无语。

他回来,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很快,随着潜龙营一群青年男女的议论,段凌天也知道了原因……

原来,三天前张吉龙曾经放下话来,等他回来,会找他一雪前耻。

“段凌天!”

众目睽睽之下,段凌天刚刚登上高台,七号木屋的门就被打开,一道对段凌天而言并不陌生的身影走了出来。

正是‘张吉龙’!

张吉龙,曾经的丘山城周边区域脱凡境中期‘第一人’,头顶万千光环。

不过,自从他被段凌天击败以后,头上的光环也随之消失。

正因如此,他恨极了段凌天。

“有事?”

面对主动跟自己打招呼的张吉龙,段凌天淡淡扫了他一眼。

“段凌天,我要挑战你!”

张吉龙直言道。

“今天,我要你把欠我的东西一五一十的还回来……我会让所有人知道,我,张吉龙,比你段凌天强!”

张吉龙说到后来,眼中冒着精光,面容有些狰狞。

“真不知道你哪来这么强大的自信!”

听到张吉龙的话,段凌天脸色不变,但言语之间的语气中,却又夹杂着几分轻视。

“我知道你也突破了,不过无所谓!我会让所有人知道……就算你段凌天和我一样突破到了‘脱凡境后期’,你段凌天也不会是我的对手。”

张吉龙自信满满的说道。

“是吗?”

不知何时,段凌天的双眼眯起,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张吉龙。

“当然!我马上就会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段凌天,不如我张吉龙!”

张吉龙始终充满自信。

咯吱!

咯吱!

伴随着两道开门声传来,却是三号木屋的门和八号木屋的门被打开,里面各自走出了一人。

一男一女。

男的身穿一袭锦衣,看起来像是个富家公子,实际上也确实是个富家公子。

“是十三太保中排名第三的‘金元宝’!”

“没想到连他也出来凑热闹。”

“有热闹看,谁不想看?”

……

因为金元宝的出现,围观的众人又是一阵喧哗。

金元宝从三号木屋出来的时候,从八号木屋出来的另外一人,正是‘郭莉’……今天,刚刚杀进八号木屋的郭莉。

“没想到我刚刚出关,就看到了这么精彩的一幕……真是让人期待。”

金元宝看着彼此对峙的段凌天和张吉龙两人,挥了挥手中的折扇,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笑着说道。

郭莉虽然没说话,但她看向段凌天的时候,眼中却充满了自信。

时隔三个月的时间,段凌天和张吉龙再次站在了同一个地方,准备进行如三个月前一般的对决。

三个月前,张吉龙败给了段凌天。

准确的说,是败给了段凌天手中的弓箭。

今日,张吉龙挑战段凌天,想要一雪前耻,夺回属于自己的‘尊严’和‘荣耀’。

“马上要开始了。”

看着彼此对峙、一触即发的段凌天和张吉龙,围观的众人开始凝神静气,专注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不知何时,楼阁之上,身穿银色铠甲的中年男子立在那里。

正是‘天伤卫’。

“张吉龙,怕是又要自取其辱了。”

天伤卫看着高台上对峙的两人,喃喃低语说道。

就好像还没开始,他就已经知道结果了一般。

高台之上,眼看段凌天半天没有出手的意思,张吉龙率先出手了。

脱凡境后期的真气缠绕在双腿之上,向着段凌天展开了攻击。

嗖!嗖!嗖!嗖!嗖!

……

也许是有了三个月前的教训,他先发制人攻击段凌天,双腿更多的压制着段凌天头顶上方,有意不让段凌天到空中去。

三个月前,段凌天正是到空中去了,短暂凌空之时,射出一箭,击败了他。

那一战,他腿上的力量和段凌天箭上的力量相当,但因为弓箭的优势,他被震伤……那也成为了他被击败的最主要原因。

有了上次的教训,这一次他吸取了教训,不再像上一次那样。

“你以为这样就能击败我?”

看出张吉龙的打算以后,段凌天不由淡淡一笑问道。

“能不能击败你,你马上就会知道。”

听到段凌天的话,张吉龙冷冷的回应了一句,同时双腿间真气暴涨,涌出一股股骇人的气浪,从天而降,对着段凌天当头落下。

“螳臂当车!”

面对张吉龙雷霆般的一击,段凌天不屑一笑,抬手之间,‘射日弓’现。

紧接着,他的手放在了弓弦上,继而迅速的拨动着弓弦。

瞬间,弓弦颤动,发出一声声巨响。

同一时间,弓弦之上,真气光刃凝形,一一直掠而出,迎上了张吉龙的双腿。

准确的说,是迎上张吉龙双腿上的圣器。

张吉龙的一双靴子,就是他的圣器,人阶中品圣器。

锵!锵!锵!锵!锵!

……

一道道真气光刃落在张吉龙的一双靴子上,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响声。

与此同时,一股股气浪散开,犹如刮起了一阵狂风,让得在场旁观之人身上的衣袍猎猎作响……

不过,并没有人去关注这一点。

所有人的目光,落在场中。

“不可能!”

而就在这时,所有人听到了一声不甘的惊喝声。

紧接着,他们清晰的看到,张吉龙整个人倒飞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