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真是寒碜……这么破的弓,怕是连人阶下品圣器都不是。看来,你也不怎么受方讳的看重。”

周奇的目光落在段凌天手中的‘射日弓’上,讽笑一声。

讽笑声中,周奇又不屑的扫了段凌天一眼以后,也懒得再搭理段凌天三人,转过身去,看向苏柒,“苏柒,你考虑的怎么样?”

段凌天暗自松了口气。

刚才那一刻,他还以为周奇看出了他手中射日弓的不凡,想要争夺。

他的一颗心,在那一刻,也是悬了起来。

直到现在,才重新放下,有惊无险。

“入圣境后期武修竟然这么强?在他的面前,我感觉自己就好像小孩子一样,毫无还手之力……就算我运转‘诡瞳’,一样不是他的对手。”

段凌天心中充满苦涩,这个周奇,绝对是他生平所遇到的最强之敌。

不过,段凌天的目光,很快又转移到苏柒的身上。

不只是他,就算是熊虎、金元宝,以及丘山城城主‘方讳’,如今也都看向苏柒……都想知道苏柒会如何选择。

“苏柒,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相信你是聪明人。”

似乎看出苏柒有些迟疑,周奇继续说道:“而且,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这是无论到哪里都通用的至理。”

“你跟着方讳,注定毫无前程可言!方讳的一身修为,连我都不如,更别说是跟我的师尊刘焕长老比。”

“我的师尊,刘焕长老,乃是入圣境大圆满的存在!距离圣境,也不过半步之遥。”

周奇一口气说完。

入圣境大圆满!

周奇此话一出,段凌天、熊虎和金元宝三人都是一惊,没想到这个周奇的师尊,竟然是入圣境大圆满的存在。

有如此实力的长老,即便在月耀宗,怕也是地位不低。

要知道,月耀宗虽然是七流势力,但宗门中的圣境强者,却也不过寥寥几人。

周奇的师尊‘刘焕’,算得上是月耀宗第二梯队的人物。

至于第一梯队,无疑就是月耀宗的那几位‘圣境强者’。

“我答应!”

苏柒终于作出了决定。

“哈哈……好,好!以后,我就叫你苏柒师弟了。”

听到苏柒答应了下来,周奇顿时放声大笑,笑声中充满喜悦,“苏柒师弟,恭喜你,你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周奇师兄。”

苏柒恭敬对着周奇躬身行礼。

“苏柒,你这个白眼狼,忘恩负义的东西!”

眼见苏柒竟然答应,熊虎不由大怒,近乎咆哮的吼道。

“嗯?”

闻声,周奇脸上的笑容顿时收敛,目露杀意的看向熊虎,身上真气若隐若现。

“区区蝼蚁,周奇师兄何必理会他。”

苏柒淡淡扫了熊虎一眼,微笑着对周奇说道。

“对!蝼蚁而已。”

周奇也笑了起来。

“你……”

熊虎听到苏柒的话,怒上加怒,还想说什么的他,却是被一旁的金元宝捂住了嘴。

“熊虎,你想找死,别拖累我们!”

金元宝怒视熊虎,低声喝道。

段凌天看向苏柒,脸色也有些阴沉。

他的老师,丘山城城主,对这个苏柒的疼爱,他再清楚不过……为了苏柒,甚至暗地里找他,让他别跟苏柒切磋。

而现在,这个苏柒,竟然背叛了自己的师尊。

一时间,段凌天只觉得满腔怒火呼之欲出。

“周奇师兄,我们回宗门吧……我想早些回去拜见师尊。”

苏柒又对周奇说道,言辞间毕恭毕敬,让周奇大为享受。

“先不急。”

周奇摇头一笑,随即看向丘山城城主‘方讳’。

如今的方讳,正面露不可思议的看着苏柒,似乎没想到苏柒会背叛他一般……他的脸上,隐隐泛起了几分怒意。

不过,很快怒意又消失,他跟着长叹了一声,整个人好像一瞬之间老了几岁。

“方讳,我如果是你,我早就自杀了。”

周奇冷冷的扫了方讳一笑,讽笑道:“天赋差就算了,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现在,一心栽培的弟子,也背叛了你。”

周奇一字一句,字字诛心。

一句话说完,气得方讳身体剧颤,目呲欲裂,又忍不住喷出了几口淤血,狼狈不堪。

“不过,我还是要替我的师尊、你的师兄‘刘焕长老’感谢你……感谢你为他找到这么一个出色的弟子。”

周奇继续说道。

方讳被气得一翻白眼,竟是昏死了过去。

“废物!”

呸了一声,周奇才看向苏柒,笑道:“苏柒师弟,我们走吧……回宗门,见师尊,行拜师礼。”

“一切听周奇师兄安排。”

有些不忍的扫了昏死过去的方讳一眼,苏柒又看向周奇,恭声道。

“走!”

周奇低喝一声,抬手之间,抓住苏柒的肩膀,带着苏柒一路飞遁远去,转眼消失在天际,回月耀宗去了。

“城主大人!”

“大哥!”

“黄长老!”

……

周奇前脚刚走没多久,陆陆续续有人前来,正是丘山城城主府的三十六亲卫中的成员,以及一些供奉长老。

至于闻讯而来的丫鬟、仆人,却是被阻拦在外。

毕竟,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这时,疗伤丹药的药力逐渐显现,段凌天、熊虎和金元宝终于可以站起来,站起来后,连忙奔到昏迷的方讳旁边。

三人的脸上,尽皆充满担忧之色。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三十六亲卫来了十几人,供奉长老也来了几人,一个个脸色难看,询问着段凌天三人。

他们听到动静赶来,刚进院门,却发现他们丘山城的城主,还有天魁卫,还有一位供奉长老,全部倒在地上。

这一幕,吓得他们几近魂飞魄散。

要知道,躺着的三人,可都是‘入圣境’的存在!

特别是他们丘山城的城主,更是入圣境中期的存在……只差一步,便能突破到入圣境后期,乃至掌握‘真气凝兵’的手段。

真气凝兵,乃是入圣境后期才能掌握的手段。

以真气凝成神兵法相,出其不意攻击敌人,可收到奇效。

如周奇之前击败丘山城城主方讳的手段,就是真气凝兵,以真气凝成神兵法相……他的神兵法相,是一柄巨锤!

巨锤落下,犹如泰山压顶,威不可挡。

“苏柒那个白眼狼!”

熊虎恨得牙痒痒,一想到苏柒的背叛,他就满腔怒火。

金元宝面露苦涩的将刚才发生的事述说了一遍。

听到周奇的强大,以及周奇提起的月耀宗长老‘刘焕’的强大,众人一时都沉默了。

不管是三十六亲卫中的十几人,还是剩下的几个供奉长老,脸上怒意尽皆化作苦涩笑容……他们心里清楚,他们注定报不了仇。

对方,可是丘山城城主府上头的七流势力‘月耀宗’的内门弟子。

且不说那个内门弟子实力比他们城主还强。

那个内门弟子身后的月耀宗长老,更是让他们兴不起任何反抗的念头。

很快,丘山城城主‘方讳’醒了。

他的脸色难看的可怕,服下疗伤丹药,恢复了一些以后,下令道:“好好将天魁卫和黄长老安葬了。”

“除了段凌天、熊虎和金元宝三人,剩下的人,都下去吧。”

随着方讳下令,偌大一个宅院,只剩下四人。

“想必你们有很大的疑问吧?”

方讳叹道。

段凌天三人都点头。

他们的心里确实有疑问。

听那个周奇的语气,好像是有意针对方讳,好像方讳和他有什么生死大仇一般。

“你们可看出了什么?”

方讳又问。

“师尊,那个周奇应该跟你有仇吧?”

金元宝问道。

“周奇?”

方讳摇了摇头,继而眼中寒光一闪,“我跟周奇无仇无怨,他不过是刘焕养的一头到处咬人的狗而已!和我有仇的,是刘焕。”

刘焕!

在周奇来之前,段凌天三人就算听到这个名字,也不知道名字的主人是谁。

经由周奇一来,他们却都知道。

刘焕,是月耀宗的一个长老,一身修为之强,更是步入了‘入圣境大圆满’。

“师尊,那刘焕乃是入圣境大圆满的存在……你怎会和他有仇?”

熊虎问道。

“这件事,就要从我年轻的时候开始说起了……”

方讳悠悠开口,将他年轻时候的事,吐露给段凌天三人。

原来,当年,方讳和刘焕是同一年拜入的‘月耀宗’,两人之间刚开始也是井水不犯河水……到得最后,不死不休!

至于这不死不休的原因,在于方讳的妻子身上。

方讳的妻子,晚几年拜入月耀宗,同时被方讳和刘焕两人看上,最后方讳抱得美人归。

当时已经成为内门弟子的刘焕,仗着被宗门一位长老收为弟子,恶从胆边生,在方讳的新婚之夜,掳走方讳的妻子。

方讳的妻子,被他玷污以后,选择了自杀。

自此,方讳和刘焕结下生死之仇,不死不休!

只是,方讳天赋不如刘焕,靠山不如刘焕……绝望之下,‘心魔’丛生,致使他的修为进境缓慢。

方讳之所以能活到现在,也是因为刘焕更喜欢羞辱方讳,让方讳一辈子活在他的阴影之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