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流墨墨说的看到过她很明白,就是从她记忆中看的··

“有一个不是。”而在这时,师丝桐收回了目光突然说道,让几人不由刷的看向他;

“什么不是?”流墨墨好奇追问,师丝桐探手,就见他面前高高的桌案上,一叠叠仙果仙茶刷刷出现,而他只随手拿起一枚雪白的仙果丢进嘴里;

“只有一个是与吾等一般,另一个,应该此处主人。”师丝桐嚼着果子说道,然而流墨墨的注意力却已经不在他的回答上了,而是落在他面前那一桌子好吃的东西上。

“喂喂~!不要太过分啊~!”看师丝桐又丢了一颗雪白仙果进嘴里嚼,流墨墨只不能忍的嚷了起来;

刷——

师丝桐闻言也不在意,只摆了摆手,随后就见所有人面前,有桌案几案的都出现一桌子吃的,没有的直接连桌案几案都一同出现。

“这还差不多。”而流墨墨扫了一眼自己和雪如楼面前的,发现是师丝桐那边的两倍,明白这是两人份的,顿时满意的点点头;

然后她又回头看向选座在他们身后不远的陌星子舅甥和挨着陌路离殇的朱颜他们的桌案,又看了看琴瑟色的几案,收回了目光说道。

然后下一刻,她就好奇的拿去一颗雪白的仙果;那仙果只有指头大,看上去像是一粒葡萄,但是拿到手里才发现它极硬,手感竟像是坚果,而想起师丝桐吃也是嚼半天,顿时明了,然后就往自己嘴里塞去;

“雪粿,”然而在她还没塞进嘴里的时候,师丝桐却是突然出声,让流墨墨不由疑惑看过去,却见他拿起了第三枚雪粿,却没有吃下去;

“非金仙,食之冰封。”

“啥?!”然而师丝桐接下来的话,却是让流墨墨愕然,然后怒目而视;

“什么意思??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此处,专为金仙服务,非金仙,除了这些,其他食之皆承受不了。”师丝桐把雪粿丢嘴里,然后转头看向琴瑟色,贴心无比的勾勾手指,帮她把不能吃的东西挑出来挪到了她的几案一边,在她面前只剩下仙茶和三碟仙果。

“··妈蛋~!”而明白情况,又看着师丝桐那贴心的举动,流墨墨着黑着脸把手里的雪粿丢回了盘子里,随后也挑出了与琴瑟色几案上一般的几个碟子。

而这般情况,原本还好奇打量的朱颜和一直相当沉默的陌星子舅甥,也默默的把自己可以吃的挑了出来。

嗡——

而在这时,一股无形波动突然传来,让几人都是一顿,下意识的看向外面,顿时明了;

拍卖会,开始了。

那毫无阻碍的下方,最下面原本空无一物的中央,现在却是浮现出了一团团的仙云,看不清是什么,不过那多了两圈围拢在仙云周围,神色严肃的护卫,不用想也知道,那些仙云里应该就是拍品了。

“欢迎诸位仙友光临我秋池阁的拍卖会,当然,今日还有三位上仙驾临,真是让秋池阁蓬荜生辉呢~~”一名容貌清丽的红衫女仙,从下方那应该秋池阁的仙人所处的大片仙云中飞出,飞落到了中央,面带微笑的开口说道;

而她最后的那句,更是让不管之前就亲眼目睹到明白的仙人,还是早已注意到的仙人,都是心头一凛,只刷刷的抬头,看向最上方,那三足鼎立一般的三座华美殿堂,然后齐刷刷的行礼;这是天仙对金仙的尊重。

“那么多余的话小仙就不说,拍卖正式开始,第一件拍品,红离花三朵,生于同一根枝桠,花开四百年,底价一千仙晶。”

红衫女仙话音刚落,下方已经有仙人开始报价,而单单是从那些仙人报价络绎不绝的驾驶,即使流墨墨并不知道那红离花到底是什么玩意儿有什么用,也明白它是有价值的,嗯··

“那玩意儿是干嘛用的?”然后她就转头看向师丝桐问道,

“···”师丝桐闻言不由无语,然而他转头看到琴瑟色也是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后,顿时一僵,然后只板着小脸说道;

“红离花乃醉心红离木之花,只有生于同一根枝桠,至少两朵花才能用;”

“花开百年方可摘取,百年红离花可酿制百年红离酒;两百年红离花,可酿制二等红离酒;然三百年红离花有剧毒,触之神魂毒素,毒性难消。”见师丝桐说到这却是微顿,看向下方,而流墨墨见状不由追问;

“欸欸,那四百年的呢??”

“四百年红离花,可炼制离雪丹。”师丝桐依旧看着下方,那价格已经到了两万仙晶,喊价的仙人只剩下三四人;

“离雪丹··那是什么丹药??”然而师丝桐的回答等于没有回答,因为不管是她和琴瑟色还有雪如楼,即使是陌星子他们仨,对于离雪丹也是陌生的。

“离雪丹,专用于消融冰寒仙气,修炼冰寒时辅助,或是解毒方面。”

“欸?这离雪丹的作用,听上去就是一很正常的丹药啊··”流墨墨疑惑,这离雪丹的作用,很平常的啊,怎么这东西还上拍卖,而且,特喵的居然都竞拍到了两万三仙晶了~!

“若并非适合时服用,则内火焚体,唯有倾泻可解。”而流墨墨的疑惑,下一瞬就得到了解答;

这个答案让众人都是一呆,然后在明白过来后,几人都是一阵无语;

特喵的一正儿八经的丹药在错误的时间吃竟然会是凶猛的春那个药,也是没谁了~!

真特喵··不愧是以偏门为主的拍卖会···

流墨墨嘴角抽搐着低头看着下方,那终于停下了,价钱到了两万七千仙晶的红离花;而后在看着一侍女端着装着红离花的玉盒飞起,飞到了那拍到拍品的仙人所在的仙云上,看着那仙人一脸愉快的支付了仙晶,把玉盒收了起来。

“··就一春那个药,两万七,值得吗?!”在第二件拍品端上去的时候,流墨墨却是依旧盯着那买到红离花的仙人,忍不住嘀咕道;

“人心不同。”而对于她的嘀咕,包括雪如楼在内的男性,都是一顿,唯有师丝桐淡眉淡眼的说了一句。嗯,流墨墨说的看到过她很明白,就是从她记忆中看的··

“有一个不是。”而在这时,师丝桐收回了目光突然说道,让几人不由刷的看向他;

“什么不是?”流墨墨好奇追问,师丝桐探手,就见他面前高高的桌案上,一叠叠仙果仙茶刷刷出现,而他只随手拿起一枚雪白的仙果丢进嘴里;

“只有一个是与吾等一般,另一个,应该此处主人。”师丝桐嚼着果子说道,然而流墨墨的注意力却已经不在他的回答上了,而是落在他面前那一桌子好吃的东西上。

“喂喂~!不要太过分啊~!”看师丝桐又丢了一颗雪白仙果进嘴里嚼,流墨墨只不能忍的嚷了起来;

刷——

师丝桐闻言也不在意,只摆了摆手,随后就见所有人面前,有桌案几案的都出现一桌子吃的,没有的直接连桌案几案都一同出现。

“这还差不多。”而流墨墨扫了一眼自己和雪如楼面前的,发现是师丝桐那边的两倍,明白这是两人份的,顿时满意的点点头;

然后她又回头看向选座在他们身后不远的陌星子舅甥和挨着陌路离殇的朱颜他们的桌案,又看了看琴瑟色的几案,收回了目光说道。

然后下一刻,她就好奇的拿去一颗雪白的仙果;那仙果只有指头大,看上去像是一粒葡萄,但是拿到手里才发现它极硬,手感竟像是坚果,而想起师丝桐吃也是嚼半天,顿时明了,然后就往自己嘴里塞去;

“雪粿,”然而在她还没塞进嘴里的时候,师丝桐却是突然出声,让流墨墨不由疑惑看过去,却见他拿起了第三枚雪粿,却没有吃下去;

“非金仙,食之冰封。”

“啥?!”然而师丝桐接下来的话,却是让流墨墨愕然,然后怒目而视;

“什么意思??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此处,专为金仙服务,非金仙,除了这些,其他食之皆承受不了。”师丝桐把雪粿丢嘴里,然后转头看向琴瑟色,贴心无比的勾勾手指,帮她把不能吃的东西挑出来挪到了她的几案一边,在她面前只剩下仙茶和三碟仙果。

“··妈蛋~!”而明白情况,又看着师丝桐那贴心的举动,流墨墨着黑着脸把手里的雪粿丢回了盘子里,随后也挑出了与琴瑟色几案上一般的几个碟子。

而这般情况,原本还好奇打量的朱颜和一直相当沉默的陌星子舅甥,也默默的把自己可以吃的挑了出来。

嗡——

而在这时,一股无形波动突然传来,让几人都是一顿,下意识的看向外面,顿时明了;

拍卖会,开始了。

那毫无阻碍的下方,最下面原本空无一物的中央,现在却是浮现出了一团团的仙云,看不清是什么,不过那多了两圈围拢在仙云周围,神色严肃的护卫,不用想也知道,那些仙云里应该就是拍品了。

“欢迎诸位仙友光临我秋池阁的拍卖会,当然,今日还有三位上仙驾临,真是让秋池阁蓬荜生辉呢~~”一名容貌清丽的红衫女仙,从下方那应该秋池阁的仙人所处的大片仙云中飞出,飞落到了中央,面带微笑的开口说道;

而她最后的那句,更是让不管之前就亲眼目睹到明白的仙人,还是早已注意到的仙人,都是心头一凛,只刷刷的抬头,看向最上方,那三足鼎立一般的三座华美殿堂,然后齐刷刷的行礼;这是天仙对金仙的尊重。

“那么多余的话小仙就不说,拍卖正式开始,第一件拍品,红离花三朵,生于同一根枝桠,花开四百年,底价一千仙晶。”

红衫女仙话音刚落,下方已经有仙人开始报价,而单单是从那些仙人报价络绎不绝的驾驶,即使流墨墨并不知道那红离花到底是什么玩意儿有什么用,也明白它是有价值的,嗯··

“那玩意儿是干嘛用的?”然后她就转头看向师丝桐问道,

“···”师丝桐闻言不由无语,然而他转头看到琴瑟色也是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后,顿时一僵,然后只板着小脸说道;

“红离花乃醉心红离木之花,只有生于同一根枝桠,至少两朵花才能用;”

“花开百年方可摘取,百年红离花可酿制百年红离酒;两百年红离花,可酿制二等红离酒;然三百年红离花有剧毒,触之神魂毒素,毒性难消。”见师丝桐说到这却是微顿,看向下方,而流墨墨见状不由追问;

“欸欸,那四百年的呢??”

“四百年红离花,可炼制离雪丹。”师丝桐依旧看着下方,那价格已经到了两万仙晶,喊价的仙人只剩下三四人;

“离雪丹··那是什么丹药??”然而师丝桐的回答等于没有回答,因为不管是她和琴瑟色还有雪如楼,即使是陌星子他们仨,对于离雪丹也是陌生的。

“离雪丹,专用于消融冰寒仙气,修炼冰寒时辅助,或是解毒方面。”

“欸?这离雪丹的作用,听上去就是一很正常的丹药啊··”流墨墨疑惑,这离雪丹的作用,很平常的啊,怎么这东西还上拍卖,而且,特喵的居然都竞拍到了两万三仙晶了~!

“若并非适合时服用,则内火焚体,唯有倾泻可解。”而流墨墨的疑惑,下一瞬就得到了解答;

这个答案让众人都是一呆,然后在明白过来后,几人都是一阵无语;

特喵的一正儿八经的丹药在错误的时间吃竟然会是凶猛的春那个药,也是没谁了~!

真特喵··不愧是以偏门为主的拍卖会···

流墨墨嘴角抽搐着低头看着下方,那终于停下了,价钱到了两万七千仙晶的红离花;而后在看着一侍女端着装着红离花的玉盒飞起,飞到了那拍到拍品的仙人所在的仙云上,看着那仙括雪如楼在内的男性,都是一顿,唯有师丝桐淡眉

标签:
上一篇:血妖姬 第1520章 殿堂仙云
下一篇:血妖姬 第1522章 兽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