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嘛。”而对于师丝桐的回答,流墨墨在呆了一下只撇嘴嘟囔了一句,没有再问下去;

而下方拍卖场上,第二件拍品已经介绍完开始竞拍了;

那第二件拍品依旧是偏门类的东西,是一瓶绿油油粘稠的液体,根据那拍卖师所说,那玩意儿是叫三克丁,是论滴的,而那透明的晶瓶中,正好有一百滴;

三克丁的起拍价很高,竟是一万仙晶,不过这次竞拍的仙人却是少了许多,到两万后竞拍的仙人就只剩下三人了;

“那到底是什么玩意儿??”流墨墨好奇问道,而这次师丝桐却没有回答,即使琴瑟色也示意想知道,师丝桐却是依旧闭着嘴坐着,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模样,让流墨墨不由无语;

“似乎,是一种毒。”而在师丝桐不吭声,而流墨墨不满且愈发好奇的时候,在他们身后不远处坐着的朱颜却是突然开口;

“嗯?朱颜你知道?”流墨墨闻言刷的扭回头看去,就是雪如楼和琴瑟色就是一般的动作;

“嗯,曾听说过,只知道是一种难缠至极的毒,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朱颜说道,

三克丁这个名字还是当初在她的七情境内,铅华楼还在做生意的时候听闻过的;不过当时也不过是听了一耳朵,客人能在她在场的时候聊的东西,怎么可能会说明那是什么~!

“毒啊··”而见朱颜真不知道,流墨墨他们也都明白她对于这点儿了解的来源了,三人也没有再多言,只收回了目光;

而下方,那三名竞拍的仙人这么会儿的工夫,竟是硬生生的把那一百滴三克丁的价钱推到了三万仙晶,也是惊呆了下方的一票仙人,而那瓶三克丁也终于名花有主,却是落入了一名戴着黑色面纱,只露出冰冷双眼的黑衣女仙手里;

而那黑衣女仙在拿到那瓶三克丁后却就直接起身,竟是就打算离开,而秋池阁的一名侍女见状也不以为意,反而迅速跟了上去,然后帮她把出口打开,在她离开后才飞回了拍卖场内;

不过这并没有完,几乎在那侍女刚飞回来后,却是又有三名仙人女仙起身,直接朝出口而去,那侍女见状只再次转身跟着飞了过去,在那三人离开后,她这次没有立即回来,而在站在出口旁回头看了看拍卖场,等了两息确定再没有客人要离开后,这才重新飞了回来。

“哟,那仨该不是去截杀那女仙的吧;也太明目张胆了吧。”而一直看着那一幕的流墨墨在那侍女飞回来后就啧啧出声说道;

“最近玉勾城的秩序因花令而混乱,这种事想来也成常事了。”而流墨墨的啧啧话语,雪如楼只接口说道;

虽然他们早已知道这一点,但是,亲眼看见还是有些不适应的说··

“··起拍价,一块仙晶。”

欸欸欸?!

而在这时,下方拍卖师那带着明显意味的声音,突然因为殿堂内突然的安静而凸显出来,让众人包括师丝桐都是惊讶的起拍价;

那是什么??

众人刷的看向下方,看向那拍卖师面前浮空着的第三件拍品;

那竟是一块脸盆大的破旧兽皮,看兽皮边缘的毛边,却是不知是被撕下了一块还是就是被撕下的,而那兽皮上写满了奇怪的字符,即使是流墨墨他们和师丝桐也从未见过的陌生字符;

而除了这个,在那兽皮上,却还有着星星点点的黑褐色污迹,仔细辨认,那竟是不知多久远之前,溅射上去早已干涸的血迹~!

那些血迹遮掩住了不少字符,让整个兽皮上的字符因为血迹的遮盖而成了一段段的碎片,恐怕即使能知道那些字符的意思,也无法解读出完整的信息了。

“嗯,所以这玩意的介绍是啥??”流墨墨扭头看向众人开口,

“··没注意···”朱颜摇头,雪如楼和琴瑟色也是无奈摇头,而师丝桐却依旧是那副事不关己的死样子,让流墨墨只看了他一眼就直接轻哼一声移开了目光;

“疑似古老洞府地图残片,若是感兴趣请拍。”而在流墨墨不太愉快的收回目光后,不想身后却是响起熟悉的声音;

“咦,古老洞府··拍品名单上不是说这件是一未知兽皮么?怎么现在倒成了地图残片了~!”而知道陌星子刚才却是注意听后,流墨墨只回头朝他点了点头,然后无语的再次看向下方;

“不拍。”然而在流墨墨盯着下方那兽皮若有所思的时候,雪如楼却是突然出声说道;让流墨墨不由惊异扭头;

“嗯??”

“一个仙晶的底价,那人应是想寻到拿着其他残片的存在。”雪如楼解释道,流墨墨不由恍然;

那兽皮虽然拍卖师说是古老洞府的地图,但是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即使那兽皮还有上面那干涸了久远时间的血迹,证明着它本身时间的久远;

但是上面的字符不完整,最重要的是特喵的压根看不懂,正常人基本是不会对它感兴趣的;

而若真有对它感兴趣的存在,要么是那种猎奇一般想买下研究的,要么,就是那拥有着其他兽皮的存在~!

不过,至少在目前是看不出来的;因为在拍卖师叫出起拍价后,拍卖场竟是瞬间冷场了,安静的让拍卖师漂亮的脸蛋上的微笑都快挂不住了。

“一块仙晶。”而在这时,突然有人报价了,让所有仙人的目光刷的就集中了过去;

那却是一名盘腿坐在一朵在最下面一层的仙云上的少年;

那少年看上去很小,修为也不过刚刚天仙,那气息还不如流墨墨和雪如楼强,而他在报价后被所有仙人注目后,那嫩脸竟是刷就涨红了,像是突然遭遇到天敌的小母鸡一般,瞬的就僵住;

“这位客人出一块仙晶,还有对此拍品感兴趣的客人吗?若是没有,那么此拍品就归这位客人所有。”而在那弱鸡少年涨红脸僵住的时候,拍卖师却是略带异色的仔细看了看他,然后脸色恢复正常,只继续挂上微笑,开口说道;

拍卖场内一片寂静,拍卖师顿了顿,然后朝那少年点点头,开口说道;“··什么嘛。”而对于师丝桐的回答,流墨墨在呆了一下只撇嘴嘟囔了一句,没有再问下去;

而下方拍卖场上,第二件拍品已经介绍完开始竞拍了;

那第二件拍品依旧是偏门类的东西,是一瓶绿油油粘稠的液体,根据那拍卖师所说,那玩意儿是叫三克丁,是论滴的,而那透明的晶瓶中,正好有一百滴;

三克丁的起拍价很高,竟是一万仙晶,不过这次竞拍的仙人却是少了许多,到两万后竞拍的仙人就只剩下三人了;

“那到底是什么玩意儿??”流墨墨好奇问道,而这次师丝桐却没有回答,即使琴瑟色也示意想知道,师丝桐却是依旧闭着嘴坐着,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模样,让流墨墨不由无语;

“似乎,是一种毒。”而在师丝桐不吭声,而流墨墨不满且愈发好奇的时候,在他们身后不远处坐着的朱颜却是突然开口;

“嗯?朱颜你知道?”流墨墨闻言刷的扭回头看去,就是雪如楼和琴瑟色就是一般的动作;

“嗯,曾听说过,只知道是一种难缠至极的毒,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朱颜说道,

三克丁这个名字还是当初在她的七情境内,铅华楼还在做生意的时候听闻过的;不过当时也不过是听了一耳朵,客人能在她在场的时候聊的东西,怎么可能会说明那是什么~!

“毒啊··”而见朱颜真不知道,流墨墨他们也都明白她对于这点儿了解的来源了,三人也没有再多言,只收回了目光;

而下方,那三名竞拍的仙人这么会儿的工夫,竟是硬生生的把那一百滴三克丁的价钱推到了三万仙晶,也是惊呆了下方的一票仙人,而那瓶三克丁也终于名花有主,却是落入了一名戴着黑色面纱,只露出冰冷双眼的黑衣女仙手里;

而那黑衣女仙在拿到那瓶三克丁后却就直接起身,竟是就打算离开,而秋池阁的一名侍女见状也不以为意,反而迅速跟了上去,然后帮她把出口打开,在她离开后才飞回了拍卖场内;

不过这并没有完,几乎在那侍女刚飞回来后,却是又有三名仙人女仙起身,直接朝出口而去,那侍女见状只再次转身跟着飞了过去,在那三人离开后,她这次没有立即回来,而在站在出口旁回头看了看拍卖场,等了两息确定再没有客人要离开后,这才重新飞了回来。

“哟,那仨该不是去截杀那女仙的吧;也太明目张胆了吧。”而一直看着那一幕的流墨墨在那侍女飞回来后就啧啧出声说道;

“最近玉勾城的秩序因花令而混乱,这种事想来也成常事了。”而流墨墨的啧啧话语,雪如楼只接口说道;

虽然他们早已知道这一点,但是,亲眼看见还是有些不适应的说··

“··起拍价,一块仙晶。”

欸欸欸?!

而在这时,下方拍卖师那带着明显意味的声音,突然因为殿堂内突然的安静而凸显出来,让众人包括师丝桐都是惊讶的起拍价;

那是什么??

众人刷的看向下方,看向那拍卖师面前浮空着的第三件拍品;

那竟是一块脸盆大的破旧兽皮,看兽皮边缘的毛边,却是不知是被撕下了一块还是就是被撕下的,而那兽皮上写满了奇怪的字符,即使是流墨墨他们和师丝桐也从未见过的陌生字符;

而除了这个,在那兽皮上,却还有着星星点点的黑褐色污迹,仔细辨认,那竟是不知多久远之前,溅射上去早已干涸的血迹~!

那些血迹遮掩住了不少字符,让整个兽皮上的字符因为血迹的遮盖而成了一段段的碎片,恐怕即使能知道那些字符的意思,也无法解读出完整的信息了。

“嗯,所以这玩意的介绍是啥??”流墨墨扭头看向众人开口,

“··没注意···”朱颜摇头,雪如楼和琴瑟色也是无奈摇头,而师丝桐却依旧是那副事不关己的死样子,让流墨墨只看了他一眼就直接轻哼一声移开了目光;

“疑似古老洞府地图残片,若是感兴趣请拍。”而在流墨墨不太愉快的收回目光后,不想身后却是响起熟悉的声音;

“咦,古老洞府··拍品名单上不是说这件是一未知兽皮么?怎么现在倒成了地图残片了~!”而知道陌星子刚才却是注意听后,流墨墨只回头朝他点了点头,然后无语的再次看向下方;

“不拍。”然而在流墨墨盯着下方那兽皮若有所思的时候,雪如楼却是突然出声说道;让流墨墨不由惊异扭头;

“嗯??”

“一个仙晶的底价,那人应是想寻到拿着其他残片的存在。”雪如楼解释道,流墨墨不由恍然;

那兽皮虽然拍卖师说是古老洞府的地图,但是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即使那兽皮还有上面那干涸了久远时间的血迹,证明着它本身时间的久远;

但是上面的字符不完整,最重要的是特喵的压根看不懂,正常人基本是不会对它感兴趣的;

而若真有对它感兴趣的存在,要么是那种猎奇一般想买下研究的,要么,就是那拥有着其他兽皮的存在~!

不过,至少在目前是看不出来的;因为在拍卖师叫出起拍价后,拍卖场竟是瞬间冷场了,安静的让拍卖师漂亮的脸蛋上的微笑都快挂不住了。

“一块仙晶。”而在这时,突然有人报价了,让所有仙人的目光刷的就集中了过去;

那却是一名盘腿坐在一朵在最下面一层的仙云上的少年;

那少年看上去很小,修为也不过刚刚天仙,那气息还不如流墨墨和雪如楼强,而他在报价后被所有仙人注目后,那嫩脸竟是刷就涨红了,像是突然遭遇到天敌的小母鸡一般,瞬的就僵住;

“这位客人出一块仙晶,还有对此拍品感兴趣的客人吗

标签:
上一篇:血妖姬 第1521章 红离花
下一篇:血妖姬 第1523章 奇怪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