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指导。”意柳分身点点头道,然后流墨墨拉下了脸;

“指导??不是说包教包会??”

“唔,指导后明白怎么学习,自然就能学会了啊。”意柳分身无辜说道,然后流墨墨就不想和她说话了;

妈蛋,那不还是要自己去学,虚假广告~!

“那么,买吗?”而流墨墨脸色不善的闭嘴后,其他人都没有开口的意思,意柳分身见状,只晃了晃手里的晶盒说道;

而对于‘通用’耿耿于怀的流墨墨,对此只愈发犹疑了;

嗯,就是愈发不想买了··

而她这般几乎是把想法写在脸上的反应,让意柳分身没有再多说什么,就是那晶盒都放到了柜台上。

而流墨墨他们倒是都没有在意意柳分身的举动,流墨墨在犹疑后,只不由看向师丝桐,雪如楼和琴瑟色也不由看过去,而在他们身后的陌星子舅甥和朱颜,虽然对于六通也是眼馋,但是在知道价钱后就默了;

嗯,还是围观吧···他们就瞅向师丝桐了。

“精要版。”而被几人注视的师丝桐,在抬头扫了几人一眼后,只看向意柳分身开口;

“唔,一套三十万仙晶。”而意柳分身闻言立即转头看了过来,声音明显又热情了起来;不过那直接翻了十倍的价钱,让师丝桐也黑了脸;

“啧,不是吧,你现在这么穷了?!~”而师丝桐的脸色,却是让意柳分身惊奇起来,这让流墨墨他们也是惊异;

听意柳分身那意思,师丝桐以前很富有的节奏啊~~!

“··吾似肥羊?”而师丝桐闻言,只小脸拉的老长的盯着意柳分身,凉飕飕的说道;

“咳,那怎么可能~!咱们都是老交情了~~你看我像是那种——”

“汝就是。”而师丝桐还未说完,师丝桐就嗤笑开口,倒是让意柳分身一时语塞,而后顿了顿才悻悻开口;

“什么啊,这是我的规矩。”

“呵呵。”师丝桐脸上嘲弄更浓,意柳分身见状一凝,然后只突然豁出去一般的压低声音说道;

“得得得,算你友情价,多买一套就便宜一千;够意思了吧?”

“···”呵呵~!

而这回,就是流墨墨他们都想呵呵她一脸了~!

多一套就便宜一千??妈蛋~!二十九万九千仙晶和三十万仙晶有多大差别~!!

真特么···

“罢了。”而对于意柳分身那好似割肉的反应,师丝桐在一脸嫌弃的盯视之后,只轻嗤一声,高冷的吐出俩字;

而这回,流墨墨是彻底没了买的心思了,琴瑟色他们也是一般心态;

意柳分身这家伙,让他们心里那原本属于黑心奸商位置的小禹仙人,直接让位了~!

“啧,不要算了;”而见生意不成,意柳分身的态度也回复成平常,只淡定的把那只蓝色晶盒塞回柜台说道;

“对了,她遇上大生意,照我估计,他们至少要谈上好几日,你们若还有事自便,若是对其他货品感兴趣,可以去三楼往上看看;除了六楼,其他地方你们都可以随意。”

意柳分身突然说道,几人都是微怔,不由就看向师丝桐;

“生意··汝经营的应不止这类邪物,还有何?”而师丝桐却是若有所思的开口,让几人也好奇了起来;

“那是当然,她怎么可能只是做这些东西的小生意;”意柳分身点头道,然后弯腰,只从柜台中拉出一个抽屉,从里面取出了一张黑色的纸递了过来;

“这是详情,你应该熟悉。”意柳分身说道,而已经伸手的流墨墨和琴瑟色已经凑在一起看了起来,站在流墨墨身旁的雪如楼同样低头看去。

那张黑纸上写着白色的仙界通用语,文字很多,总而言之的意思就是说;

意柳阁承包定制业务,不管是要定制某种特定的预定业务,邪物还是常规的其他仙材,亦或是血腥业务,比如杀人,虐杀啊之类;还有特殊业务,比如被雇佣去做别的事情,炼制某种东西之类需要能力和技术的这类情况。

而看完这张黑纸后,几人也明白了,想必刚才在二楼洒迭带上去的三名仙人,应该就是定制某种不光明的业务,从而才会在看到他们的时候反应那么大。

流墨墨抬起头,只随手把黑纸递给在她身侧,一脸好奇的朱颜,在朱颜拿着黑纸凑到陌路离殇身旁,与被陌路离殇拉过去的陌星子一起凑头看的时候,师丝桐只开口道;

“还是这般,”师丝桐顿了一下,然后突然带着一丝好奇的问道;“预定业务,任何都可预定?”

“当然,”意柳分身来了精神,坚定说道;

“花令呢?”师丝桐看着她开口,

“花··不是,等会儿,你说的不会是冥仙谷的花令吧?!”不过,在师丝桐开口后,意柳分身却是一滞,忍不住追问确定了一下。

“自然。”师丝桐点头,然后意柳分身只无奈耸肩;

“刚才上去的那几个客人遇到了吗?”意柳分身开口,不过师丝桐还没有回答,她就继续说道;

“他们就是为了花令来的。”意柳分身摊手,而后师丝桐惊异看她,流墨墨他们也是一呆,然后猛然反应了过来;

“你们有花令?!”

意柳分身没说话,不过反应已经很明显了;然后流墨墨都不淡定了~!

他们一直想找,却没有什么头绪的花令,竟然这么就遇到了~!

然后下一瞬,反应最快的朱颜已经冲向了楼梯,其他人反应也是不慢;除了师丝桐,几人却是都冲回了楼梯那儿,立即往上挤去;而在他们往上挤的时候,师丝桐才悠悠走了过去,在他们马上上到二楼的时候,意柳分身的声音也悠悠传来;

“欸,别乱闯啊;洒迭的规矩,不能硬来的哦~··”

而这时,众人却是已经全部回到了二楼,一楼的声音瞬间消失了。

不过,在几人看到会客室门口的禁制后,原本的激动也不由冷却了几分,几乎下意识的就都看向走在最后的师丝桐,让师丝桐不由微僵;

··这些倒霉孩子~!

“死要钱,若要破坏她的规矩,只有仙晶。”师丝桐不太愉快的说道,而他的反应,让几人都明白,能让洒迭改变规矩的仙晶的数目,那妥妥的得是个大坑啊~!

一时间,包括一直理直气壮把师丝桐当钱袋子用的流墨墨都默了,

妈蛋,为毛偏偏在他们知道那货有花令的时候,她正好在谈买卖呢?!

而不知是不是连流墨墨这回都良心发现,让师丝桐也觉微异,不过转瞬他就扭了扭眉毛;

··这是当钱袋子当习惯了啊~!

不过,花令是真心需要不能放弃的,所以,即使知道洒迭铁定会狠狠的宰他,但是··

师丝桐更加不愉快的拉着脸,没有吭声,不过却是抬腿往前走,在流墨墨他们眨巴着眼睛的注视中,他径直走到了会客室面前,没有触及禁制,但是他的气息却是猛然释放出来,那举动让在楼梯口的几人都是一怔。

刷——

而在几人诧异的时候,不过一息,会客室门口的禁制竟就突然解除,同时门也哗的洞开;

几股明显不善的天仙气息猛然冲击而出,然而,在要触及到师丝桐的时候,只瞬间就僵滞,而后立即灰溜溜的退散了;

开玩笑,天仙挑衅金仙这种作死的行为,只要有脑子没实力的存在,就绝不会干~!

“哟,什么事儿让你这么着急啊~~”而在那三股天仙气息灰溜溜退散后,洒迭只轻佻开口;

“何必装傻。”而师丝桐闻言,只微皱着眉,带着明显的不善开口;

“啧,无趣;”而洒迭顿了一下后,只略带不满的嘟囔了一句,然后语气突然冰冷了许多;

“既然三位对我的报价有异议,那么,慢走不送。”

一时间,即使是在会客室外,流墨墨他们都感觉到会客室里迅速降温的气氛,这让他们愈发好奇的探头往门里看去,不过可惜的是,朝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却是看不到会客室里的几人;

“你~!哼~!”而这般的僵滞后,一陌生男声只猛然怒喝,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他却只冷哼一声,竟就没了下文,让流墨墨他们不由诧异,然后下一刻,师丝桐只一脸冷漠的抬腿走了进去,然后两息后,三名仙人气冲冲的大步走了出来,几乎与刚抬腿往前走的流墨墨和雪如楼撞到;

而他们对此也是吓了一跳,不过下一瞬,在发现流墨墨他们就是刚才,他们上楼的时候看到的那群人后,脸色只更加的难看了;

然而,在流墨墨凝眸,雪如楼迅速冷脸,他们以为那三名仙人会动手的时候,那三人竟是猛然转身,只大步的走向楼梯,然后哒哒哒的走了;

这一情况让流墨墨和雪如楼都是一怔,即使是琴瑟色和陌星子他们也是诧异;

分明已经是半步金仙,但是面对俩一品天仙明明怒起,但是还是走了~!这也忒怂了吧~!

不过,那三名仙人本就是陌生人,而且还差点买了他们的目标花令,虽然那怂了的姿态让人忍不住摇头,但是,也不用在意这些个细节~~

丢开这点后,几人也不再耽搁,只鱼贯走进了会客室中;

而在进去后,几人却是发现会客室中的气氛有些诡异,不过在下一瞬,似乎是察觉到他们进来,那种诡异的气氛突然就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中间隔着老远,却面对面坐着的两人;

“十倍。”洒迭突然开口,刚落座的几人都是一怔,然后不由黑脸;

价格竟然涨了十倍?!

这特么是杀熟啊~!!

“多少?”

“···”然而下一刻,脸色不太好却毫不迟疑开口的师丝桐,让流墨墨他们的惊炸猛然僵住;然而,洒迭接下来的一句话,让本就炸毛的几人瞬间不淡定了~!

“要几个?”

“——!!”而瞬间不淡定的几人,被师丝桐凉飕飕的眼神一扫,然后原本的激动瞬间默了;

嗯,十倍价钱的花令什么的··他们还是围观吧···

在被口袋里仙晶和十倍的价钱刺激一下后,原本的不淡定也淡定了;

“六枚。”师丝桐扫了一眼几人说道,而着数量出口,然后不止是流墨墨他们微楞,就是洒迭也是一呆,凝滞一会儿后才惊愕开口;

“你确定?!”

“自然。”师丝桐一脸正色,洒迭不由默了,而这会儿一直安静的几人见状,只下意识的盯着洒迭,尽管有那白纱幕篱遮挡,其实他们能看到的不过是洒迭那纤细的过分的身体轮廓;

而确定师丝桐不是开玩笑后,洒迭只依旧沉默着,在几人的盯视下,好一会儿后她终于动了动,然后在幕篱中抬起一只手,张开五根极细的手指晃了晃;

“好。”

“···”卧槽,这俩货刚刚说了什么?!怎么就好了?!他们错过了什么?!

咻——

然而下一瞬,几人还没明白刚刚的情况呢,就见师丝桐突然扬手,而后一个白色的光团直接射向洒迭;

“嗯。”而洒迭查看一下后,只点点头,明显很满意;

“呐。”然后她一扬手,同样一个白色光团咻的飞了过来,落入了师丝桐的手中;师丝桐神识一扫,而后直接收了起来。

“···”而在一旁坐着的几人,见状都是懵逼;

妈蛋,这么简单就好了?那意柳分身不是一副很麻烦很为难的样子吗?!

“你这是要让他们去冥仙谷,难道也是为了天才大会?”而在交易完成后,洒迭语气轻松愉快许多的开口道;

“有何消息?”而师丝桐闻言却是皱眉,只严肃看向洒迭问道;

“一万。”洒迭伸手道,师丝桐毫不犹豫的就丢出一个蓝色光团;

“这次仙魔战场有情况;对了,提醒你一下,连我都出来了,他们也差不多,你若真要让他们去参加,那就不要和他们有瓜葛,不然到时候恐怕···”洒迭意有所指的说道,让师丝桐皱眉,流墨墨他们则都是神色大变。

“哎哟,差点忘了,我还给他们立誓了~!真是~!··那这就当我没说,反正也不多他们。”

不过,在刚刚怂恿师丝桐要和流墨墨他们分开后,洒迭就猛然反应过来,自己之前才立的誓言,貌似她也要跟他们一起来着啊;于是也烦躁了起来。

标签:
上一篇:血妖姬 第1522章 兽皮
下一篇:血妖姬 第1524章 异样的拍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