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双目明亮,缓缓的闭上,静静的吐纳起来。

他身处之地,一片安静,与修士闭关之所,倒也在某方面有了相似之处。

王林整个身子,颈脖一下都泡在水中,随着他的吐纳,一丝丝微弱的灵力,在水里慢慢增多,只是,在王林的身体上,好像有一层薄膜,始终阻止这些灵力吸收。

即便是有一丝进入了体内,也立刻被那薄膜阻拦,推了出去。

如此一来,随着时间的度过,渐渐的,此处水牢内,灵气越来越多。

火云寨内,即便夜晚,也***通明,阵阵享乐之声徐徐传出,时而还有女子的尖叫,此刻,在山寨的一处较为华丽的阁楼内,那身材魁梧的大汉,坐在房内,他的身前,放着一个打开的锦盒。

其内,一颗拳头大小的夜珠,散发出柔和之光。

大汉拿起明珠,仔细看了许久,眼中露出贪婪之色,自语道:“好大的一个珠子,定能卖个好价钱!”

少顷,他把珠子放下,合上锦盒,随目光落在了桌子上的另一物。

是一个灰色的口袋,大汉拿起口袋,此袋轻飘飘的,好似没有任何重量。而且最奇怪的是,此物居然没有口子,这就让大汉感觉颇为诧异。

“这是何物?”大汉吟少许。低喝一声。双手用力使劲一拽。但任凭他如何用力。即便是脸部青筋冒起。也始终无法把这口袋撕开。

“这……这难是天蚕丝?没错。一定是了。否则我怎么会撕不开。传说天蚕丝最是怕火。哼。我便用火烧一下看看!”大汉目光一闪起一旁烛台。把口袋放在上面。

许久之后。口袋没有任何变化。大汉一怔。他甚至都没有在口袋上发觉任何热烫之感。

“咦?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大汉一把抽出长刀刀是他花费了大量地银子。托工匠打造。极为锋利。吹毛断发。此刻他手中长刀一砍。落在了口袋之上。

抬刀后看向那口袋。立刻双目露出震惊之色。拿起口袋仔细看了半天。哈哈大笑道:“宝贝。这才是宝贝这东西放在胸前。关键时刻定能救下一命。没想到那丑小子身上就要有这等宝贝。可惜就这一个。若是多了。想个方法连在一起。做件衣服那就好了!”

他珍重地把这口袋放在怀里。贴着胸口放好。随后目光一闪。暗道:“那丑小子不知从何处弄到如此宝贝。我到要去问问。”

想到这里站起身子,走出阁楼奔寨子后的地牢走去,一路凡是喽看到此人,立刻脸露讨好之色。

大汉匆匆而过|快便来到地牢。

在那里,有两个喽正在闲谈,看到大汉后立刻身子一直,连忙大声道:“参见大当家。”

大汉轻哼一声,说道:“带回的那个丑小子,扔哪里了?”

其中一个喽立刻说道:“在北间!”

“打开!”大汉说道。

那喽立刻跑到一旁,在一处铁网前停下,把铁网一抬,笑道:“大当……”

没等他说完,他忽然身子一颤,整个人蓦然间一头摘下,但听铁网内噗通一声,传来落水的声音,紧接着,一个脸上有着无数疤痕的青年,从其内,飘了出来。

这青年双目露出寒芒以及滔天的愤怒。

大汉双目一呆,他怔怔的望着飘出之人,立刻反应过来,身子一颤,转身就跑。

只是,他的身体刚刚走出两步,便立刻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住,一捏之下,整个人甚至连惨叫都没有发出,便砰的一下化作血肉。

他胸前的口袋,立刻飞起,落在了青年的手中。

这青年,正是王林,水牢内的灵力,在他的全力之下,终于突破了一个缺口,使得体内拥有了一丝灵力。

只是,这一丝灵力实在太少,他从地牢飞出,杀了两人后,灵力几乎就要消散,他立刻把仅存的灵力冲入储物袋内。

“蚊兽!”

顿时,储物袋山闪烁青芒,紧接着一道乌光飞出,在半空砰的一下,化作好似小山一般的大小的蚊兽。

一旁的另一个喽,眼中露出惊骇之色,身子颤抖,一股尿骚之味传出,此人的裤子,立刻湿了,身子一倒,生生吓晕了过去。

蚊兽出现后,立刻呼啸一声,这声音顿时在整个山寨内轰然响起,立刻,所有的声音全部消失,只剩下蚊兽那愤怒的咆哮。

它与王林心意相通,此刻看到王林虚弱的样子,立刻愤怒起来,不待王林吩咐,巨大的口器一点之下,那倒在地上的喽,整个身子立刻颤抖,几乎转眼间便化作一具枯骨

释放出蚊兽后,王林松了口气,他体内灵力再次消耗一净,不过只要蚊兽在身边,他的安全便会有了保障。

蚊兽的咆哮,立刻把山寨内的所有人全部震惊,纷纷提着武器从四面八方赶来,只是他们没跑出几步,便一眼看到了那好似小山一般巨大狰狞之物,纷纷倒吸了口冷气,双腿发软。

更是有一些胆小之人,已然尖叫起来,吓破了胆子。

“妖物!!”

王林四肢骨头还在阵痛,他目光寒芒闪动,一眼就看到了那刀疤汉子,一点之下,蚊兽立刻呼啸而去,它这次没用口器,而是以旁大的身躯轰然撞去。

一撞之下,那刀汉子凄厉惨叫,轰的一下成为了碎肉,甚至连他身后的房舍,也砰的一下立刻坍塌,蚊兽飞起,飘在王林上空,阴森的目光,横扫一圈。

此刻,所有的山寨之人,纷放下武器,他们双腿颤抖,脸上的惊骇之色浓郁到了极点。

此刻,从人中走出一人,此人是个文士,尽管身体颤抖,但脸上却强自镇定,走出后深深的鞠了一躬,颤声道:“请仙人息怒,息怒,我等之前不知仙人身份,实在是不知……”

王林盯着此人,沉声说道:“此地是么国?”

士连忙说道:“此地是毗卢国北部。”

“毗卢国……这里是雀大陆的北部。”王林沉吟少许,说道:“把这里的地牢刨开,让里面的水流出!需要几天?”

那文士刻颤声道:“三天……不,一天,一天就可以做到。”

王林点了点头,说道:“开始吧!”他没有让蚊兽出手,而是让它在身边守护。

那文士松了口气,连忙转身喝道:“都过来干活,把这里刨开!”

山寨之人纷纷行动,只是一个个此刻害怕的不得了,身子颤抖使不出力气,尤其是那抓王林回来的十六人,更是险些吓破了胆。

王林闭上双眼,静静的吐纳。蚊兽在半空盘旋一圈,落在王林身边,目内露出凶芒,时而扫向众人。

整个火云寨二百多人,此刻纷纷开动,最终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把那地牢生生刨开,大量的污水,从其内流出,但令人奇怪的是,只是初始时,这水污垢,但越是流动,便越清明,甚至还有一丝芬芳传出。

一天的时间,水流渐渐小了,这些山寨之人,纷纷停手,害怕的望着王林。

王林没有理会他们,在蚊兽的帮助下,他身子一沉,落入之前的地牢之内,此刻的地牢,看起来好似是一处深潭一般。

坐在里面,王林双眼合上,静静的打坐吐纳。

蚊兽始终守护在一旁,任何敢上前之人,都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等了好久,也不见王林有所吩咐,那文士犹豫了一下,退后几步,看那蚊兽没有反应,这才彻底的松了口气,连忙又退出数步。

其他山寨之人,纷纷效仿,很快,此地便再无一人。

这些山寨之人正要一鼓作气逃离山寨,就在这时,王林的声音,在那深潭之内传来。

“任何人,不允许外出!”

文士暗自叫苦,连忙恭敬称是。

就这样,火云寨内从未有过的安静下来,整日里几乎没有任何声息,好似死狱一般。

这段日子,附近来往的行客与镖行,纷纷感觉诧异,以往此地横行霸道的火云十八英,居然连续两个月没有踪迹。

这一日,王林在深潭中睁开双眼,他的肉身伤势,已然全部恢复,只是茶之意境与封印,却是没有半点松动。

“两个月的时间,只恢复了到了凝气二层左右,这封印与意境结合后太过霸道,必须找灵力更充足之地,可惜元神崩溃,使其在体内不散都有些勉强,无法取出天逆珠子,不然,以天逆珠子积累的灵力,定可恢复不少。不过我有极品灵石,短时间倒也不缺灵力,只是眼下最重要的,就是使得元神恢复,从而可以取出珠子。

不过此地显然并非灵脉,但这水中却有灵力,有些奇怪!”

王林沉吟少许,身子一动,向着此地潭水深处沉去,他之前修炼,只是半浮而起,并非完全沉下。

此刻修为有所恢复,他便决定一探究竟,只是王林知道自己现在修为太弱,他打定主意,若是有危险,立刻把蚊兽唤来。

很快,他便沉入底部,这里潭水清明,一眼可以看到深处,在这地牢底部,水虽清明,但地面确实漆黑一片,充满了厚厚的淤泥。

  

标签:
上一篇:仙逆 第372章 火云寨
下一篇:仙逆 第374章 水下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