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女子抬起手,向着蛟龙与猛虎化作的两个符文一召,这两个符文顿时一震,没有任何犹豫,调转方向,立刻向那女子飞去,在女子身边盘旋,好似极为喜悦一般。

紧接着,那女子慢慢回到了画轴内,与她一同进入画轴的,还有那两个符文。

十一层的三祖,面色顿时苍白,喷出一口鲜血,显然是符兽被召走一起的伤势,她脸上露出惊容。

“这是我族哪位先祖,她居然把自己封印在了符兽图谱内,甘愿自己成为符兽……”三祖深吸口气,右手在眉心一点,她额头上顿时出现了一株九叶植物。

“符兽图谱,收!”

第一层,受三祖操控的那个画轴,立刻收拢,化作一道幽光,消失在了原地。

王林目光一闪,二话不说一把抓住自己仍出的画轴,没时间查看,收入储物袋内后,向着出口一闪而去。

在仙遗之地深坑处,王林召唤出魂魄,包裹全身,从那庞大的植物内冲出,此刻外面已是深夜,漆黑黑一片。

他现身后身子一闪,消失无影,三祖的那丝意境残魂,王林没有归还,此物既然已经脱离了三祖,便是单独的存在,不受三祖操控,否则的话,当年内的巨魔老祖,也不可能获得此物。

甚至于三祖在看到王林时,若是可以操控,恐怕早就拿走了。

另外,王林从那三祖的言谈之中可以感觉到,此人对于这个意境的残魂并不是很看重,似乎可有可无。

不过对于王林来说,这一丝意境残魂却是有大用,这是他日后对付某人的一个终极手段。

朱雀山上,朱雀子此刻在后山禁地盘膝打坐,在他的身前飘着一个红色的晶石,此晶石的样子成心形,正是操控修星之晶的修星之心。

少顷,朱雀子睁开双眼,其目内露出一丝疯狂,这种目光,在他身上,并不多见。

“云雀子,老夫不恨仙遗祖,但对你的恨,却是滔天,你这个叛徒,哈哈,你叛的好,当你偷袭我的一刻,我虽说受伤,但我的心却是兴奋。乾平海,你若有灵,亲眼看看,这就是你当年选取之人!

云雀子,你我从小一起长大,天资相差不多,但为什么上一代朱雀子乾平海对你总是另眼相看。对你的赞誉有加,对我,而是漫骂不断,看向我的目光,透着寒意,好似我一旦出错,便会杀了我一般。

当年他给我朱雀玄阵时,我极为兴奋,我对他的感激,颇为强烈,甚至把以前的所有不快都忘的一干二净,脑子里只想一件事情,那就是以此生,奉献给朱雀星,做好朱雀子。

可我怎么也没想到,乾平海居然这般恶毒,那朱雀玄阵,根本就是一个双刃剑,每使用一次,元神就会损害极大,一旦次数多了,元神会终生损害,永无恢复之日,一直到他死,我都我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若非老夫当年暗中出力,筹划了多年,终于在上一代朱雀死前弄到了修星之心,恐怕这一代的朱雀子,就不是老夫了。

乾平海,你眼睛瞎了,居然临死前指认云雀子为下一代朱雀,若老夫真的按你的吩咐把修星之心交给云雀子,现在的朱雀星,早就成为了仙遗族的天下,乾平海,你这个老匹夫,你的肉身老夫没有安葬在朱雀之墓,而是卖给了尸阴宗,只有这样,才可以把老夫对你的恨,缓解一二。

乾平海,事实证明,我才是最适合成为朱雀之人!你当年错了,大错!

老夫我找遍整个朱雀星,终于从你的后人中找到了乾风,此人身上具备与你一样的灵根,他的样子,也与你当年相差不多,每次看到他,我对你的恨,便会浓上几分,老夫要把他养大,给他朱雀玄阵,就好似当年你对我一样,我每次看到他使用朱雀玄阵,我的心,就充满了快意。

只有这样,我才可以报答你当年对我的所作所为!

云雀子,你知道修星之晶的存在,给老夫三个月的时间,是让老夫好好琢磨一下,到底与你们拼个同归于尽,换取修真联盟出售,是否值得。

修星之晶虽说被二代朱雀封印,历代朱雀无法操控,但只要弄碎了这个修星之心,那么使得修星之晶破碎,却还是可以做到的,只不过代价太大,就连老夫的命魂,都在那修星之晶内留有一丝,一旦修星之晶破碎,那么老夫也会死亡。修真联盟不会轻易插手一切修真星的事情,但前提却有一个,那就是修星之晶不破碎,对于修星之晶的在意程度,修真联盟是一种接近疯狂的态度,这里面虽说,值得怀疑,历代朱雀子都猜测不到为何如此,可却是知晓,若是把修真星修星之晶破碎,修真联盟必定第一时间派人调查,到了那时,你小小的仙遗祖,必死无疑。

你给我三个月的时间,不就是让我慎重的考虑么,不想把我逼得太急,云雀子,老夫便于你玩一场游戏,若是你能在老夫寿元断绝之前赢,那这朱雀星,给你又如何,可一旦你输了,那么老夫便要疯狂一般,毁掉整个朱雀星,拉你仙遗族垫背!

老夫做不成第一个朱雀子,也要做最后一个朱雀子!你莫要给我机会!

朱雀子双目的疯狂之色浓郁,狂笑起来.

朱雀大陆西部,此地是一处平原,地面上密密麻麻有很多的棚屋,远远看去,棚屋不下上千。

一个个修士,或在屋内,或在屋外,盘膝打坐。

这些修士,绝大部分都是五级修真国的弟子,此地,是朱雀大陆西部防线。

三个月的缓冲期,对于这些修士来说,也是一个难得的疗伤期,不过防备却是始终没有停止,每天都会有大量修士外出巡逻。

在距离他们所在之地万里外,则是一大片浓浓的黑雾,那里,是仙遗族西部进攻大军。

在修士防线的中心位置,由一个较为华丽的棚屋,乾风,此刻盘膝坐在屋外,红蝶,站在他的身后,双目黯淡无光,透着迷茫与一丝隐藏极深的挣扎。

乾风目光如电,盯着远处万里之外的黑雾,面色极为阴沉。

“老家伙到底在想什么,眼下危机之际,不如放弃朱雀星远远离开,等有了反抗之力后再回来就是,像现在这样僵持,时间长了,人心定会溃散。”

他沉默少顷,冷哼一声,目光闪动,自语道:“不知道曾牛此刻在何处,此人敢伤我,若是让我遇到,定要把他意境吞了。十亿尊魂幡虽然强大,但老家伙给我一个法宝,看那老家伙的在意程度,次法宝应该威力极大,有此物在,对抗曾牛的十亿尊魂幡,我也有一定把握。

不过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用老家伙给的法宝,这老匹夫一直隐藏极深,但他却不知,我早就看出他对我的态度,有些诡异。

要呑这曾牛意境,还需要师妹的帮助,这倒要仔细算记一下!吞噬此人意境,再收了师妹,我便离开这朱雀星,天大地大任我逍遥,区区朱雀子的称号,若是以前我倒有些在意,可是现在,朱雀星大乱,这称号得之无用!不过临走前,紫芯那贱丨人,我定要把她生生虐杀!”

一个月后,赵国尸阴宗所在的那出荒凉的平原之上,出现了一人,此人是个青年,他一身白衣,脸上露出浓浓的沧桑之色。

他,正是王林。

离开了仙遗之地后,王林没有休息,直接以楚国的传送阵去了域外战场,他准备在那里收取游魂修复尊魂幡。

可惜,幽魂虽然找到,但这游魂却是根本无法修复尊魂幡,一旦有游魂进入幡内,便会立刻发狂,不是吞噬魂魄壮大自己,就是被魂魄围攻,生生破灭。

好似两者之间,先天相克一般水火不容。

如此一来,以游魂修复尊魂幡的方法,失败了。

至于吞魂,王林也抓了一只尝试,但最终结果依旧,至此,他放弃了以此修复的方法,离开了域外战场。

现在,王林的最后一个目标,便是当年在赵国尸阴宗地下深处,看到的那句庞大的身体。

那是带着巨魔族来到朱雀星,并且定居在此地的巨魔族先祖。

王林储物袋内有一杆巨斧,此斧,便是这巨魔族先祖的武器!

来到此地,王林准备抽取大量的巨魔族先祖的血液,作为本尊施展古神神通之用,为即将要离开做好准备。

朱雀星上的事情,王林没有兴趣参与,他的目标只有一个,拿到修行之晶抽回自己命魂,然后海阔天空,离开朱雀星,去天运星拜师,在另一片天空下,修炼至问鼎期。

朱雀星,他日后一定还会回来,但当回来时,他绝不会让自己如现在这般随波逐流,而是仿若帝王一般,让那一代的朱雀子,需要仰视。

“还有修真联盟,到底是何种庞然大物班的存在,我一定有机会去探查个明白!”

王林深吸口气,抬头看了看夜空,离意更浓。

“不过在这之前,朱雀子我虽说没有实力对付,但他的两个弟子,柳眉与乾风,我倒要领教一二!”

  

标签:
上一篇:仙逆 第434章 你可愿,春风一度
下一篇:仙逆 第436章 曹一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