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星,楚国凤凰城外,一处凡人的村落内。

此刻正是春暖花开之晨,这村落内的村舍,升起渺渺炊烟,时而还有几声犬吠以及孩童戏耍的声音。

在村落东首第五户人家,这里是一处略微简陋的瓦房,一个略显苍老的妇人,正蹲在灶房处,点起柴火,准备煮饭。

她的身影,看起来略有佝偻,充满了沧桑之感,柴火中散出烟气,妇人咳嗽几声,连忙拿着竹叶扇子扇弄数下,烟气这才略散。

“茹她娘...”一声微弱的呼唤,从灶房旁边的屋舍内传出。

那妇人把扇子放下,双手在围裙上抹了把,连忙走出灶房,来到了传出声音的房舍。

推门进入后,只见在房舍床上,一个苍老的男子,正躺在那里,双目深深的凹陷,脸上满是深深的皱纹。

这男子全身皮包骨,双目黯淡无光。

妇人来到床前,望着男子,眼泪流了下来。

“当家的,你想吃点什么。”

男子抬起右手,妇人连忙上前把他扶起。

“茹她娘,我昨天做了个梦,梦到咱家闺女回来了...”男子眼中黯淡之中,此刻居然散发一丝明亮。

“咱家闺女,回来了...”

妇人眼泪止不住的流下,她轻声道“是啊,快回来了...”

“我后悔啊,当年不该让那个道人把孩子带走,一晃快二十年了,这孩子现在也不知怎么样了....”男子脸上的老态,更浓。

妇人擦去眼泪,轻声道“没事的,咱闺女福气大,准是平平安安的”

这一男一女,正是周茹的父母。他二人在当年仙遗族与修士的战争中,不得不搬迁出来,定居在了这里。倒也没有受到波及。

只不过这两位老人家,心里一直惦记着周茹。

多年之前,周茹被道人带走,这件事情,一直是夫妇二人心中的一根刺,长年累月的呼唤与思念,使的这根刺,越来越锋利,越来越坚硬。刺起来,自然越来越痛。

周茹的父亲,便是因为此事一直耿耿于怀,一病不起,日复一日的消瘦。

整个家,全部压在了周茹母亲的肩膀上,一个妇道人家,硬是把整个家都支撑了起来,只不过午夜梦回时,依然还是泪流满面,口中低语呼唤,周茹的乳名。

“闺女会回来的,她爹,你昨个不是做梦了么,这梦准是真的”妇人抹掉眼泪。

“唉...”周茹的父亲,长叹一声,正要说话,忽然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房门,整个人好似僵化一般,一动不动。

“铁岩,出来见我!”王林的声音,传遍整个云天宗。

一道长虹立刻从云天宗内飞出。在王林身前十丈外,化作一个老人。此人正是铁岩。

铁岩,已经化神,楚国,也已经达到四级修真国!

“铁岩在”,!铁岩抱拳,恭敬的站在那里。对于王林,他内心充满至高无上的尊敬,在朱雀星,王林这个名字,是一个传说。

王林,也是曾牛,斩红蝶,灭乾风。惊柳眉,退紫蕊,辞朱雀。一言之下,定下十五代朱雀子周武泰!

这一切,在朱雀星所有修士中。渊源流传,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在铁岩心中,王林就是天,他的话,便是天威,决不可有丝毫抵抗。

王林右手一甩,一个储物袋飞出,落在铁岩手中。

“此物,若是周茹此生能独自达到元婴期,便交给他!若是不能,变算!上面有我一道封印,此封印简单,很好破解。你只需用心钻研定有破解之日。

王林的声音平淡至极。

铁岩立刻神情一震,连忙说道:“铁岩不敢,此物是您给周茹之物,铁岩即便是死,也会把其保存完整。

王林望着铁岩,点头说道:“你最好莫要利令智昏,否则的话,定会自食其果,切记!”

铁岩心中一震,谨记在心,王林的话,他不敢不听,不敢不信,这种感悟,终其一生,都历历在目,无法忘记。

王林深深的看了一眼四周的大地,轻叹,脚步向前一踏,整个人。化作一道轻烟,被风一吹,消散一空。

朱雀星极北之地,昔日雪域国国址之处,这里,寒风刺骨,呼啸而过可令生灵止步。

在这里,不知何时,地面的冰层上,多了一地的玫瑰,这玫瑰的颜色不是红色,而是白色。

妇人一怔,连忙回头顺着自家男人的目光看去,这一看之下,整个人顿时颤抖起来。

只见在房门处,站着一个女子,这女子相貌娇美,长发飘飘,其样子,与夫妇二人记忆中的周茹,有几分依稀模糊的身影。

“你...”那妇人犹豫了一下,轻声道。

“娘!!”女子眼中泪水,一下子流了下来,几步之下来到妇人身边,跪在地上,哭泣出声。

“茹儿....真的是茹儿,她爹,茹儿回来了!”妇人一脸激动,流下两横长泪,一把抱住那女子,痛哭起来。

周茹的父亲,好似一下子充满了无穷的力量,居然自己从床上坐起,望着周茹,老泪流下,喃喃道“老天爷开眼了...老天爷开眼了...我闺女回来了.....”

房舍之外,王林轻叹,对于这夫妇二人,他内心充满了歉意,右手虚空一点,一道灵光一闪消失,钻入房内,悄然无息的进入到了周茹父母二人的身体内。

周茹父亲的身体,顽疾顿消,体内生机立刻浓郁,至于周茹的母亲,也是如此!

“茹儿,叔叔,走了!”王林沉默少顷,转身离开,他的身影,显得那么萧瑟,那么的孤寂。

房屋内,周茹似有所感,抬头看向窗外,看到了渐渐远去,那陌落得身影。

一片片的白色玫瑰,在这寒风中生长,一丝丝香气,在四周不断环绕。

在这大地的东处,有一座冰谷,在其内,一朵怒放的蓝色玫瑰。孤傲的生长着

他迎着寒风而生,以冰晶为枝。生长在山谷内好似一个充满傲意得少女,孤独中,透出一丝自赏风姿。

这一日,在山谷外走进一人。

此人白衣,双目平淡,走出山谷之时,那蓝色玫瑰立刻散出一股香气,这香气飘渺弥漫,使得山谷内,一时之间充满了香之气息.

好似有一少女,正在山谷中翩翩起舞一般,给人一种奇妙的意境之感。

那白衣男子,静静的站在蓝色玫瑰之旁,默默的看了许久.......许久......他蹲下身子,轻轻的摘下玫瑰,转身,离开。......

随着白衣男子的离去,此地冰层之上的白色玫瑰,一朵朵的凋零。消散,好似他们的生长,只是为了陪伴那蓝色玫瑰一般。

现在,蓝色玫瑰被人取走,他们存在的意义,也失去了价值,唯有消散......

赵国,恒岳派山下,王家祖宅。

这一日一个白衣男子,无声无息间,出现在了祖宅祠堂之内。他静静的望着那一排排灵位。最终停在了最上方,那两个灵位。

男子静静的望着,许久许久......时间慢慢的过去

“叔叔,茹儿此生,可还有与你相见之日么...”周茹望着那背影,内心的悲哀,更重...

在她的心里,王林的身影,要比父母重,毕竟她从小,就一直与王林在一起。

“叔叔,我会继续修仙,直至可以离开这朱雀星,我会去...找你...到了那时,小茹儿不会再是你的拖累”

王林,离开了。

小白,在房舍外低吼几声,一双虎眼望着周茹所在的房舍,眼中露出不舍,少顷之后,它大吼一声,身子一跃,化作一道白光,消失了。

这一声虎吼,立刻把村舍内的村民全部惊住,可待出来后,却是一无所获,只不过村子内的那些鸡狗牲畜,却是连续一个月,都不敢走出***,整日全身颤抖,好似受到了剧烈的惊吓。

男子一动未动。这一望,便是一天一夜。

第二天清晨,当此地仆从来这里清扫之时,一看到这白衣胜雪的男子

。顿时一惊,正要呼喊之时,身子顿时一软,晕倒在地。

那男子默默地望着灵位,眼中露出追忆之色。

他站在那里,这一站便是三天三夜,他的双眼,追忆之色更浓,两行泪水,从眼角流下。

男子三天内,身子第一次动了。他整个人慢慢的跪在地上,向着地面。重重的磕头。

“爹....娘....孩儿要走了......”男子喃喃自语,目光露出坚定。站起身子,转过身,走出了祠堂。

在祠堂之外,此刻意境密密麻麻站了很多人。

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均是穿着华丽,面带福气,其中修真者也有一些,修为虽说不高,但却都英姿不凡

当头一人,正是王卓!

一天前,王卓心有所感,好似冥冥中有种呼唤,让他来到这里,在祠堂外,他感受到了王林的气息。

他知道,这是王琳没有隐藏气息。那冥冥中的呼唤,也是王林内心的念头所致。

所以他来了,而且把整个王家。所有嫡系子孙,无论他们正在做什么事情,都强行停下,由修士迎接,带来此地。

  

标签:
上一篇:仙逆 第469章 一年
下一篇:仙逆 第471章 炼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