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2章 送信人

西海之西,深海领域,一艘巨大的帆船宛如巨兽匍匐在海上,高度直有百米,十几层的船舱灯火通明,夜慕之中,惶惶的倒影落在海面之上,随着海水哗哗而动,泛起粼粼之光。

巨大的桅杆以及白帆之中,一面旗帜迎风而动,发出呼呼的声响,若是仔细看,可以发现,旗帜上面飞舞的图案是一个鱼骨,红色的鱼骨。

若是有渔民看见了这样的标志,一一都要吓得失了魂魄,红色鱼骨,红骨船,西海之盗。

此时,夜已深了,但是,巨船之上依旧传来了不少的嬉笑怒骂声,清脆的碰撞声也此起彼伏,甲板上也有不少的人提着东西来回地走动巡逻,但是并没有过高的严谨性,似乎并不担心有人真的会上船一般。

船舱的最高层,只有一个巨大的房间,这里是全船最高的地方,也是全船最安静的地方,房间外面的走廊之上,似乎只有海风来往,呼呼之声催人入梦。

房中之人却没有睡觉,他的身上披着一件皮氅大衣,外表光滑,灯光之下,似乎还闪着粼粼的光芒,像极了鱼皮一类的材质。

这人坐在宽大的桌子边,他的身形十分高大,眉宇透出一股霸道,深邃的眼睛之中却藏着睿智,以及几分宛如少年一般的意气。

他抬头看着门口的位置,声音低沉地说:“你们既然上了红骨船,现在也该现身了。”

他的语气让人不容置疑,是一种绝对的命令的语气,长居上位的语气。

门外没有任何动静,海风呼呼的声音却从头到尾没有停歇。

“欻”

突然,一道白光从门缝之中闪出,直奔桌边的男人。

男人的身子没有动,他一个抬手,宛如利刃的白光瞬间停住,此时才发现那似乎是一个白色的信封。

男人的手一动,白色的信封失力轻轻地落在桌上,他并没有看一眼,他的目光仍然看着那个门,突然大喝一声:“出来”

只见,那个门被气流冲得直接打开了,但是,门口并没有任何人。

“好大的胆子”

男人的身子突然跳了起来,只见,他所坐的地方瞬间爆裂开了,无穷无尽的剑气呼啸而出,整个房间之中猛地爆出浪潮滚滚的杀意。

李天和落雪少主两个人的身子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他们的身后是一扇大开的窗户,窗外星河漫天,海浪翻涌。

男人转身看着李天和落雪少主,他的眼睛微微地眯起,打量了几眼说:“你们是谁。”

李天并不说话,他的手轻轻一动,桌上的白色信封再次飞了出去,但是,白色的信封再飞行的过程之中自动地散开,落在了男人的前面之时,便是一张敞开的信纸。

入目的第一行便是:海盗之首谢九。

男人扫了一眼,他眼中闪过了一丝惊讶,抬头看向李天说:“你们是太子的人”

“不是,”李天回了一句,“送信人。”

谢九听了李天的话,再次打量了对方几眼,有些疑惑地喃喃地说:“鬼傀儡”

谢九见过几个鬼傀儡,个个皆如眼前之人,杀意浓烈,不过,他却没有过于在意这个,他只是在想,信上的内容。

“数百年,尔等从不得入陆地,唯有游居海上,辗转流离,武王有命,若是西海之盗助他一事,日后登位,必将让尔等重登大地。”

武王便是太子,留字人却是三狼三虎之中的天虎,但是,印章却是真正的太子印。也就是说,这封信的意思都是太子的意思。

谢九的眉头微微地皱起,他虽然长居海上,但是,中州城的消息,他并比别人知道的少。

一月之前,白王出城,辗转来往西海,武王的人也是紧随而至,具体的原因暂时不清楚,但是,白王与武王之间向来不和,两人在西海恐怕会有一番争斗。

这一封信虽然没有说明具体的事情,但是,谢九可以猜到,武王的目的,必定在于对付白王,这也是在向他伸出招揽枝一起对付白王。

皇子之争,他们本不应该参与其中,但是

“日后登位,必将让尔等重登大地。”

西海之盗,一一不得上陆,不然会遭到中州城强者的截杀,这是几百年前的规矩了也正是因为这个规矩,他们身为浮萍,终生落居海上。

谢九的手拿过了空中的信纸,微微用力,白纸变成了齑粉随风而散了。

“武王有什么自信,他日后能够必能登上帝位”

谢九缓缓地说了一句,语气似乎微微地带着些讽刺。但是,房间里面并没有一个人应他,李天却是抬手一挥,另一封信也甩了出来。

这一封信是红色的外封,上面是一个鱼骨的图案。

谢九的手指夹着信封,他眯眼看着李天说:“这又是什么。”

“信,”李天淡淡地说了一句,语气没有任何起伏,手中握剑,杀意凛然,长发飘扬宛如夜间的杀神。

谢九知道问不出什么,他抖开了手中的红色信封,入眼的只有一行字:行之,信之;信之,行之,两者无谓,君子念之,功而后成。

落名的人却不是天虎,而是千面傀。

谢九的眼中闪过了一道精光,他折好了手中的信纸说:“好。”

行之则后信,信之则后行,两者没有区别可说,你若是想做便做,一切都在后面会出现结果。

总之一句话,你信也好,不信也好,这都不是事,关键在于你想不想做,你能不能做,兄弟,一起干大事了。

后面之人真是抓准了谢九心中的想法了,所以才故意留了这么一封信在后头发出来。

李天和落雪少主没有再说什么,他们直接就往外面退出去,但是,谢九的手轻轻一挥,门窗瞬间就关了起来,外面的呼呼的风声也一并地关在了门外。

谢九看着眼前的两个人,淡淡地说:“擅自闯入红骨船之人,杀无赦。”

突然,房中爆发出一股威压,大乘四劫

本章完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