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3章 杀无赦

李天和落雪少主两个人同时动作,两侧杀向了谢九。

谢九的眼睛撇了撇,他的脚下出现了水流,水流螺旋地往上,将他包裹在其中。

李天手中的仙剑劈了过去,但是,劈进水里的那一刻,万钧之力狠狠地压了下来,仙剑差点脱手而出。

他猛地抬头看着面前的人,无穷无尽的杀意与剑气杂糅在一起,整个房间之中的桌椅仿佛遇到了什么强大的力量,瞬间就被绞得粉碎了,狂浪飞旋。

杀念为力,毁灭一切。

与此同时,李天身上的力量滚滚而出,丹田之处爆发金光,他没有任何的想法,没有任何的后招,他的脑海之中唯有一个想法杀了眼前这个人。

这便是鬼傀儡,他让人没有任何的生念,不顾一切,没有后果,所有的力量倾注而出,一一都将化为杀念,这样的人,他们是真正的杀人工具,也是真正的杀人狂魔。

整个房间之中飞雪飘落,冰霜蔓延,落雪少主的手中提着一把透明的冰刀,一个刀花劈开了水流,直奔谢九的咽喉而去。

他们两个人都是大乘一劫,但是狂舞而出的力量别说是大乘二劫,大乘三劫都不一定挡得住,但是,谢九是大乘四劫的人。

谢九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光,他感受两边杀过来的刀和剑,携卷而来的还有无尽的杀意,血腥味弥漫而出,宛如置身于地狱修罗之中。

他的后背微微地感受到凉意,脑中响起了警钟,绝对不能轻心

“缠绕”

他的手猛地一挥,两股水浪直接缠绕着飞奔而来的刀剑而上,水浪飞旋之时呈尖锥状,隐隐之间,似乎闪着锐利的光芒。

李天和落雪少主的手再也动不了半寸,唯有眼睁睁地看着两股尖锥子的水浪直冲眉心而出,若是躲不过,他们的脑门绝对要开一大洞了。

“鲲鹏破天拳”

李天的另一只手突然抬起来,狂霸的力量旋握在手中,空间之中似乎响起了厉啸之声,他抬手轰出一拳,大鹏的虚影飞旋而出,狂浪滚滚,野蛮的力量迸射而出。

“嘭”

只听见一声爆响,眼前的水流迸射飞溅,水流下落,一只手却探了出来,宛如利钩,冲向了李天的咽喉位置。

“退”

李天暴喝一声,他的身子一个后空翻翻出了数米之远,他落在地上,身子微微地蹲下,猛地一跃,身子再次冲了出去,手中的仙剑划出了一道璀璨的光芒,宛如流星杀了出去。

另一边的落雪少主身子几个飞闪靠近了谢九,她身上的寒意爆发而出,整个房间冰雪霜天,寒气入骨,宛如置身于冰窖之中。

她的手中一甩,数道冰箭闪出,飞旋地闪出了冷光,欻地杀了出去。

之前的余浪未平,一波攻击便再次杀了出来,空间之中的杀意滔天,李天和落雪少主的宛如夜中穿梭而动的厉鬼,前来索命

谢九看着两边的人,他的眼中精光闪动,他冷笑了一声:“你们的天赋绝无仅有,死了确实可惜,不过,你们遇到我也只有可惜了。”

“二龙出水”

只见,谢九的两只手同时抬起,他猛地甩了出去,两条水龙奔了出去,啸声不断,声波震天,整个空间气浪狂爆,震荡不已。

“嘭”

水龙张开了大嘴,声势浩天,剑光以及冰箭一一地被吞没,它们依旧没有任何的停止,宛如真正的巨龙,分窜而出,横扫之处,尽是狼藉。

“嘭”

“嘭”

李天和落雪少主挡住眼前的巨龙,但是,身子却不受控制地飞了出去,竟然直接撞破了船板飞出了房间,悬浮于半空之中。

巨大的动静引得船上的人瞪大眼睛,一个个抄出了家伙,怒目而骂:“哪里来的龟孙子敢来闹事”

“这不是老大的水龙吗什么人逼得老大用这样的招数”

下面的人议论纷纷,李天还有落雪少主站在半空之中,眼前的水龙已经一一地飞开了,但是,并没有离去,围绕他们不断地游飞。

李天握紧了仙剑,他身上的杀意越来越浓,眼睛嗜血,剑气与杀意流转,夜幕之中,月光之下,表情森冷,宛如杀神降临。

他看着站在走廊位置谢九,满脑子都是杀意在叫嚣:杀了他杀了他

他没有任何犹豫,身子再次飞了出去,与此同时,一剑动,无穷无尽的杀意混杂着无法无天的剑气,万潮翻涌。宛如猛兽的巨船微微地摇晃了,灯火惶惶。

“好小子”

谢九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惊讶,他看着杀过来的人,手一挥,空中飞过来的水龙便直接消失了,他的身子直接飞出,大喝一声:“霸月”

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把八尺长刀,刀柄长有五尺,旋转地雕刻着繁杂的花纹,刀刃之处,弯弧如皎月,莹光闪闪,古朴之气散发而出,一眼便可知是宝器。

他的身子直接飞了出去,一刀飞落,宛如天上的皎月划落而下,盈盈而动。

“铛”

刀剑杀出了一连串的火星子,李天和谢九猛地拉近,但是,刀剑大力之下,两人再次飞退而去,不过,李天可以说是掉在甲板之上,踉跄了好几步,谢九的身子却是好整以暇地站在走廊之处,临空俯视而下。

甲板上的人一一惊讶,他们没想到李天竟然可以挡下了谢九的一刀。

“这人什么来头”

众人心中暗暗地猜测,但是,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多想,李天提着剑浑身杀意地杀了出去。

另一边,落雪少主也被几个人围住,并不得突围而出。

谢九看着杀上来的人,手中的长刀一个飞旋,闪着流光,狠狠地往下一劈,一刀之下,似乎蕴藏着大海的浩瀚之力,携卷千军万马而来。

水,可轻如檐上水滴,可重于巍巍山势。

李天的耳朵似乎听到了哗哗的流水从头顶压下来,他凌空抬剑一挡,但是,身子却控制不住地掉下去,脚下踏碎了一层层的走廊,最终狠狠地跌落在甲板之上。

本章完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