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九的眼中闪过了惊讶,别人不知道毒蝎什么身份,他可是一清二楚。

他曾经得罪了一方大势力,逃到了中州城,并且路上与毒蝎相遇,他知道毒蝎本身就是中州城的人,似乎遭到了别人的陷害,受人唾弃为贼人,全家死绝了,毒蝎一人逃了出来。

当时,他们两人刚刚相遇,彼时还是少年,血气方刚,意气少年,但是,两人身上都有着不少的血债,遭到了不少的围杀,两人同生共死过一段时日,彼此还以兄弟相称。

后来,他们彼此道不同,他想入中州城避难,毒蝎刚好要出中州城,他们二人便分开了,从此再无联系,但是,那一段同生共死的时日,他们都不曾忘却,也正是最意气的年纪,才会一直耿耿于怀到如今。

而后,他辗转进入西海,并且于西海之盗濒临解散之时,走上了头领的位子,但是,他不成想,毒蝎竟然可以投入白王的麾下。

他若是没有记错,毒蝎的面具之下,是奴隶的烙印,当时,他正是从奴隶营中生逃出来。

白王……真的会用一个身为奴隶的人?

“你为何来这里?”毒蝎看着谢九问了一句。

谢九看着眼前的人,他知道毒蝎问的是什么,他摇了摇头说:“我已经答应了别人,此事便不宜多说,你也不要多问,你我虽是兄弟,但是,眼前的情况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毒蝎看着谢九,他自然是知道谢九是答应了谁而来,但是,其中的原因此人应该不会多说,谢九必定也是有难言之隐,对方作为西海之盗的头领站出来,从这一点便可以看出,这事并不能如自己所想的那么简单。

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想不到我们相遇的时候竟然是刀剑相向。”

谢九的眼睛也是闪了闪,他看着毒蝎身后的船说:“终有一战,无需多言。”

他说着便转身回了船,毒蝎看了对方一眼,转身也回到了自己的船上。

他冲着众人摇了摇头说:“这一战无可避免了。”

“你们看!”胖子突然说了一句,他指着对面的船,却见,九艘船一一地都退下了,只有谢九一人站在半空之中。

谢九的手中拿着一把长刀,长身而立,衣袍随风而动。

“你去吧,”四皇子转头看了毒蝎一眼,他的手轻轻地敲了敲栏杆。

毒蝎的脸色一肃,他的手中一扬蝎尾鞭,抬手道:“领命。”

毒蝎的身子飞向了半空之中,他与谢九面对面站着,两人谁也没有先动手。

突然,海面之上翻起了巨大的海浪,宛如巨兽一般咆哮而起,竟然直直地翻起了数十米的距离,直接横挡在谢九以及毒蝎两人的中间。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众人都是乍然一惊,水幕之上,无数的火箭飞了过来,冲向了白王的白色的帆船,黑色的火焰极为厉害,白色的扬帆材质再特殊也瞬间就着了,并且沿着桅杆一路往下蔓延而来。

“有诈!”胖子心中一惊,却见旁边的四皇子面色肃穆,但是,并不见任何的惊慌。

“喝!”

空中的水幕冲出了几个人,五个身影直接杀了出来,分别是魅影杀手团的白衣男子,黑衣女子,以及绿衣少女,还有李天和落雪少主,他们的身后跟出源源不断的大乘强者

“李天!”

胖子惊讶出声,李天此时已经带着人杀了过来。

李天的目标直冲四皇子,一剑动,万潮涌。

“出弩!”四皇子一声令下,他的身子也快速地后退,退出了李天的攻击范围。

船上的火已经被扑灭了,但是,看得出狼藉,但是,甲板以下的弓弩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此时,大大小小的弩箭射破了水幕,灵力的加持下,一波一波的箭毫无间隙地射了出去,冲击力也得到了绝对的加强。

空中的水幕已经落下了,只见谢九长刀而立,但是,他回身看着身后的大船,眼中的不可思议无法掩饰。

远处的九艘大船之上依旧射了无数的箭过来,并且……一一都没有任何避开谢九的意思,直射而来。

“啪!”毒蝎的长鞭一扫,一大片的箭直接掉入了水里,他的眼睛看着谢九明暗不定。

此时,半空之中,两军已经大战起来,弓箭相交而出,两边的人也是直直地杀出,灵力爆破,海浪翻涌,彩色的灵力光芒闪动不已。

李天的速度快到极致,并且,他的出现完全出乎了众人的意料,他直接长驱而入,杀意浓烈,剑光直逼四皇子。

一整片的杏花雨飞了过来,李天手中之剑分快地挥舞,剑光璀璨,铿锵的金属声不断地传来,突然,一支长枪直接挑了过来。

李天的虎口一震,大力退了数步才稳住身子,他的眼中唯有浓烈的杀意,大喝一声,震开了长枪杀了过去。

“死!”

李天手中的剑当空劈下,恐怖的剑气和杀意也随之而落,直有万钧之力,势不可挡!

“铛!”

两兵相接,清脆的相声震越而出,四皇子的脸色微微一变,他转了一个角度,卸除了李天的剑气,反手送枪棍捅向了李天的胸口位置。

“鲲鹏破天拳!”

李天的另一只手抬起来,一拳轰出,灵力凝聚成型,杀意宛如崩裂一般,千丝万缕地冲了过去。

四皇子的身子飞退而去,他看着李天嗜血的眸子以及浑身的杀意,“鬼傀儡!”

“李天!”胖子的身子飞了过来,他看着那个人不人,鬼不鬼,一身杀意肆无忌惮的李天,眉头皱得死紧,“怎么成了这么一副样子!”

“小心!”

一声大喝传来,胖子猛然后退,此时的李天根本不认识胖子,他的脑海之中只有一个想法在叫嚣:杀!

这个念头就像一只躁动的虫子不断地冲击他的神经,驱使他往更深出沉沦。

“杀!”

他大喝一声,手中的剑绞杀而出,胖子的速度纵然快,但是,他也快不过李天,好在他机敏,每一次都堪堪地躲过致命的一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