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就看看那个神医有没有办法了,”胖子的脸上有些无奈,他心中却是暗自摇头,落雪少主的情况能吊住命就已经是奇迹,内脏尽碎,经脉尽断,也就是心脉还稍微地护住了,不然,别说续命丸,大罗神仙来了都没得救。

“那边有消息传过来吗”李天转身看了看房间,目光明灭不定。

“应该快了吧”胖子想到前几天传回皇城的消息,现在差不多也该有了信了。

“他们人呢”李天直接问了一句。

“大厅,”风乔让开了身子,走廊的尽头便是大厅了。

李天脚步有些匆忙地往外走,他的脑海之中飞快地转动,他在想到底有没有丹药可以真正地让人起死回生,或是有,哪怕品阶再高,他也要炼出来

至于那个神医姚辛,他若是有办法自然是好的,没办法的话,最终还是要靠自己,落雪少主这条命,他是保定了

走廊并不长,李天走出去的时候,眼前辉煌的灯火让条件反射地眯了眯眼睛,停顿了两秒,他才看见了大厅中央的一群人。

大厅中央的顶部吊着一大块的水晶,耀眼的光芒使得几百平方米的大厅都十分明亮,但是,光线并不会让人觉得刺眼,反而有一种舒服的柔和感。

此时,四皇子一行人似乎正在说着什么,他们听到动静都看向了李天的方向。

“小子,醒了”毒蝎的眼睛亮了亮。

众人也是眼神复杂地看着李天,当日在海上,这人召唤出来的神兽,他们可是见识过,眼前的小子可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啊。

不过,李天此时没有心思管这些人什么眼神,他冲着毒蝎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不过,他的余光倒是撇见了一个不该出现的人,那人此时站在毒蝎的身边,正是谢九。

谢九不是西海之盗的头子吗按理说,他应该和四皇子站在对立面,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李天的眉头微皱,他也来不及多想了,脚步直奔四皇子,站定了抬了抬手说:“多谢你的灵药。”

“无妨,续命丸只是续命,救命之事还要另作商量。”四皇子的反应平淡,他倒了一杯茶说,推给了李天说,“你现在感觉如何”

李天愣了一下,随即他点点头说:“我已经完全恢复了。”

当时,他也不过是灵力使用过度罢了,并没有太过严重的伤势,睡了几天,并没有大碍了。

胖子撞了撞风乔,使了一个眼色:白王还真不把李天当外人了,瞧瞧这嘘寒问暖的样子,我们兄弟俩还没这待遇呢。

风乔瘫着脸没有理会,四皇子待他们三个待遇完全一样,也就是胖子动不动抽抽风,没个正经意思。

“小子,没想到,你也是藏得够深,”毒蝎的眼睛在李天的身上打转,说实话,他对于李天的饕餮感兴趣得很,虽然不清楚到底是个什么玩意,但是,威压还有气势来看都绝对不会是普通玩意,这几天他就老想着再看两眼。

李天撇了对方一眼,“人在外头混,谁还没有两手保命的东西。”

饕餮已经露身,他再狡辩就没有意思了,索性承认了,无形中也给人一种威慑。

“你这是扮猪吃老虎,我差点还上了你小子的当,”毒蝎笑着说了一句,当初,他与李天对决若是真动了杀手,指不定后面的事情会怎样,反正,他可不认为自己真的可以在那头大家伙的掌下活下来。

“我不扮猪,我只是等着猪上门罢了,”李天冷笑了一声。

“噗嗤”胖子忍不住地直接笑了出来说。

众人却没有笑出声,这不过说明了一件事情:出门在外,千万别嚣张,不然,你指不定就成了别人眼中的猪头了。

四皇子看了李天一眼,他从袖子里面抽出了一个长卷轴放在木桌上,“这便是姚辛刚刚传过来的信,你来的正是时候。”

李天看着桌子上面的卷轴,眼睛一亮,直接拿起了卷轴。

卷轴上面只有寥寥几行字:内脏尽碎,经脉尽断,此不可救,已是半步死人。

李天的脸色微微地变了变,一般来说,武修的肉身都强于普通人,越是强大的武修肉身越是强大,甚至可以徒手开天辟地,断水抽山,哪怕雷劫也可以经历,这便是武修强大的力量。

但是,武修的强大都是具有相对性,你的强大在别人的眼里或许不值一提,力量与力量之间的碰撞便也就有了差别,生与死便产生了。

再强大的肉身,若是碰到了绝强于他的力量,这也是于事无补这便是人们为何一步步地修炼,希望到达更加强大的地步,更强一点,便是更多一丝活着的机会。

落雪少主受到了蛟龙的一击,她几乎已经是一脚迈入了阎罗殿,这是谁也无法否认的事实。

但是,李天偏偏要把这人从阎罗殿拉回来。

“不过,昔日听闻,鲛人之泪可以重塑肉身,重生骨肉。”

李天看着卷轴上面的最后一句话,他的眼睛闪了闪,鲛人之泪

他抬头看向了四皇子,手中的卷轴放在桌子上说:“白王知道鲛人吗”

“古书上记载,鲛人是海中之人,人首鱼身,上古便存在的生灵,他们是为妖兽,但是,也可说为人灵,便称为鲛人。”四皇子点了点桌子说了一句。

李天点了点头,果然不错,这个鲛人和自己所想的鲛人是同一物种人鱼

“鲛人与世隔绝,无人真正地见过他们,不过,他们既然上古时期便存在,延续至今必然不容小觑,况且他们一半为兽,身上还带着兽性的本能,极为凶恶,可食人而修炼。”

四皇子再补充了一些,李天越听越是别扭,以前他听人鱼故事,一个比一个善良什么的,到了这里就是吃人的妖兽了,果然还是存在了巨大的差别了。

“西海有没有鲛人”李天直接问了一句。

“有,”一个声音响起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