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话人并不是四皇子,众人抬头看过去,看见的竟然是谢九。

李天挑了挑眉,他没想到这人会开口说话。

“这人是西海之盗的头子,但是,之前遭到了背叛,他便随着毒蝎一起到了船上,估计也要是四皇子的人了。”胖子凑近李天说了一句。

“原来如此。”李天点点头,他不由自主地看向了四皇子,谢九的实力他很清楚,两人还打过一场,四皇子得了一员猛将,这便宜捡得可真够大了。

毒蝎也是有些惊讶地看着这人,“你见过”

谢九毕竟是长居西海的人,他自然比别人更清楚西海的情况。

谢九看了看四皇子,四皇子淡淡说:“不用顾忌,说吧。”

“西海之中,确实有鲛人,不过,他们都在西海之西的尽头。”谢九的目光落在了李天的身上。

“西海之西你去过”李天问了一句。

“我前几年随着西海之盗的几大首领去过,不过,回来的也只有我一个人。”谢九说着,眼神微微有些黯淡,语气之中也带着些犹豫,似乎在顾忌什么。

“前几年难不成就是你们西海之盗大洗牌的时候”毒蝎问了一句。

在场的人已经基本上知道,现在的西海之盗并不是之前真正的西海之盗,真正的西海之盗全部都是穷凶极恶之人,实力也十分强大,他们这些人,恐怖无法应付。

但是,前几年,西海之盗经历了一次大劫,可以说是大换血,大批的强者似乎死于一场大难之中,留下来的都是些小角色了,小角色最是麻烦乱事,西海之盗几度发生暴乱,又是死了不少人。

后来出现一个人快刀斩乱麻地稳住了局面,勉强地撑着西海之盗的名头了,此人应该就是谢九了。

不过,关于那次大换血,没有几个人知道真正的原因,西海之盗也从未外露过,这便成了一个秘。

此时,突然说起这个,在场不少人都欻欻欻地看向了谢九。

“当初,我们也是要去找鲛人。”谢九没有理会众人的目光,自顾自地说,“我们的确看到了鲛人人首鱼身,我们没有发生对决,实力并不清楚我们追着他进入一片海域之时,它便消失了。”

谢九的脸上出现了微微的变色,李天皱起眉头,他若是没有猜错的话,那种情绪应该是恐惧,而且是隐藏得极深的恐惧。

谢九绝对不是贪生怕死,懦弱的人,相反,他可以快速地稳住西海之盗的混乱局面,撑起西海之盗的名头,足以可见,他是一个有铁腕,并且有脑子的人物。

但是,这样一个人,此时却露出了隐藏得这么深的恐惧,似乎他一提起那个东西,恐惧便伴随而出一般。

到底是什么,让这人恐惧到这样的程度。

李天心中暗暗地说一句。

“兄弟,你倒是说呀。”

胖子忍不住地催问了一句。

谢九看了胖子一眼,他的目光落在李天的身上,语气微微有些郑重地说:“我们一进入海域,四面八方的浓雾便笼罩而来,浓雾之中就不断地开始出现了惨叫声,还有无数的触角时隐时现,船身也受到了巨大摇晃,我们根本看不到彼此我当时被一根巨大的东西撞晕了,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整艘船上全部都是残碎的尸体,鲜血,可是周围的海面上什么也没有。”

“船上当时有多少人”四皇子突然问了一句。

“两百七十七人,大半数都是大乘强者,但是,他们根本没有一刻出手的机会,我们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谢九似乎知道四皇子想说什么,直接说出了众人的疑惑。

“两百七十七”

众人大惊,这么大的大乘强者,竟然连一刻出手的机会都没有那片海域之中,到底藏着什么

李天的眉头微微地皱起来,这样子听起来很麻烦。

“西海之西,一定要过那片海域”李天问了一句。

“西海的西边是大片的暗礁,它们连成一条暗礁海线,这条海线所在的海域便是暗海,它几乎横贯西海的南北,你要去西海之西,必须过暗海,我们当时便是在暗海之中遇难。”

“你们对暗海了解多少”李天抬头看着谢九问了一句。

他问的是你们,便是西海之盗。

“我们从不轻易人暗海,它的海上风暴大,而且藏着大量海蛇,除此之外,它们便没有值得我们过去的理由。”谢九摇摇头说了一句。

李天没有再说话了。

“李天,你想什么呢”胖子看着李天不发一言的样子,他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不就什么鲛人嘛,胖爷陪你去”

李天抬起头看着胖子,风乔也是一脸认真地看着他,他笑了笑挥手道:“不用去。”

“啥”胖子有些惊讶地看着这人,“你不救人了还是说你有别的办法”

胖子和风乔知道李天是个炼药师,已经到了神品后期巅峰了,马上突破到帝品阶段,说不定这人还可以炼个灵药什么的,也不至于去那个西海之西了。

李天的脑海之中转了一圈,他倒是想到了几种丹药或许可以救落雪少主,但是,品阶高得吓人,凭他的天赋也至少要个三五年的时间才可以炼出来。

最快的方法还是去找鲛人。

他站起身子说:“我去,你们不用去。”

若真是按谢九所说,这事危险系数太高,他无法保证可以带着胖子和风乔活着回来,与其如此,他情愿这两人留下。

他一个人或许少个帮手,但是,诸多底牌之下,他保自己的小命应该没问题吧。

“你去”胖子一听这人的意思就气笑了,“你去送死咋滴”

众人也是奇怪地看着李天,不明白这人脑子里到底想得是什么。

“两百七十七个人都过不去的海域,我们加起来也没有两百七十七个人,那就更不用说了,与其重蹈覆辙,不如先让我去探探水再说。”

李天站起来,他拍了拍胖子的肩膀说了一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