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站起来,他拍了拍胖子的肩膀说了一句。

“探水你别跌到水里起不来了。”胖子抱着手冷哼了一句。

“操,你就不能说点好的。”李天笑骂了一句。

“他说的是事实,你要量力而行,”风乔也罕见地站在了胖子的那边。

“行了,这事就这么定了,哥俩个帮我看好叶云。”李天直接拍了拍胖子和风乔的肩膀,一句话拍板了。

“小子,你就这么草率地过去”毒蝎也是一脸见了鬼一样的表情,见过送死的,没见过这么急着送死的。

“我先休息两日再过去,”李天转头看着四皇子,他这话算是报备了,他知道经历了这么一些事之后,他真是与四皇子站到一条线上了。

“你想好了”四皇子只问了一句。

李天也不过是点点头,这事他一个人去最好,到时候处理问题也轻便灵活,多了再多的人,像西海之盗的前身,不一样陨落了。

“我们若是夺得了晶核,会再等你一月,一月未归,我们便会离去。”四皇子战起身说了一句。

“多谢。”李天抬手说了一句。

四皇子没有再说什么,转身下去了,大半人也差不多散了。

“等等,”李天叫住了一个人,正是谢九。

“你”谢九疑惑地看着这人,实际上,他心中也是十分震惊,这人竟然单枪匹马地要入暗海,这真是天方夜谭一样的事情。

不过,他也知道李天来历不一般,身上又有那样的神兽,所以,他也没有表现出过度的反应。

“你当时说,你晕倒了,醒过来的时候,海上恢复了原样你当时还在暗海的海域之内吗”李天直接问了一句。

“不错,当时船也还在暗海海域之内。”谢九点头应了一句。

当时,他醒过来的时候,身上全部都是尸体,浓重的血腥味令人作呕,他晕眩地爬起来,他清楚地记得船就是还在暗海海域之内,因为底下还有隐隐约约的暗礁可以看见。

但是,他无法解释,为何那些浓雾忽然出现,随后它与浓雾之中的触角又都不见了,要不是满船的尸体,他几乎要以为自己是做了一个噩梦。

他想来想去,最后也只能归咎于鲛人,这一切,或许都是鲛人造成的,若是这样,鲛人便太可怕了,数百强者一一死于非命。

“浓雾出现的时候是晚上早上你醒过来它便消失了”李天再问了一句。

谢九愣了一下,他点点头。

“暗海平时晚上起雾吗”

“这个不太清楚,有时候会起,有时候也不会。”谢九摇摇头说了一句,“浓雾的出现或许在于鲛人,并不在于早晚。”

李天点点头,他没有再问什么,谢九便离开了。

李天的脑海之中回想谢九说的话,他要去找鲛人就要去西海之西,一定要过暗海,暗海之中却可能存在浓雾的威胁。

他本来以为,浓雾若是白天自动消失,他在黑夜到临之前快速穿过暗海便可以避免这个危险,但是,这也只是一种可能罢了,具体的事情,还是要随机应变。

“你真打算过去”胖子突然坐下来问了一句,“这事都不定真假呢,西海之西还真有鲛人”

李天看了胖子一眼说:“四皇子都没有反驳,这事应该没差。”

这么一段时间以来,李天算是有些明白四皇子这人的行事风格了,一个字:稳

事情若是没有弄清楚,没有一定的把握,那人绝对不会先动手。

谢九说话的时候,四皇子并没有反驳,证明此事应该没差,怎么说他现在也算是对方战队的人了,总不至于眼睁睁看着他真是受骗去送死。

胖子也明白李天的意思,他只是挠了挠脑袋说:“你真打算一个人去”

风乔也是坐下,他的语气有些发冷:“你何必逞强。”

李天哭笑不得地看着两个人,他两只手分别按在了他们的头顶起身说:“我先去修炼了。”

他的心中划过暖流,他知道胖子和风乔两个人的意思,他也明白这份情义,但是,正是因为他明白,他才更不愿意让他们过去。

他们之前同生共死过多次,但是,这一次,他希望自己一个人过去,这两个人成为他的后盾,他知道这里有人等着他,人有希望,才会有更大的意志活着回来。

况且,正如谢九所说,暗海的危险让人无法预料,他也算是过去探个水,没必要大张旗鼓。

一天之后,李天便是要出发了。

他站在落雪少主的床边,看着纱帘之中几乎没有气息的人,安详得仿佛睡着了一般。

“等我回来。”李天轻轻地说了一句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天还很早,但是,李天并不打算惊醒其他的人,但是,他到了甲板上的时候,胖子还有风乔还是站在那里了。

海上的凉风很是舒服,头顶白色的风帆呼呼作响,这是一个夏天的早晨,略带腥味的龙空气萦绕在身体周围。

“呦,起得还真够早,”胖子故意打趣了一句。

“你们这是”李天站在原地看着对面两个人。

“送行呢,这不是怕是最后一次见面嘛,”胖子笑着调侃了一句。

李天笑着摇摇头说:“我不过是出去一趟罢了。”

“记得回来,”风乔淡淡地说了一句。

“你们两个什么时候这么矫情了,”李天有些好笑地看着这两人。

“没什么矫情不矫情,兄弟就一句话给你,以后啊,有事别一个人扛着。”胖子一只手搭在了李天的肩膀上说了一句,“不就是出趟海嘛,你还真当胖爷怕了不成我知道知道,你不就是想让我帮你看着女人吗真是见色忘义”

李天都没开口就让胖子堵了回来,胖子还说得真没错,他有一半的原因是想胖子和风乔看着落雪少主,海上潜在的风险还没有消除,事情来了,这里他最信任,也唯一可以把命和人交过去的只有眼前两个。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