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重要的是暗海实在太大了,底下的暗礁若都是珊瑚,同时发动攻击,别说两百多个人,两千个人没准都要栽在这里。

可是,李天现在没有两千个人,他只有一个人,纵然他还不算慌张,但是,他应该也是必死无疑的境地了。

但是,李天不想死,他也绝对不会让自己死在这里。

无穷无尽的剑气开始翻涌,他的剑反转而动,海面之上浪潮猛地掀了起来,他的眼中闪着寒芒,一剑落,万潮起。

“无法之剑!”

剑光携卷剑气而出,海浪翻涌,宛如天地震动,浓雾飞快地流转。

“咔!咔!咔!”

一阵阵碎裂的声音传来,李天看也不看,转身就跑。

但是,珊瑚从于暗海海域成了一大片的暗礁,暗海有多大,珊瑚就有多少,他如何跑得掉。

他一个转身,无数的珊瑚就迎面而来,他的脸就宛如便秘一样难受,他举剑直接劈了出去,剑气震荡。

他纵然是在逃跑的路上,但是,这条路未免太长,敌人也未免太多,他的行进速度也未免太过难以启齿,而且……他还不知道方向在哪,他到底走对了没有。

李天的身子凌空三百六十度旋转,一个璀璨的光弧形成,剑气凌厉如利刃,周围的珊瑚动作缩了缩,他保证这一剑很帅,他从未耍过这么帅的一剑,但是操他妈根本没有人看见。

他的身子飞旋而起,随便地选了一个方向冲了出去,手上的剑从未停过,但是,他最终还是被珊瑚团团包围了,宛如笼子之中的猎物。

周围的珊瑚越来越近,无数的粉色小吸盘似乎集合在一起,似乎还发出细微而尖锐的声音,似乎在叫嚣一般。

他能够感觉到体内的气血似乎在蠢蠢欲动,他的身上没来由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的脑袋一阵眩晕,他猛地晃了两下,绝对不能晕过去,不然,明早他就变成了一具干尸了,漂浮在海面之上了。

他稳住微微情绪,握紧了手中的剑,目光坚定,手中的剑直直地劈了出去,剑光璀璨,宛如星光崩裂,周围的贴近的珊瑚靠近的动作微微地顿住。

李天不经意间抬头,层层叠叠的珊瑚还在延伸,转眼间就盖掉了天空,但是,他隐约地看见了浓雾之上闪着的几个点,像是星子,像是……北斗星!

北斗星之位,斗柄指东,天下皆春;斗柄指南,天下皆夏;斗柄指西,天下皆秋;斗柄指北,天下皆冬。

此时为夏季,北斗星斗柄应该是指向南边,西边就在……

李天手中的仙剑猛地爆发出剑气,他一剑直接劈向了不断地缩小的牢笼,与此同时,他的另一只手五指旋握,恐怖的力量仿佛尽在掌握之中,一拳狠狠地轰了出去。

“破!”

巨响之声爆裂,牢笼发出震荡,却并没有破开,他眼中精光爆闪,剑光与拳影不断地杀了出去。

剑光与拳影层层交叠而出,坚固的珊瑚墙“嘭”地破开了一个洞,他飞快地窜了出去。

他猛地抬头,北斗星还是时隐时现,不过,这已经足够了。

他的背后出现了巨大的翅膀,嗖地一下就消失在原地,长虹快速前进的同时,璀璨的剑光也从未间断。

无穷无尽的剑气宛如狂风呼啸,拳影交叠地轰了出去,生死关头,一个人的潜能是无法想象的,就好比眼前的李天,他现在已经不去管这些珊瑚如何难搞,也不去管它们到底有多少,反正,挡了他的路,都可以滚开了。

挥剑,出拳,雷光爆闪,剑气呼啸,灵力疯狂地旋转流动,他的两个动作机械而重复,但是,造成的动静却是巨大的,力量也是可怕的。

……

不知道是不是李天的错觉,他越是往西边走,珊瑚似乎就越来越少了,之前围绕的珊瑚快速闪动,现在,他挥剑的次数都在不断地减少。

“嗯?”李天的动作微微地顿了顿,他看着周围的浓雾,现在几乎都没有珊瑚的动静了,唯有浓雾还在翻滚,浪潮之声也没有间断。

他抬起头,确定自己没有走错,虽然不知道为何这里没有了珊瑚,但是,好歹总比被团围得好。

他握紧了手中的剑,慢慢地往前走,他并不敢放松警惕,他对于这一片海域完全未知,眼前的平静说不定是暴风雨的前夕。

不过,他走了好一段时间,周围都没有任何动静了,他紧绷的神经稍微地放松了一点,吃了灵药恢复体力便再次往前走去。

天上的北斗星已经开始暗淡了,周围的浓雾也稀散了许多,李天知道,天快要亮了,只要太阳一出来,浓雾将会散开,至于那些珊瑚,它们也无法在强光之下保持太久的时间。

“呼……”李天深深地呼出一口气,他想到昨晚的情形,后背还是一阵发麻,当时,他已经抱着拼死一战的决心出手,没有一丝的保留,好在,过程虽然艰难,结果也不算太坏。

李天看了看做周围,太阳既然快要出来了,他也不急着走了,他昨晚消耗太多,先恢复些体力再说。

想着,他便没有再前行,而是进入了修炼状态,周围的灵力受到了什么指引,一一涌向了李天,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气旋飞转地进入了李天的身体。

源源不断的灵力进入丹田,丹田发出金光,莹白色的暖流缓缓地流往了身体各处,几日的疲惫瞬间都一扫而光,暖呼呼的感觉包裹全身。

李天的身子放松下来,但是,他的眼睛突然睁开,仙剑一闪,目光警惕地看着四周。

他虽然进入了修炼,但是,这个地方的未知并没有让他放松警惕,他留了一丝神识在周围观察情况,刚刚,他便察觉到,浓雾之中似乎有动静传来。

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浓雾,那个方向也正是西边,他要去了的地方。

“哗啦啦!”

水流之声传来,似乎是什么东西从海面之中起来了,带起了哗啦啦的水浪。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