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的动作猛地停住,他听到了哗啦啦的水声,手心微微地冒汗。

鲛人依水而生,夜间好歌……

他藏在了一朵灌木丛的后面,顺着声源的方向看过去。

月光之下,一个四五米的小型的瀑布闪着波光倾泻而下,瀑布的下方便是一个水池,呈圆形的水池周围布满了花草,颜色艳丽,蒙着浅浅的月光似圣洁又似妖异,花草直有数寸的高度,隐隐约约地挡着一个人。

李天听着飘渺的歌声,他并不知道对方哼唱什么,但是,他隐约觉得这歌声不太对劲,似乎直入神经,回荡在脑海之中一般。

他微微地警惕,目光看着那边的背影,黑色的长发随意地铺在地上,遮挡了大部分雪白的脊背,看样子,应该是个母的,他微微地皱起眉头说了一句。

她的两只手放松地撑在岸边,哼唱着不知名的歌曲。

李天想要凑近地看看,他虽然有八成的可能确定那是鲛人,但是,还有两成不太确定,万一不是鲛人……他这大半夜的,有失礼节,他可不要做一个猥琐的人。

他眯了眯眼睛,扫了一眼四周,他有信心在对方无法发觉的情况下上树,高处看得更加清楚些,他想着便开始动身,但是,水池那边却传来了动静。

“哗啦啦!”

水声传来,李天转头看去,瞳孔微缩,只见,月光之下,一条七彩斑斓的鱼尾停在半空之中,掀起的水浪粼粼闪动,趁着鱼尾宛如月光之下的宝石一般。

这下行了,不用上树也确定了,前面就是十成十的鲛人!

李天的目光落在那条美丽的鱼尾之上,他不得不承认,他从未看过如此美丽的鱼尾,波光粼粼之下,它就像是绝世的珍宝一般让人迷恋。

他的脚步往前踏了一步,他似乎踩中了一根藤蔓,他保证没有发出声响,但是,水池之中的鲛人却猛地沉下了鱼尾,击打出数米之高的水幕,她的脸也转了过来,看向了李天的位置。

那双蓝色的眼眸直透人心,却清澈如水,她似乎有些惊讶,嘴巴微微张开,小巧的鼻子上面还带着水珠往下掉,湿漉漉的长发黏在雪白的肌肤上,淋淋的水渍还在流着。

她仿佛是月光之下的精灵,美得纯洁。

那一瞬间,李天的呼吸微微停了一下,他确定,鲛人已经发现了他,穿过了层层的草木,看见了他。

他张口想要说话,但是,鲛人却扎了一个猛子直接不见了。

李天愣了一下,他冲出了草丛到达了水池边,水中已经完全看不到鲛人的影子了。

“我没有恶意……”他当时想说这句话来着,可惜还没开口人就跑了,他摇了摇头,“美人鱼都这么害怕人吗?”

李天看着水池,他的目光突然怔住,只见,水下还有许多银白色的东西在扭动,不仔细,绝对看不出来。

“这是铁线蛇?”

他倒吸一口凉气,水中的蛇密密麻麻,他刚刚还想跳下去追人,好在忍住了。铁线蛇是一种毒性极强的蛇类,它的身体透明,长居水中,它若是咬人一口,哪怕是大乘强者估计都比较难搞。

李天想到了鲛人的绝世容颜,再看着水下密密麻麻的铁线蛇,他的脸色有些诡异,反差实在太大了。

“呼……”李天呼出一口气,“这里既然有鲛人,那便不需要着急了。”

李天想着,他在水池的周围随便找了一棵树,他有预感,鲛人早晚会出现,他等着就行了。

李天带着这样的想法,一直等到了第二天的早晨,太阳的光芒照进了山林,水池波光粼粼,但是,鲛人依旧没有出现。

他也不急,直接坐在树上开始修炼,周围的灵力宛如云雾翻涌,他的身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气旋。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太阳已经升降了几回,李天依旧坐在树上一个隐蔽的位置修炼,他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似乎已经与周围融为一体了。

……

夜幕降临的时候,歌声响起,李天的眼睛直接睁开了,丝丝精光一闪而过。

他抬手微微地拨开了眼前的树叶,果然,水池边上的鲛人再次出现了。

鲛人的脸侧对李天,她似乎百无聊赖地趴在岸边,李天的脑海之中却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那些铁线蛇,并不敢放松警惕。

飘渺的歌声突然变了,悠扬婉转的曲调突然高昂起来,李天只觉得脑子一顿,心中大叫不好!

李天再次抬头的时候,目光涣散,他的身子直接跳下了大树,一步步地走出了草丛,出现在鲛人的视线范围之内了。

鲛人趴在岸上,她的目光之中带着好奇,上下地大量李天,似乎在看着一个好玩的玩意一般。

李天的脚步在鲛人的面前停下,鲛人的鱼尾轻轻地拍了拍水面,荡起了层层的水珠,李天的身子不由自主地蹲下了。

鲛人的目光近距离地打量李天,小巧的鼻子微微地吸了吸,她微微张开嘴,雪白的獠牙露了出来,带着森森的寒意,她清澈如水的眼眸之中闪过了一丝兽性的嗜血,杀意出现。

她的尾巴带起一股劲风扑向了李天,水汽席卷而来。

李天的身体本能地躲避危险,身子往旁边一滚,脑袋磕在了一块碎石上面,尖锐的疼痛让他瞬间清醒过来。

他感受到翻滚而来的劲风,心中一颤,他知道,这股劲风掀来的方向足以让他滚进水池之中,那时候就是真正地难办了。

他的眼中闪过寒光,说时迟那时快,一手宛如探龙出手,直接冲着鲛人的脖子而去。空中带起的罡风便可得知,这一招之下的力道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

鲛人的身子一退,她的尾巴也猛地击打在水面之上,再次掀起的时候,一股水浪飞了过来。

李天的身子后翻而去,停在了数米外的地方,草地上的花草被掀起的水浪压得贴在地上,滴滴答答地流着水。

鲛人的歌声再次响起,周围的动静开始起来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