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看着到了岸边的鲛人,他笑了一声说:“你只要给我一颗鲛人泪就行了。”

鲛人泪,落泪则成珠。

他还顺手地作了一个落泪的手势,以便鲛人听不明白他到底什么意思。

“嘭!”

鲛人的脸色变得凶狞,她的鱼尾猛地一扫而来,数米的巨浪直接当空拍下。

李天的脚下宛如弹簧一般地跳了出去,他站稳身子,鲛人已经再次不见了。

“好大的脾气,”李天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水渍,咬着牙说了一句。

李天不知道为何鲛人突然变脸,难道鲛人泪还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不过,他也不急,他相信,那条鱼早晚都得出来,到时候慢慢引导问问清楚就得了。

可是,李天的想法注定成空,他已经烤了好几天的肉,但是,鲛人的影子都没有看见一下。

月夜当空,李天吃掉了最后一条烤鱼,抹了抹嘴巴跳上了一棵树,他躺下看着月亮,心中暗暗地想这么下去不是事,他不能总这样等着。

“明天再不出来,我就下水再找一次,”李天的目光撇向了波光粼粼的水池,他就不信了,鲛人还能凭空冒出来不成。

“呼,”李天呼出一口气,他看着月光突然想到了以前在地球上的生活,他坐起身子,摘了两片叶子叠在一起,想了想说,“应该是这样吧……”

他把两片叶子放在嘴边,悠扬的哨声在月夜之中响起。

李天不太记得这首歌叫什么名字,他当初还蛮喜欢听的,调子蛮矫情,正是适合现在的情况了。

“小白菜啊,地里黄啊~~”

……

水池之下的波光隐约可见彩色的鳞片,哗啦啦的水声一波一波地拍打着水岸。

鲛人的眼睛露了出来,她歪着头看着坐在枝头上的李天,他逆着月光看不清面容,但是,悠扬而煽情的曲子的确从他的那边传过来。

“嗯?”李天微微转头看见了鲛人,他停下了动作,还没有起身过去,鲛人就直接不见了身影。

“我擦,还跑!”李天的眼角抽了抽,他扔掉了手里的叶子,纵身一跃,凌空翻了一个跟头落在了水池边上,伸手一握,仙剑闪凛凛的月光出现。

他隐约地看见了一点点彩色的粼光深入池底,当下也没有犹豫,直接跳进了水池。

他的身上带着避水珠,身处身下如履平地,周围的铁线蛇也不敢靠前,透明的蛇身扑腾地在他的周围游动,闪着晶莹的光芒。

李天看也没有看这些铁线蛇,他脚上一摆,宛如飞鱼一般地冲了出去,眨眼间就到了水底,但是,他之前在岸上看见了彩色波光已经完全不见了。

他皱了皱眉,顺着整个水池仔仔细细地找了几遍,但是,水池也就那么大,愣是没有一点发现,他都特地试着捅了捅泥底,依旧没有任何收获。

李天的身子冲出了水面,他随意地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渍,半蹲地看着水池底下,喃喃地说:“没有阵法,没有禁制,人到哪去了……”

他检查了几遍,肯定这地方就是一个普通的水池,并没有施加传送阵之类的东西。

他的脸上微微有些烦躁,站起身子,仙剑一转,数道剑光直接落入水池,爆破的灵力掀起了数十米的水帘,无数的铁线蛇飞在了半空中,透明的身子变得灰白,落入水中之时再次变成了透明色。

水池都翻了个天,哪怕鲛人会隐身什么的也该露身了,但是,没有。

“啧,”李天的眼中出现了丝丝的不耐,他手中的剑随意地挥了两下,数道剑刃横入瀑布之中。

“嗯?”李天突然发现了不对劲,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瀑布,怎么没有传来声响?

他飞到了瀑布的前面,轰隆隆的水声宛如雷鸣,扑面而来的水汽让他稍微地冷静下来,他把仙剑直接横在瀑布之中,仙剑之下挡出了一方空间,一个洞口出现了。

瀑布的后方是一个洞口,它比外面的水池地势要高,洞口里面幽幽的池水被一些高出来的怪石挡住了,并没有流出来。

李天的眼睛亮了亮,他看了看水池与洞口的高度,鲛人若是利用瀑布的遮掩,轻轻一跃便可进入洞口了……怪不得他找不到人,原来老巢在这里。

李天从仙剑的下方进去,取过仙剑时,瀑布再次落下,水帘隔绝了里外。

洞口之中很黑,水帘的点点粼光洒进来稍微可以看见一点东西,视线所及之处都是水了。

李天拿出避水珠,浅浅的莹光照亮了一些,洞口并不大,他已经可以看见尽头的位置,也就是四五米的范围,但是,洞口之中的水幽幽得看不见底,深不可测。

“鲛人多半就在水下了,”李天说着,他直接跳进了水池,一阵冰冷刺骨的寒意让他忍不住地打了一个寒颤,“好重的寒气!”

李天皱了皱眉,他调整了一下状态,继续往水下游去,水池之下的范围很大,光线昏暗,李天带着避水珠浅浅的光芒游荡,宛如是通往地狱深渊的孤魂。

“水温变了,”李天突然感受到水流之中多了暗流,水温也随之变了,水中也多了一些闪着莹光的鱼虾之类……“这是海里?”

李天的避水珠散发着浅浅的光芒,但是,周围不少东西都看得到,这显然不再是刚刚那个幽冷的水潭了,他已经顺着水潭到了海里。

“啧,”李天看了看四周,鲛人若是顺着那个水潭进了西海,这么大个地方,他怎么找。

“不管了,走一步看一步,”李天选定了一个方向直接游过去,突然,他手上的避水珠光芒暴涨,方圆数里的海域都亮如白昼。

“这……”李天惊讶地看着避水珠的变化,避水珠突然从他的手上飞了出去,所过之处光芒闪动。

李天二话不说就跟了上去,他的手中一闪,仙剑欻地出现,凛冽的剑气绞动海潮,他的身子宛如离弦之箭,眨眼间便不见了。(未完待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