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李天看着前面停下来的避水珠松了一口气,他飞快地过去握住了避水珠,水下的窒息之感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怎么会突然发出动静?”李天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四周,他低头间眯起眼睛,蹲下了身子。

“这是……门?”李天的手轻轻地拨了两下,冰凉的触感让他不由得一怔,他飞起身子,仔细地辨认了一下身下的东西。

这块石门长宽高都有数十米,但是,它的身上遍布青苔,几乎与周围的海泥融为一体,哪怕有人真的从这里路过,也不一定可以发现这块门。

李天的身子再次落在门上,借着避水珠的光芒,他看清了门上的许多的复杂的花纹,古朴奥妙,厚重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地方怎么会有一块石门?”

李天疑惑地走了一圈,他发现这个石门似乎是完全地嵌入海底,门的侧位还有一个凹槽,从这里发力应该可以把这个门拉起来。

李天的手试着探进那个凹槽的位置,猛然发力,厚重的石门纹丝未动,他拍了拍手没打算继续了,本来就是好奇,他也不清楚这这到底什么玩意,还是不要多加是非,找到了鲛人才是正事。

“轰隆隆!”

突然,一阵声响传来,李天本能地抬头看去,一股暗潮猛地就扑了过来,李天的手中避水珠光芒暴涨,轰隆隆的暗潮瞬间就分散了。

暗潮之后,鲛人的身子突然出现了。

她警惕地看着李天,再看了看石门,露出了獠牙,满眼都是敌意。

李天愣了一下,这么几天的相处,他和鲛人的关系不说多好,也不至于一见面就如此凶神恶煞,怎么感觉一朝回到了解放前。

鲛人欻地冲了过来,她的身子在水下极敏捷,顷刻间便已经到了眼前,鱼尾带着海潮的暗劲杀了过来。

“好快!”李天的瞳孔一缩,他的腰身一矮,猛地翻转了几圈就落定了位置,但是,鲛人也跟了过来。

李天的身子飞快地躲闪,避水珠的作用下,他在水中也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应付起来游刃有余,并不见狼狈。

他的手猛地一掌拍出,借着鲛人杀过来的海潮暗劲飞退而去,他的手中一转,寒光一闪,仙剑携卷剑气而出。

“有话好好说,你别逼我动手,”李天看着对面的鲛人说了一句,他还不想恶化关系,他可以烤了将近十天的烤肉,打起来岂不是全部打了水漂了。

但是,鲛人还不等他说完就冲了过来,飘渺的歌声在海底响起,周围的海浪宛如沸腾一般地翻涌,四面八方的暗潮席卷李天而去。

李天的眼中闪着寒光,他心中暗暗地想:行,我也不想再磨叽了,老子还不陪你玩了!

“打哭了,你可别怨我,”李天抬头看了一句,手中的仙剑缠绕雷电,他身子飞旋杀出了一道剑刃,数道雷鞭爆裂,避水珠的光芒更胜,眨眼间,滚滚的海潮化为乌有,雷鞭却破开了海水,宛如水中灵蛇窜向了鲛人。

鲛人的鱼尾一甩,身子快到几乎是凭空消失不见了,她出现在李天的身后,飘渺的歌声震出层层音波,携卷海潮压向了李天。

“哼!”李天冷哼一声,手上猛地攥紧,他的身体里面冲出一股气浪,一拳轰出,直接震散了周围的音波,哗啦啦的海水在耳边回响。

李天猛地回身,却并没有看见鲛人,他扫视了一圈周围,避水珠的光芒照射数里的范围之内都不见人。

“走了?”李天眉头皱了皱说了一句,“真是喜怒无常,看来还是强硬一些好,不然猴年马月也拿不到鲛人泪。”

他想到了鲛人的脾性,摇了摇头说了一句,耳边的海潮还在打着旋发出了哗啦啦的声音。他看了看那块石门就打算离去。

李天直接往上游,避水珠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光芒之外,便是无尽的黑暗,空间死一般地寂静。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李天却还在往上游,他的耳边却还是响起了哗啦啦的海水声,除此之外,他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了。

“李天!”

突然,李天微微低垂的眸子动了一下,他麻木的大脑神经狠狠地一个颤动,他猛地瞪大眼睛看向了四周。

黑暗,无尽的黑暗,避水珠的光芒不知什么时候也不见了,他一个人宛如身处地狱深渊,黑暗与之为邻。

他记得自己一直往上游,耳边一直回荡着海水之声,但是,他游着游着眼前越来越模糊,越来越疲惫,直让人想沉沉地睡去。

刚刚若不是那个声音突然惊起,他怕是……李天狠狠地打了一个寒颤。

“谁!”李天喊了一声,他的声音在黑暗之中回荡。

“我,”厉的声音突然响起,李天整个人都来了精神。

“你醒了?”李天的语气之中带着些惊喜。

“我再不醒,你就等人给你收尸,”厉的语气之中带着不屑与徐嘲讽。

“这里是哪?我不是在海里吗?”李天自然发觉了不对劲,他直接问了一句。

“你中了鲛人的幻技,你现在正在意识的深处。”厉淡淡地说了一句。

“这……”李天有些懵,幻技,鲛人什么时候对他用了幻技了?

“哼,她的声音在水里。”厉嘲讽的声音再次传来。

鲛人的幻技融在海水之中,声音入耳那一刻就开始对意识产生了作用。

“这么说,我根本没有离开原地?我往上游一直都是在意识中进行的假象?”

“你的意识不断溃散沉沦,刚刚若是睡过去就别想再醒过来。”厉淡淡地说,“鲛人入梦,亦可杀人。”

李天倒吸一口凉气,他看了看周围的黑暗说:“我要怎么出去?”

“集中意念,你便可以出去。”厉说完这一句之后便没有了声音,李天闭上眼睛,集中意念:我要出去,我要出去,我要出去。

李天的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鲛人正在他的前方,他的身子也还在原地,周围的海潮依旧在翻涌。(未完待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