鲛人似乎没想到李天会睁开眼睛,惊讶地瞪着人,动作也慢了一拍。

李天一手直接掐住了鲛人的脖子,他微微用力说:“别乱动。”

他的杀意暴露,鲛人挣扎的动作顿了顿,无辜地看着李天。

“你只要给我一滴眼泪,我保证不为难你。”李天直截了当地说了一句。

鲛人的表情变得森冷,她冷冷地看着李天,并没有任何表示。

李天很是头疼,怎么就是不服管教呢,非要逼他动手不成?!

李天瞪着鲛人,他的另一只手拿出了仙剑,寒光闪动,正准备让鲛人出出血再说,厉却及时地阻止了他。

“鲛人流泪即死,你这是逼她自杀?”

李天愣了一下,流泪即死?什么玩意?没听说过啊?一滴眼泪这么金贵的吗?

“鲛人为上古之兽,但是,上古之时,他们却是由人入兽。”厉的声音再次传来。

上古之时,鲛人曾误入神池之地而被罚为半人半兽,他们既有人的容貌,又有兽的脾性,强大且残忍,延续至今,种族虽不繁茂,但是却自成一方霸主。

“鲛人之罪,不得申冤,无泪啼哭,”厉淡淡地说了几个字。

“不得申冤,无泪啼哭……”李天听到这句话皱了皱眉头,连哭的权利都没有,只能服从,这到底是什么霸道的条例。

他看着手上的鲛人,慢慢地松开了手,鲛人露出獠牙,鱼尾一甩便消失了。

“你知道有什么法子可以救一个将死之人吗?”李天试探地问了一句。

“有,”厉应了一句,“至强者,可用灵力重塑肉身,也可入鬼门夺魂,还可用灵丹起死回生,哪一个都不是现在的你可以做的。”

李天没有说话,他的拳头紧紧地握在一起。

“灵界的鲛人……”厉淡淡地说了一句,“眼前这个鲛人应是后代,并不是真正的鲛人纯种,不过也勉强可以看得过去,救你的那个朋友不成问题,你若不想对她动手,尽早找到别的鲛人。”

李天点点头,纯种的鲛人?还好不是,不然,他真不一定能够对付。不过,类似眼前的水平,再高一点境界的鲛人,他也可以试一试。

“你先别走,过去看看。”厉突然说了一句。

李天的脚步顿住,他转过身看向了那边的石门,反问道:“那个?你认识?”

“有点眼熟,”厉直接回了一句,“像是龙门。”

“龙门?”李天惊讶地说了一句,“底下会不会是青龙神识?”

“不确定,你先过去,”厉的声音带着些不耐烦,催促了李天一句。

李天也不用他说,直接就飞了过去,他拿出避水珠,暴涨的光芒使得石门之上的花纹显露出来,古朴的气息再发包裹了他。

他观察了花纹,但是,上面多半是一些符号,他并不明白其意,厉也久久没有说话。

“这是龙门,”厉的声音带着些感慨,他不得不承认,李天的运气已经好到了一定程度了,让人真是不爽,“不过,底下到底有没有青龙神识还不确定。”

“龙门到底是什么?”李天有些疑惑地问了一句。

“龙门就是龙的家门。”

“也就是说,这只能证明这是一条龙的老窝,还不定有青龙神识?万一是那条蛟龙的老窝岂不是自找苦吃。”

李天摊了摊手说了一句,他可没忘,西海之中还有一条蛟龙呢。

“不错,”厉理所当然地回了一句。

李天嘴角抽了抽,做人真难。

“你放心,这龙门就是青龙门。”厉似乎察觉到了李天幽怨的情绪,不急不慢地补了一句,“青龙神识,仈Jiǔ不离十就在下面。”

“靠!”李天骂了一句,论起耍人都是高手啊,他走到了龙门的旁边看了一圈,好一会才问了一句,“怎么打开。”

“直接掰开。”厉淡淡地说,“你有多大力就使多大力。”

李天愣了一下,他还以为会有什么阵法禁制之类的,没想到就是之前打开,这么简单?

“你别小看这门,它的重量是你极限的三倍,因人而不同。”

三倍?李天握了握拳头,三倍的话,可以试试。

他的手扣住了凹槽的位置,两腿与肩同宽,马步而蹲,身子下沉而发力,大喝一声:“起!”

他的小臂青筋凸起,丹田爆发出金光,全身的灵力快速地流转,海底之下,轰鸣之声不断,无数的气泡宛如飞快地往上漂浮。

“欻!”

突然,他的身后传来一股暗劲,他身子一闪,手上的力卸了一半,他黑着脸看着面前的鲛人。

鲛人歪着头,十分无辜的样子,她的鱼尾轻轻地摆动,海潮来回地滚动,暗流翻涌。

李天想到之前鲛人过来,似乎也是因为自己动了石门,她摆明了不想让李天碰这个东西了。

“先对付她,不然,中途打断了很麻烦,”厉的声音带着凝重。

李天松开了手,他的手一握,仙剑便在手中闪着寒光。

鲛人的身子退了退,李天一步步地紧逼过去,他边走边说:“我不会杀你,但是,你也太会惹麻烦了。”

他不是屠夫,随意地动手杀一个姑娘,但是,他也不是什么圣人,能够一直地容忍别人挑衅他。

他的身子飞起,猛地欺身而上,一个手刀直对鲛人的脖子:睡你的去吧!

但是,鲛人的速度并不慢,她鱼尾一甩直接飞出了数十米,李天跟着追过去。

他知道,赶走这人是没有用处的,他必须要亲眼看着她昏过去才能真正地安心。

李天跟着鲛人冲出了海面,一个巨浪猛地拍了下来,黑夜之中,狂风大雨而来,海面涛涛的浪水一波一波地地掀起数米高。

他抹了抹脸上的雨水,看了看四周,鲛人并不见影子,他不由得咬咬牙,他不得不承认,这个鲛人实力不咋地,但是,逃跑的技术可谓当世一流,一转眼就不见了。

“也不必急着动手,龙门的事情等等再说。”厉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未完待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