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想了想,龙门既然已经在这里了,它也不会凭空跑掉,现在还是抓紧时间弄到鲛人泪再说。

“还是要去西海尽头看看,”李天心中暗暗地说了一句。

鲛人泪对于鲛人既然是这样的意义,他不是矫情,他和这条鲛人相处了一些日子,他也知道她的本性不坏,甚至有些心思单纯,他并不想动手杀她,至于其他的鲛人,只能看情况了。

他不想做屠夫,也不想做圣人,这样一个世界之中,他能做的不多,但是,他尽量做自己觉得对的事情,哪怕有时候它并不公平,非要出手的时候,他不会犹豫,这是生存的法则。

“轰隆隆!”

天空闪过了一道霹雳,巨响的雷鸣随之而来。

黑夜的狂风与大雨倾袭而来,海浪涛涛翻涌。

李天索性钻到了水下,他顺着之前的方向游回去,再看了看龙门便游回了最初的水潭里面。

经历了几股暗流之后,周围的水流再次变得幽冷刺骨,李天的身子猛地从水潭里面冲了出来。

“呼,”李天呼出了一口气,他晃了晃脑袋,他扫了一眼周围,并没有看见鲛人,他走出了水潭和瀑布,外面风雨交加,水池之中铁线蛇正在跳跃,似乎极为兴奋一般。

“铁线蛇夏季好交合,尤其是雨天,充足的雨水可以让它们交合得更顺利。”厉的声音响起。

李天有些尴尬地看着一池子的铁线蛇在翻腾,它们透明的身子闪着粼光,扑腾扑腾的声音以及蛇信子杂乱的声音传过来,还有雷鸣以及轰隆的水声混在一起,宛如雨夜交响曲,扰乱人心。

“你沉睡了这么久,恢复得如何?”李天赶紧地问了一句,转移话题。

“差不多了,”厉顿了顿,“出手应该是大乘七劫的实力。”

“卧槽!”李天惊讶地瞪大眼睛,他一直知道厉是个厉害的角色,对方的实力也一直随着他的变强而不断地变化,对方这是被封印了就有大乘七劫,若是没有封印,到底是什么实力。

“你是逆天了,”李天喃喃地说了一句,不过,堂堂鬼王也要厉害一点才说得过去。

“你的天赋更高,区区大乘七劫还不是你要惊讶的境界。”厉的声音带着丝丝的认真以及讽刺。

“这是自然,早晚有一天我也会超越你,”李天信誓旦旦地说了一句。

厉冷笑一声没有说话。

李天正准备坐下休息,水潭突然发出响声,鲛人的身子冲了出来,她一眼就看见了李天,警惕地后退了一段距离,鱼尾一甩,水浪掀向了李天,这已经是明显的逐客意思了。

“太绝情了吧,”李天叫了一句,不过,他想到外面诡异交杂的声音,好像也不适合两个人呆着。

他撇了撇嘴走出去,几个跳跃间坐到了树枝上,黑夜的风雨飘摇,树叶之间滴滴答答的雨声不断。

李天抬头,空中无月,唯有无尽的黑夜,时而划破黑暗的闪电以及惊雷。

“轰隆隆!”

宛如火树开花的闪电当空劈下,李天的眼前瞬间亮如白昼,震耳欲聋的惊雷就像是巨鼓爆裂。

“嘀嗒!嘀嗒!嘀嗒!”

“沙沙沙!”

风声和雨声交杂在一起,李天坐在树枝上,任由雨水打在身上,他听着周围的声音,眼睛却越来越亮了。

“轰隆隆!”

雷鸣再度响起,它在风雨之中爆裂,天地之间,闪电破出,恐怖的能量霹雳而至,黑夜刹那,火树银花。

李天的身子猛地站起来,他盯着黑夜之中的雷电,他听着黑夜之中的风雨,他整个人融入天地之间,感受天地自然真正的力量。

“这才是雷电的力量。”

李天喃喃地说了一句,他的手一转,仙剑闪出,滴滴答答的雨水打在剑上,不断地滑落在地,砸得粉碎。

“惊雷!”

李天暴喝一声,体内的雷灵狂躁而动,一条条的雷鞭破出,缠绕在他的周身以及仙剑之上。

“无风无雨,只是个旱雷罢了,也就是声音响些,”李天喃喃地说了一句。

他这句话也算是对惊雷剑的看法,要是被曾经败落在惊雷剑之下的人听到了,他们岂不是要羞愤欲死?

旱雷?声音响一些?你自己咋不试试!

“风雨之中,才见雷的本义,风雨至,惊雷出,威力则得显。”

李天眸子低垂,他的脸上满是雨水滑落,但是,他丝毫没有感觉,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他手中的剑缓慢地一个挥舞,剑光之上的雷电颤动,银色的光芒宛如火苗跳跃。

“风,”李天的身子猛地跳到了半空中,大喝一声,黑夜之中的狂风呼啸,剑气迸射而出,交杂狂风而动,凛冽之气肃肃而生。

“雨,”李天一脚前滑,一剑刺出,粼粼的寒光颤动,滴滴答答的雨声砸落,仙剑之上跳跃出清脆的声音。

此时,风雨飘摇,李天舞剑的速度越来越快,黑夜的惊雷时而划破天际,一人一剑尽在白昼之中。

鲛人在瀑布的后面听到了动静,她的手一摆,瀑布就出现了一个缺口,一道惊雷当空而下,李天的剑冲天而起,宛如引雷而动,威风凛凛。

“啊!”鲛人惊讶地看着那个舞剑的人,不自觉地惊呼出声,“他不过是大乘一劫,怎么就可引得天地雷电之力。”

李天若是在这里,他一定会极为惊讶,鲛人口出人语,说得那叫一个顺溜,没有半分地卡壳。

可惜了,他不在这里。

李天手中之剑缠绕惊雷,风雨之中剑光舞动,惊雷宛如银蛇而动,他当空一劈,天上一道闪电划破了天际,他手中的惊雷杀出,风雨大作,天上与地上的惊雷同时发了出了巨响,恐怖的能量爆发而出。

“嘭!”

一棵将近半米只粗的大树轰然倒塌,它的树干位置一片焦黑,袅袅的白气在风雨之中渐渐地散去了。

李天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把仙剑横在身前,稍微想了想说:“要不就叫风雨惊雷剑了。”(未完待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