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嗤!”厉发出了一声嗤笑。

李天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他随意地问了一句,“你笑什么?觉得这一剑不够厉害?”

李天的语气之中不免带着丝丝的得意,风雨惊雷剑,先引风,再降雨,惊雷后出,这样的效果出来,同等实力下,它绝对比之前的惊雷剑强上一个档次。

这一剑,它并非有了更强的灵力支撑,而是有了更好的条件,剑气利用得更加得当,也是剑法的深一层领悟。

“这一剑,不错,”厉并没有否认,他的语气之中罕见地带着些许的赞赏,不过,李天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厉继续开口说:“就是名字过于庸俗了。”

李天的脸黑了,他冷哼一声,“我的剑法名,想怎么取就怎么取,管得着嘛你。”

厉没有再开口说话,李天收好了剑,他的全身已经完全湿透了,但是,他的眼睛里面却是极为兴奋。

他收好仙剑,突然,他有所感应地回过头去,一眼便看见了鲛人惊讶的表情。

李天心情愉悦,暂时也没有理会这个磨人的小东西,他脚下一蹬,飞到了树枝上面。

他随意地扯过了一面巨大的树叶,足足可以遮挡他的整个身子,他把巨大的树叶子插在枝叶之间,滴滴答答的雨水并没有落在他的身上了。

他就这样顺势地躺下,一手枕在了脑后。

“明天就要离开小岛寻找其他的鲛人了,”李天心中暗暗地说了一句,他想到了什么,微微侧头看向了那边的瀑布,没想到鲛人还在盯着他。

鲛人的目光并不躲避,她在打量李天,似乎第一次认识这个人一般。

李天坐起身子,他好笑地看着鲛人说:“你以后可别像这样轻易地盯着一个男人。”

鲛人并不说话,蓝色的眼眸落进了李天的眼睛里面,视线对视了几秒之后,李天主动地避开了,他挠了挠头继续躺下了。

此时,风雨已经少了很多,细细的雨丝扑面而来,带来一股凉意,滴滴答答的声音在树林之间响起。

李天的脑海之中想到了鲛人单纯懵懂的眼神,他暗自懊恼地说:“可怕的生物。”

气氛沉默,风雨声渐渐地停了下来,水池中翻腾的铁线蛇也终于消停了,沉入了水池之中,黑夜的云雾轻轻地动了动,一轮皎月洒落清辉。

“我明早就要离开,”李天的双手枕在脑后,他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天空之中的月光,自顾自地说,“以后你就清净了……我也算是清净了。”

李天说着,他想到了这些天鲛人有事没事地找了一堆岔,无奈地笑了笑。

他眼睛始终盯着头顶的朗月,他也知道鲛人明不懂他的话,便没有特意去管那边的人,话也说得没有顾忌,随心所欲。

“虽然不知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但是……你以后还是小心点,可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么有节操。”

李天最后善于地提醒了一句,并且还煞有其事地点点头,同意自己的观点。

“不过,也没有几个人可以过暗海,”李天突然想到了暗海的珊瑚,嘴角抽了抽,他喃喃地说了一句“我还不如担心担心自己。”

李天瞪着头顶的月亮,脑子一片清醒,之前的兴奋让他全无睡意,他索性坐起身子,看了看那边的鲛人,摘下了两片叶子,边捣弄边说:“相逢便是友,吹个曲子给你听听。”

李天合上两片叶子,他酝酿了一下情绪,悠扬的曲调在夜间响起。

这是一首《送别》,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的那个曲子。

他眼眸低垂,神情专注,他当年为了做任务特地学了这么一手,水平自然是不用说了。

鲛人的眼睛亮了亮,她盯着坐在树枝上的人,轻轻地跟着哼了起来。

李天听到了鲛人的声音,他微微一笑,靠在树干上接连换了好几首曲子。

他最后把两片叶子弹了弹,飞叶带着劲风直接插进了一棵树的树干,他伸了伸懒腰说:“最后那个曲子讲的是一个悲伤的爱情故事。”

李天也不管鲛人听不懂,他自顾自地把白蛇传从头到尾地讲了一遍,越讲心中越是难以平静,他最后只是看着月亮哭笑不得地说:“这就是思乡吧。”

李天转头看向了鲛人,对方却是满眼的疑惑,似乎不明白李天所说的意思。

“鲛人不懂情,你说了也是白说,”厉的声音响起。

“嗯?”李天愣了一下,他脱口而出地说:“她本来就听不懂人话。”

李天本来就是说给自己听,纯当解闷。

“谁说鲛人不懂人语,他们虽为人兽,上古之时,却是实实在在的人,为何听不懂人语?”厉讽刺地说了一句。

“什么?!”李天瞪大眼睛,他猛地转头看向了鲛人,他想起自言自语的一些话,脸色一下子极为诡异。

“它们不是兽吗?”李天一手捂脸地说了一句。

“人兽,”厉顿了顿说,“他们一半为人,一半为兽,血中有兽性以至于残暴,人情泯灭,不过,他们却可口说人语,知人为人事。”

一句话的意思就是,残暴的人类。

李天之前明明问过鲛人,也试探过几次便以为这人真是不懂人语,况且,她那个懵懂单纯的样子太具有迷惑性了。

他看向了那边的鲛人,尴尬地说:“她现在是不懂讲的故事内容?”

“鲛人之间分有等级,他们虽然成为了人兽,却格外在意尊严,等级相平的鲛人便可以强行结合,十分残暴,他们之间并没有你所说的爱情产生。”

“强行结合?”李天眉头微微地皱起来,他看向了鲛人,沉声道,“他们一点情都不知道?不会反抗吗?”

“实力为尊,当然可以反抗,”厉淡淡地说,“他们也并非不知情为何物,只是,等级之中,不容许出现情爱,哪怕有也会被掐灭,从一开始就掐灭,他们只有强大和强大的组合,服从等级,等待安排,这是鲛人的生存方式。至今为止,它们伴侣之间厮杀无数,死伤惨重,但是,等级之下的后代十分强大,这也是它们强大至今的原因。”(未完待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