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是兽类也有情,鲛人故意断情绝爱,这也是上古之时的惩罚?”

李天想到了鲛人无泪的惩罚,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鲛人崇奉实力,他们以为顺情便是服从懦弱,并不讲究这个。”厉淡淡地说了一句。

李天摇了摇头,他也是极力信奉实力的人,但是,他信奉的动力便是来自于所爱,举剑为所爱,实力为尊的世界,他修炼的目的也在于此。

当然,这是鲛人的生存方式,他虽然不苟同,但是,也没有什么可以说的,有时候,简单粗暴一点也未免不是好事。

李天看了看那边的鲛人,他脚下一蹬落在了水池的旁边,打量了鲛人几眼说:“你既然听得懂人话,怎么一直都装傻。”

鲛人愣了一下,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大眼睛无辜地看着李天说:“我又没说我听不懂。”

这么一说,鲛人从来没有开口或者行动上表示什么意思,他的确有些先入为主了。

李天咬咬牙,人不可貌相,古人诚不欺我。

李天和鲛人干瞪眼几秒钟,鲛人有些犹豫地开口说:“你之前说的白蛇,她为何愿意被镇压在雷峰塔下百年之久?”

“你还真听懂了,”李天咬咬牙,心中暗暗地说了一句,不过,他看着鲛人的疑惑而懵懂单纯的眼神,厉的话浮现在脑海之中,他微微地叹气说:“小屁孩一个。”

“哗啦啦,”水声传来,鲛人游到了李天更近的地方,她抬头看着岸上的人,歪了歪头开口:“你说什么?”

“我说,白蛇喜欢许仙,所以她愿意呗。”李天转了转身子,抱着手说了一句。

“喜欢?”鲛人的眼神更加疑惑了,“什么是喜欢?”

“喜欢就是……”李天的话忽然顿住,他抿了抿嘴看向了鲛人,“喜欢就是做你想做的事。”

“无论谁都应该尽量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只有这样,他才是真正地活着。”

李天转了个弯说了一句,他不清楚这只鲛人为何单独呆着这个小岛之上,但是,他知道了鲛人所谓的等级,所谓的断情绝爱的残暴手段,也许她呆在这里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若是有一天,她也要面临被残暴结合的情况,他希望她能想起这句话,做想做的事情,哪怕被强行安排也要懂得反抗的意义,要明白等级之外,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存在,要明白她是作为自己本身而存在,而不是为了任何等级,任何一个安排而出现。

“这就是喜欢?”鲛人很是奇怪地看着李天,她的眼神突然有些黯淡,“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喜欢——你!”

李天拍鲛人脑袋的动作猛地顿住了,他惊讶地看着鲛人,尴尬地收回了手。

他刚刚看着鲛人失落的样子,不自觉地便拍了拍对方的脑袋安慰了一下,不成想,手都没来得及放下去,鲛人就警惕地看着他……关键是,她这话断得太有歧义了。

“咳咳,我去睡了,”李天轻轻地咳嗽了一声,转身直接跳上了树,他躺在树干上,大叶子的叶梢还挂着晶莹的水珠,在月光下闪着莹光,李天盯着水珠好一会才说:“记住了,喜欢便是做你想做的事。”

鲛人没有说话,她看着那边的人,彩色的鱼尾轻轻地摆动,水下泛起粼粼的波浪,她消失在瀑布的后面。

……

阳光落进了树林,李天坐在树干上,轻轻地呼出一口气,丹田的灵力运转了三个周期便缓缓地回到了丹田之中。

他睁开眼睛看了看那边的水池,站起身子转身飞走,他的声音远远地传过来:“小彩,我走了。”

水池之中响起了水流的哗啦之声,鲛人的身子浮出水面,她的目光看向了李天离开的方向,鱼尾一摆,扎了一个猛子,水珠四溅,水面的波光不消,人却已经不见了。

“西海之西的尽头,不知道还有多远。”

李天的身子在林间闪动,周围郁郁葱葱的绿海飞速倒退。

“不知道胖子他们如何了,”李天心中暗暗地说了一级,他脚下的速度猛地加快,留下了一连串的残影在绿林之间。

他现在出来了有半个多月了,不长也不算短,鲛人泪不是一个简单的东西,此后花费的时间肯定不少,还是希望早点解决这个事情。

李天的眼前很快便出现了沙滩,海浪的涛声传入耳内。

他的身子猛地冲出了绿海,身后的鲲鹏翅膀的虚影洒落一片金光,颤动之间狂风呼啸,他不加犹豫地飞了出去。

“等等!”

厉的声音突然响起,同一时刻,李天的身子猛地一转,身后的翅膀一扇,擦着一根黑色的巨大藤物俯冲而下。

他稳住身子看清了下面的东西,只见,浅水的沙滩区,一只巨大的黑色章鱼正在张牙舞爪,它的两只小眼睛紧紧盯着李天,硕大的头部似乎很是柔软,下半身瘫在水里,数根黑色的触角宛如巨大的藤蔓缠绕扭曲在一起,时隐时现,十分瘆人。

“这是八爪巨章,它怎么会出现在浅水区,”厉的声音带着疑惑。

“昨晚风雨太大,没准是海浪掀过来的。”李天眯着眼睛说了一句。

“这只八爪巨章的实力是大乘四劫,不过,它的四根触角似乎受伤了,并没有露出来,实力也要减半,差不多是普通的大乘三劫的实力了。”厉看着八爪巨章分析了一句。

李天的手中闪出了仙剑,他的眼神撇了撇周围的数根触角,它们已经封住了他的退路。

“我记得,八爪巨章不是主动惹事的妖兽,”李天有些疑惑地说了一句。

“你的身上带着避水珠。”厉淡淡地说了一句,“这颗避水珠品质极好,一般的妖兽都摄于威压不敢靠前,但是,它却是强大妖兽争夺的物品,尤其是海中的妖兽。”

“所以,这只大章鱼是想要抢我的避水珠?”李天冷笑地说了一句。

“速战速决。”厉只说了一句话。(未完待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