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感觉,你有些变了,”李天的一只手轻轻地拂过仙剑剑身,眼中带着寒光地看着巨章。

以前,厉顶多就是生死之际出手救他一命,让他不至于死了。

但是,厉的话多了,多了好几倍,这是一个太明显的事实了。

“你沉睡了一阵还改性了?”李天调侃地说了一句。

“你当初答应过我去地狱之海,你只要记住这句话就行了。”厉淡淡地说了一句。

“怎么,之前不是还不相信我的能力。”

厉没有说话,他没有说出,沉睡的期间消耗过大,他差点就被封印完全地吞噬了,也正是前所未有的危机出现,他才明白,他若是继续这样放任自流,有朝一日,他早晚会真正地消失。

他必须抓住机会,只要回到了地狱之海,他就还有机会。

他现在唯一可以压的筹码便是李天,他只有帮助他快速地强大成长,才能达到了目的。

“你可以出手了,它要忍不住了。”厉淡淡的声音响起。

李天顿了顿,他也没有再多问什么,目光落在了八爪巨章的身上了。

“普通的大乘三劫……”李天的眼睛微微眯起,这样的实力,他现在对付起来并不简单,但也不是绝对没有机会。

李天脚下一转,飞沙走石,他的身子猛地冲向了半空之中。

“嗖!嗖!嗖!”

八爪巨章的四根触角拔地而起,蜿蜒扭曲,宛如灵蛇窜来,不同的方向封住了李天的出路,飞快地逼近的中间的猎物。

“哼!”李天冷哼一声,仙剑欻地爆出了光芒,数道剑芒飞了出去。

“噗嗤!”

好几根触角直接被斩断了,掉落在地,还在不停地扭动。

当初,李天身困珊瑚群的牢笼之中都生生地破开了,相比珊瑚的坚硬如铁,八爪巨章的触角软得就如豆腐一般。

李天身后的翅膀闪出,他飞旋往上,快如虹光闪过,但是,头顶的触角竟然舞动地再生出一段,扭缠成一张网,挡住了李天的去路。

与此同时,掉落在沙滩上面的树根触角竟然没有消失活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地拉长,蜿蜒地冲了上来。

“操!”李天看着宛如灵蛇般缠上了自己脚踝的触角,仙剑想也不想直接劈下,“它们怎么还能动!”

“八爪巨章的触角具有再生能力,哪怕砍掉了也可以瞬间长出新的触角,并且,它砍落的触角并不会即刻死去,半个时辰之内,仍然受到巨章的控制。”

厉的声音响起,李天的剑已经砍落了一大片的触角,地上不断扭动的触角飞快地再次冲向了李天。

“啧,”李天听了厉的话,知道不能再砍了,不然,他的情况将会越来越差,他收起了仙剑,两拳紧握,霸道的力量萦绕周身。

“八爪巨章的致命点在眼睛的上方五寸,大概是眉心的位置。”厉的声音不紧不慢。

“明白!”李天大喝一声,丹田爆发金光,“鲲鹏破天拳!”

强劲的拳风飒飒而动,地上飞冲而来的触角动作稍微地停住,李天俯冲而下,数拳再次轰出,沙滩之上飞沙弥漫,并不得见任何事物。

李天的身子几次闪动,宛如鬼魅一般地从飞沙之中冲了出来,他的眼中闪着寒光,脚下一蹬,一手轻握,仙剑爆闪寒光而出,他所去的地方,正是眉心正中。

李天近身便听清了八爪巨章的粗重呼吸声以及时不时吞咽的呻吟声。

李天的身子已经到了眉心位置,他脚下轻轻一蹬,八爪巨章软得如豆腐一般的头颅让人几乎让他深陷进去,他借力即离,一剑狠狠地刺了过去。

“吼!”

低沉的吼叫声传来,李天的眼前是一大片的黑雾,完全看不清楚周围的一切了与此同时,他听到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动作,似乎是八爪巨章在挪动身子一般,哗啦啦的海水拍打沙岸。

“这是八爪巨章的毒雾,藏在头颅之中,毒雾越是浓稠,毒性越强,眼前这头毒性属于中上,接近极毒——屏住呼吸,少运灵力。”

李天本身具有不朽之体,百毒不侵,但是,他还是屏住了呼吸,并且放慢了运灵力的周期速度,毛孔收缩,减少了毒雾的入侵。

他拿着剑警惕地听着周围的动静,浓重的黑雾让一切都处于未知,他不敢掉以轻心。

突然,一道破空之声传来,他一手探出,直接抓住了一条滑溜溜如蛇的触角,猛地一个发力攥紧,手中的触角几乎被他捏得变形,他再狠狠一拽,顺着触角本能地拉扯就要冲出黑雾。

“欻!”

数根触角从不同的方向冲来,它们旋转地就要缠上李天的手脚以及腰身,李天不得不松开了手中触角,大骂了一句开始闪躲。

此时,黑雾之外,八爪巨章的几根触角扭成了一张大网,伸缩自如,可以看得出弹性极好,大网不断地侵入了黑雾,李天一旦被困其中,大网即刻收缩,宛如数条巨蟒猛地缠住他的身子,十秒之内,绝对骨骼碎裂,窒息而死。

八爪巨章发出阵阵的低吼,宛如巨兽吞咽的声音在海面响起,它没有注意到,它身后的海域之中,一张绝美的容颜从水面浮出。

彩色的鱼尾在水底下轻轻地摆动,过来的正是小彩本人。

她静静地看着不远处的黑雾以及黑雾之中不断翻滚的触角,目光之中若有所思。

触角的大网已经慢慢地进入了黑雾,再过数秒,李天就要被缠住,大乘一劫的实力是无法崩开眼前巨章的触角,李天的最后结局只有死。

“喜欢,就是做自己的想做的事情。”

李天的话回荡在小彩的脑海之中,她的眼神突然坚定。

她想要救他。

她之前从来没有遇到他这样奇怪的人,他几次可以杀她夺得鲛人泪,但是,他没有,没有……真是奇怪。

小彩的鱼尾轻轻一摆,飘渺的歌声在海面上响起,海面之上的海潮一波接着一波地翻涌。

飘渺的歌声似有似无,融在风里几乎听不出来,海上的风浪却越来越大了,几米高的浪花掀起。(未完待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