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彩咬着牙不开口,中年男人身上的杀意却越来越浓了。

“我和她说得,”李天开口说了一句,他的身子一闪,进入了鲛人的视线范围之内。

之前,李天在数百米之外的地方,鲛人的注意力都在小彩的身上,并没有关注李天的存在,所以,他们发现一个人类出现的时候,不免惊讶了一番。

西海的暗海区域没有几个人可以真正地闯过来,鲛人也不怎么见到人类。

中年男人的目光落在了李天的身上,他沉声开口:“你是谁。”

“无名小卒一个,”李天挥了挥手,“我和小彩算是……朋友。”

“小彩?朋友?”中年男人冷笑一声,“她不需要朋友,她现在只需要一个强大的伴侣,至于你……次旦,杀了他,让尼珍看看你的实力。”

他的话音一落,之前的黑尾鲛人就上前了一步,他的面容冷漠而高傲,静静地看着李天。

“强大的伴侣?可笑!”李天看着次旦自以为是的表情以及中年男人不可一世的样子,一手虚握,仙剑出现在他的手中。

“我不管你们什么强大的伴侣,我也不管你们鲛人族的规矩,她不愿意,你们就不能强迫她,至于你要杀我证明什么……来吧,尽管来试试。”

李天边说,他的身子边挡在了小彩的身前,他压低声音传了一个讯息过去:我先吸引他们的注意,你找机会离开,用你最快的速度,我挡不了多久。

他的声音带着些许的凝重,他看不出中年男人的实力,其他的鲛人实力也都不低,最次也是大乘一劫的实力了,一个个更是人高马大的样子,站在一起都够唬人了。

他出些底牌,应该可以挡住一会,到时候逃跑也有几分把握,他能帮小彩做的也就是这些,西海茫茫,她逃走了,总归是多几份希望。

小彩的眼中闪过惊讶,她抬头看着面前的人,似乎极为不理解一般。

“你为什么……”

小彩轻声地回了一道传音。

“记住,我们啊,活着都是为了做自己想做的,你不想做的,谁也不能逼你,任何人都不行。”李天直接回了一句,他的更多目光此时也落在了面前的鲛人身上。

次旦的鱼尾是玄黑色,鲛人族之中,这是仅次于彩色鳞的鲛人等级,拥有十分高贵的地位以及……遗传的实力。

他更是黑鱼尾之中的佼佼者,年纪轻轻便已经是大乘四劫的实力了。不过,这里的年纪轻轻指的是鲛人的计量,他们是上古之人兽,年龄都是以百年百年来记的。

次旦看着比李天要稍微大一点,反正,李天看不出对方已经是百岁之人了。

“大乘四劫,不好办呀。”李天微微地眯起眼睛。

“他刚刚突破不久,实力并不稳固,对于你来说,他相当于是大乘三劫中的中上等之人,麻烦不小,不过可以试试。”厉的声音响起,他现在一心想要帮助李天变强,他自然知道,人在绝境之中成长最快,只有不断地挑战极限,才能不断地超越自我。

李天点点头,他之前对付八爪巨章时微微有些吃力,但是,并没有感受到真正的生死危机感,同样都是大乘三劫的实力,眼前的黑尾鲛人明显要强得多,他也正好可以挑战一下更高一点的水平。

周围的鲛人纷纷是看好戏一般,他们并不觉得李天可以在次旦的手下接下一招。

“前段时间,次旦突破到了大乘四劫,他的天赋绝对可以配得上尼珍公主。”

“哼,这个人类自找苦吃!”

鲛人们的议论声压得低,但是,在场的人一一都听得清楚。

李天挑了挑眉,他手中转了转仙剑,盯着对面的黑尾鲛人。

小彩突然走出来一步,她认真地看了李天一眼说:“我和你一起。”

中年男人看着小彩,脸色直接黑了,呵斥了一句:“荒唐!”

李天看了看身边的人,他把小彩到了身后说:“对付眼前这个,还用不着你出手。”

鲛人们瞪大眼睛,好大的口气!

“区区大乘一劫就如此猖狂,无知。”黑尾鲛人语气不屑地说了一句。

“区区大乘四劫就如此目中无人,你更是无知。”李天毫不客气地反讽了一句。

黑尾鲛人的手抬了起来,阳光之下,他的双手宛如利刃一般地闪着寒光,让人毛骨悚然。

“公主,我让你看清,他到底是一个怎样愚蠢的人。”次旦的目光也闪着锋锐的寒光,“我让你三招,动手吧。”

鲛人们都佩服地看着次旦,好一番君子气度。

次旦比李天高了三个境界,他便让李天三招。

李天却是冷笑,他没有感受到丝毫的君子气度,反而感受到满满的小人得意。

“装逼的人都死得早,”除了我之外……

李天喃喃地说了一句,心中还暗自地补充了一句。

他手中的仙剑一转,平静的海面之上暗潮翻涌,无穷无尽的剑气席卷而出。

“无法之剑!”

李天轻喝一声,身子站在原地,一剑当空劈下,磅礴的气势掀起了巨浪,无穷无尽的剑气让鲛人的脸色一一变了。

“这是……”

次旦的目光一滞,略微有些认真地抬起手挡住这一剑。

他没有用任何兵器,赤手空拳地挡住。

“铛!”

金属的铿锵之声传出,次旦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他的手完好无损,但是,脚下却不自觉地退出了一步。

李天没有停顿,仙剑顺势翻转往上,剑气之中隐隐有电光闪烁,海浪涛涛,狂风而来,怒涛卷霜雪,宛如骤雨洒落,风雨之意具备,电光破出,银蛇舞动。

“风雨惊雷剑!”

得风,得雨,惊雷出则威力倍增。

噼里啪啦的声音猛地响起,恐怖的力量凭空爆破,一道流光飞闪而过。

次旦面色微微地变了变,灵力运转,手上突然流转出银光,他的一双手更是如钢铁一般地散发着寒意,两手交叉地挡在身前,拦下一剑。(未完待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