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铛!”

脆响震荡,久久没有停下。

次旦的手上依旧没有痕迹,阳光之下依旧闪着凛凛的寒光。

但是,手上的大力震得他全身气血翻涌,脚步再次迈出一步才堪堪地稳住了动作。

鲛人们俱是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幕,还不待说什么,李天的身子终于动了。

他脚下一蹬,五指在空中一抓,恐怖的力量凭空出现,压得整个空间都几乎塌陷,发出了崩裂的声音。

“鲲鹏破天拳!”

李天大喝一声,厉啸响起,他的拳影之中似乎飞出了一只大鸟的虚影,飞旋地冲向了次旦。

次旦的脸色已经不再是一开始的漫不经心,他冷冷地看着轰过来的拳影,稳住了身子,两手交叉横挡在身前。

“嘭!”

强大的能量冲得浪花四溅,水帘掀起,李天没有任何的犹豫,一手抓住了小彩的手,拽着人就开始跑路。

但是,他们还没有冲出重围,中年男人的手一抬,一股强大的力量直接震住了李天还有小彩两个人,他们的身子动也无法动一下。

“这是定位!”小彩解释了一句,“他的最强招数之一,只要比他实力弱,都要受到定位的控制,不过,每个人因为实力的不同定位的时间也不一样。”

“我们的实力要定多久?”李天瘫着脸问了一句。

“一个时辰,”小彩叹了一口气说了一句。

“操,”李天直接骂了一句,一个时辰之后,黄花菜都凉了,还跑个屁啊。

次旦来到了李天的面前,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李天,似乎要把这个人看穿一般。

“怎么?你是不服,觉得被一个大乘一劫的人逼退了很可耻?”李天冷笑地开口,他每说一个字都像是给次旦扎刀子一样,往死里扎,扎得你人生无望了最好。

“你不过是一个大乘四劫的人就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你还敢说不可笑?武道之途,我们追求的从来不是实力,而是不断求胜求强的武道精神。苍天世界,何其渺渺,你不过是小小世界之中的一条小小人鱼,你却已经高傲到目中无人,自以为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三千世界,你可曾见识过,闯荡过?心怀大局才能走出小世界。呵!你连小世界的小地方都没有走出去,心中却已经没有了武道精神,没有了修武之心,你利用别人而衬托自己,你追求的实力是虚荣的,虚假的,并且脆弱的,有朝一日,你若是被人打败,你将一败涂地,你这样的人,注定走不远。”

“武者,强者为尊,但是,真正的强者从来不是依靠境界实力来定,实力早晚会有人不断地超越,境界也不断地更新,但是,唯有求武的真正意义以及好胜的意志,这才是一个真正的强者所具备的东西,”李天冷笑一声,“不要以为被一个比你弱的人打败是一件可耻的事情,实力在某些时候都是骗人的,你要看的是天赋,意志以及决心,但是,我在你的身上并没有看中其中任何一个,所以,你也注定不是一个强者。”

倒吸凉气的声音此起彼伏,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出声。

小彩惊讶的目光也看向了李天,她若有所思地抿了抿嘴。

李天的目光看着次旦,他的语气平稳,十分冷静,完全不像是之前毫无正经的李天,他的眼中带着睿智和通透,仿佛看透了一切。

次旦的脸上的惊讶却是越来越明显,他久久地没有说话,脸色青红交杂,时而还隐隐地发黑,手紧紧地攥着,沉默不语。

他一个天之骄子,却被骂得狗血淋头,但是,他偏偏还找不出话来反驳,不得不说,李天心中的格局的确不是常人所有……难道,这便是他天赋异禀的原因?

他让李天三招,结果,三招之后,他退了三步。他们一个大乘四劫,一个大乘一劫,结果却是这样的反差,这样的天赋简直妖孽了。

次旦不是蠢货,相反,他很聪明,他信奉等级之下的实力,他也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变强,他能有今天的成就,除了天赋,他的努力也不可或缺。

李天的话直戳心窝,但是,次旦的确有所领悟,所以,他并没有反驳这个人,并且,这个人的天赋值得正眼相看,他也勉强可以原谅了这个人的无礼。

至于伴侣……他并不在乎,只要自己强大,一定意义上,伴侣便是累赘,他可以有,但需要最好的,他也可以不要,只是不需要。

他看了李天一眼,再看了看李天身后的小彩,他冲着那边的中年男人点点头,带着几个鲛人便直接离开了。

李天有些愣怔地看着这一幕,怎么滴,这是生生地被他骂走了?

次旦走了,李天的目光自然落在了不远处的中年男人,也就是小彩他爹的身上。

中年男人也正在打量李天,与一开始的轻蔑不一样,他的眼中闪着精光,似乎发现了什么宝贝一样。

“你叫什么名字?”

中年男人走过来,他背着手问了一句。

“李天。”

“李天,”中年男人点点头,“你现在便是尼珍的伴侣了。”

“什么!”

“父亲!”

李天和尼珍的声音同时响起,两人都是不可思议的语气。

“按照规定,则偶时,谁赢了,谁主动退出,伴侣便归谁,次旦已经主动地退出了,你自然是尼珍的伴侣了。”

中年男人说得理所当然,李天的眉头却是越皱越紧了。

“我不管次旦到底什么意思,我也不管你到底什么规矩,小彩若是不想,她不是任何的伴侣,这是她的权利。”

李天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但是,中年男人却是冷笑地看着李天说:“由不得你。”

李天本能地觉得不对劲,一股寒意从脊椎骨之下蔓延而上。

“带他们去圣门,直接完成相交仪式,免得尼珍再跑了。”中年男人直接说了一句,一个挥手,好几个鲛人便上前来,直接把李天和小彩抬了起来。(未完待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