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和小彩两人都被中年男人定位不能动,任由鲛人抬着往海底的方向去了。

其中一个鲛人圈出了一个水泡把李天放在里面,不至于他水下窒息。

李天心中一万个草泥马地奔腾而过,成他娘的亲,这分明就是逼婚!

但是,他一路说了许多劝解的话,甚至破口大骂了,前面的鲛人却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不断地深入海底。

李天自然不会知道,他的水泡已经隔绝了里外,他的声音一点都没散出来,他就算是骂干了口水也是白费了力气。

“有病吧,”李天咽了咽口水骂了一句,他差不多消了大半的气便没有再开口了,目光警惕的打量了四周的情况,他也时刻都注意小彩,只要一有机会就逃。

“这水泡也是够碍事了,”李天看着圈住自己的水泡,突然,他的目光顿住了。

“这不是……龙门!”李天惊讶地看着水底的巨大石门,正是之前见过的龙门,青色的水苔与周围的海泥融为一体,唯有隐约的轮廓可以看清。

“怎么回事?这就是鲛人族的圣门?”李天的眉头猛地皱了起来,他绝对要对龙门出手,但是,没想到,鲛人族竟然早已知道龙门的存在,并且还把它奉为圣门,似乎有不小的影响。

“别急,见机行事,”厉沉声开口,稳住了情况。

“要你说,”李天撇了撇嘴,仔细地观察鲛人的反应。

“尼珍,你逃离族地到了族地的边缘之界,你可知道,我们找了你多久。”中年男人的声音平淡,“你可知道,次旦等了你多久。”

“不,他没有等我,他也不需要等我!”小彩的声音带着抗拒以及倔强,她完全不同意中年男人所说的话。

中年男人微微地侧过身,他的蓝色眸子与小彩如出一辙,但是,相比小彩,他的眼睛更加深邃,小彩却更加清澈。

他的双手负于身后,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冷,眼中时而闪过嗜血的杀意,周围的鲛人一一低着头……他们知道,敢这么顶撞族长的人,从来都只有公主一个。

当初,尼珍公主与ChéngRén仪式晚上不见了,他们寻了整整半月有余,整个鲛人族地都翻遍了,就是没有找到人。

直到今天无意间听到了海上的歌声,他们便知道了尼珍公主的位置,整个鲛人族,唯有尼珍公主一人继承了声波控制与幻技,能力虽然没有进行觉醒,但是,这个天赋是上古时期鲛人族最强大的能力之一,强大者,出口则是地狱修罗,空口杀人……千百年来可以真正地使用声波,没有几个,但凡是都为强者之尊,无一例外。

因此,整个鲛人族都知道,族长的耐性全部都花在了尼珍公主的身上了。

“我没想到,你会藏在边缘之地。”中年男人好一会才开口,“圣门的威慑,你都不怕了。”

李天恢复动作的第一刻就是将气泡直接弄碎了,听到的第一句话便是中年男人所说。

周围的鲛人紧紧地盯着他,他也不轻举妄动。

“看来,你果然这一代最有天赋的人了。”中年男人淡淡地开口,听不出喜怒。

小彩瞪着眼睛不说话。

“圣门的威慑?鲛人怕这个?”李天喃喃地说了一句。

“龙门之下是青龙神识,鲛人同为上古神兽,它们的感知到的威压不同于普通妖兽,龙门带着他们的威慑自然也是更强烈。”厉简单地解释了一句,“鲛人公主体内看来继承了真正的纯种血脉,并不多,但是,足以引起重视了。”

李天的目光落在了小彩的身上,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小丫头也是个厉害的。鲛人公主便也算了,还是一个拥有上古血脉的鲛人公主。

“她躲在这里龙门最近的地方,鲛人也想不到,她其实根本不畏惧龙门的威慑。”李天想到了什么说了一句。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最前面的中年男人还是转过身,目光落在了李天的身上,他上下地打量了几眼说:“你需要一个配得上你的伴侣,他还算可以,圣门可以融合你们的血脉,你们将脱胎换骨。”

“青龙同为上古之兽,它的神识应该可以帮助鲛人的血脉进行觉醒,提升力量,血脉越是纯正觉醒后越是强大。”厉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你应该就是打个酱油。”

李天的嘴角抽了抽。

“他不行!不够强大啊!你才大乘一劫,他连次旦都不如!”

李天本来想开口说话,但是,小彩已经抢先地开口了,他听着那人的意思,脸色尴尬,并且隐隐有些发黑了。

“大乘一劫对大乘四劫不落下风,目光长远,现在虽暂落之下,前途却不可估量。”中年男人打量李天,他的声音很轻,像是说给小彩听,又像是自言自语。

“他是人!”小彩大叫了一句。

“我们也是人!”中年男人冷冷的目光落在了小彩的身上,他并没有再掩饰自己的不耐与杀意了。

“疯了!”小彩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

“只要完成相交仪式,你们日后的血脉融合传承,鲛人族必定引来巅峰,”中年男人的语气平淡,但是,眼中闪过炙热的光芒,“你只要听从我的安排就行,来人!送他们过去!”

李天翻了一个白眼,他这个主要参与者一句话都没得说上,能不能有点人权。

“我才不要做你们的傀儡,日夜繁衍后代!”小彩的眼中闪着寒光,她的鱼尾猛地一摆,数股暗潮就冲了出去,飘渺的歌声在海底响起。

同一时刻,李天也出手,一剑破开了一道口子,数道惊雷挡住了冲过来的鲛人。

“跑啊!”李天大喝一声,小彩没有任何犹豫,鱼尾一摆,果然地跑了。

“哼!”中年男人的蓝色眼眸闪着杀意与暴虐,他的手轻轻一抬,“孩子,你还想在我眼底逃跑吗?”

他的声音宛如地狱的魔咒,李天不知为何生生地抖了抖。(未完待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