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深处,一股强大的力量席卷而出,李天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就震了出去。

“噗!”

他的口中直接吐出一口鲜血,脸色惨白地看着不远处的人,就算是现在,他依旧无法看清楚那人的实力。

“小心了,”厉的声音带着凝重,李天的心也跟着沉了下来。

一把来说,如果李天可以保证不死,厉眼皮子都不会眨一下,打,随便打,强者都要在实战之中形成,而且,疼得又不是他。

但是,他现在开口说这话,也就是证明了,眼前的鲛人族长,厉出手也是极为麻烦的存在,甚至,不敌。

李天握紧了手中的剑,他眼睁睁地看着小彩的身子不受控制地退到了那个男人的身边。

“难办呀,”李天眯了眯眼睛说了一句,厉此时开口说:“别管她了,找机会赶紧离开。”

李天愣了一下,他笑了笑说:“不是吧,真厉害到这种程度?”

“不要装傻,”厉的声音带着冷意。

李天脸上的笑容慢慢地不见了,其实,他早就确定一件事情,小彩他爹的确厉害到一种程度了。

“这是鲛人的事情,你做到这个地步已经足够了,”厉冷冷地开口,“成大事者,当断则断。”

“我从没说过自己要成大事,”李天淡淡地说了一句,但是,他不给厉开口的机会,直接转移话题说:“龙门会不会有影响,别忘了,此行的主要目的就是青龙神识。”

“应该不会,”厉顿了顿说了一句。

“你什么时候也说应该了,”李天笑着说了一句,他握紧了手中的剑,突然开口说:“你放心吧,我有分寸。”

厉没有再开口,李天在数十米外的地方盯着小彩的动静。

“父亲……”小彩的脖子被死死地掐住,她清澈如水的眼眸之中闪着晶莹的水光,她的两只手想要掰开脖子上宛如铁钳的大手,但是,无论如何都无法使其动之分毫,“我不要……”

小彩的话还没有说完,男人的手就猛地一个使劲,直接掐断了他的话头,他的眸子微微一闪,声音冰寒,“我当初不该把你交给你的母亲,她不但隐瞒了你的天赋,还教给你最懦弱无用的东西,完全葬送了你的前途。”

小彩的眼中流转的泪水终于承受不住重量,滚落而出,她眼前一片模糊,神情越来越痛苦。

“是、是你杀……了母亲!”

小彩的声音断断续续,但是,她的声音已经带着恨意,压抑的喉咙里面发出嘶吼之声。

“她不该忤逆我,”男人的眼皮子都没有动一下,“你也是。”

“尼珍,你不该乞求,你要抢夺,用你的手撕裂敌人的血肉,你拥有这样的天赋和权利,我会给你带来新的人生,你将受到万千族人的朝拜,这才是你存在的真正意义。”

男人的瞳孔之中满是灼热和疯狂,他看着眼前的七彩鱼尾鲛人,欣慰地慨叹了一声,“相信我,这是一场重生。”

小彩模糊的视线看清了那个人一头齐肩的黑发,那是同她母亲一模一样的发色,但是,这个人与沉默,温柔,但是倔强得要命的母亲完全不一样,是他,是他亲手杀了母亲,他从母亲的手里拽过了她,带着她跨过了母亲的尸体。

“疯子!怪物!”小彩的喉咙里面发出了痛苦的嘶吼。

男人的眼中闪过一丝暴虐,“你和那个女人还真是一模一样。”

小彩的眼中闪过了潮水般的痛苦,宛如山崩地裂的声音在耳朵响起。

他说完这句话便没有再理会小彩的剧烈反抗,直接带着人转过身,就在这一刻,李天出手了。

“无法之剑!”

李天大喝一声,周围的平静的海浪猛地掀起了暗潮,周围的鲛人动作齐齐地顿住,李天的身子欻地冲了出去,他宛如飞鱼,手上卷起一阵金光,一拳卷海潮。

“找死!”中年男人微微地侧身,空余的一只手直接接住了李天的拳头,猛地一拧,强大的劲道之下,李天几乎听到了骨骼碎裂的声音,他的衣袖也因为那股扭转的劲力而飞旋爆裂。

“喝!”李天的身子猛地一个旋转化解了李天的招数,与此同时,他的另一只手也冲了出去,海底之下,金光爆闪,厉啸而来。

“鲲鹏破天拳!”

一拳尽出,海水在拳风之下发出了爆裂,恐怖的力量直袭而出。

男人的黑发狂舞,他上身所穿的皮衣在肌肉发力之下撑大,深邃的眼眸之中带着不屑。

他一个抬手再次想要接住这一拳,但是,一拳在手之时,一股出乎意料的力量在他的手中炸裂,滚滚的黑气翻涌而出。

“嘭!”

男人的身子直直地飞了出去,直有数十米才堪堪地停下来,他眼中闪过了嗜血光芒,眯着眼睛打量李天。

“这……”鲛人们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幕,李天怎么可能逼退他们族长,这是不可能的存在的事情。

“你很好,”中年男人把小彩直接扔给了旁边的鲛人,他眼中出现了疯狂,“你体内有东西。”

李天的心神一颤,他在那双蓝色的眼眸之下感觉无所遁形,一切都将被看透一般。

他没有说话,握紧了手中的剑,面前的这个敌人实在容不得他有一丝一毫的马虎。

男人的双手张开,他的彩色鱼尾轻轻地摆动,突然,一阵彩色的粼光在他的周身形成,隐约之间,粼粼的光芒似乎还在闪动。

“这是……彩鳞光,空间之力!”

周围的鲛人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们的族长,彩鳞鲛人目前最强的招数之一,空间之力!

彩鳞光芒所处的范围,空间完全受到了控制,无所遁形。

李天看着眨眼间光芒就在他的周围闪动了,仙剑缓缓地在手中出现了。

“你体内的东西,我要了,”中年男人的嘴角带着残暴的笑容,他深邃的五官染上了凌虐般的血气之感,让人不由得一阵毛骨悚然,鸡皮疙瘩欻欻欻地起来了。(未完待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