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门前面站满了人,他们纷纷在抗议突然闭门的举动,不少的咒骂声此起彼伏。

“欻!”

一支箭直接射了出来,划破虚空,穿入了一个的胸膛,强大的劲力带着尸体飞出了数米才倒下地上,一滩鲜血在尸体的身下流出,土黄的地面上十分刺眼。

刹那间,众人的声音宛如消音了一般全都不见了,他们的眼睛里面带着恐惧,不可置信地看着城墙上面的人,那个玄衣长袍的霸道男人。

武王太子,他扔掉了手中的霸王长弓,眼神睥睨下面的人,宛如睥睨蝼蚁一般。

西海城的城主身子抖得像筛糠一样,西海城位于边境,紧靠西海,民风淳朴,像这样出手的爷,之前来了一波,现在又是一波,真真是吃不住啊!

于城主不断地擦着额头上的汗,他微微抬眼看向了城池的下面,突然,他的动作完全地顿住了,瞳孔猛缩,脚步倒退靠在了一个侍卫的身上。

“怎么是他们!”

只见,城下的人似乎都意识到什么,顺着城上人的目光转头看去,大概有十几个人正在往这边走,远远看去便是气度不凡,正是四皇子等人。

四皇子带着人脚步不停,城下拥挤在一起的人不知是感受过强的气势还是别的原因,他们不自觉地散开了中间的一条道,让这些人过去。

李天抱着手,目不斜视地走过去,周围的人正在指指点点,小声地议论。

“呵,西海城的于城主,当时他勾结天虎和地狼要杀我和杏,后来,我们得到了白王在辰阳的消息,急匆匆地赶过来,但是忘了和他算账。”毒蝎一眼便看见了城池之上,站在了武王太子身后的一个肥胖的男人。

“西海城已经入了太子的手了,”四皇子淡淡地说了一句。

“入了便入了,边境之地,不足以论,”毒蝎说了一句,“况且,这个于城主是个草包,他恐怕连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都不清楚,见谁厉害的就贴上去,没什么份量。”

当初,毒蝎和杏初入西海城,耽搁了几日,也算是摸透了这个城主的性子。

“可是,我们现在要过西海城,武王守在这里,总得论一论。”李天的声音响起,他的目光看向了城池之上的玄衣长袍的人。

“怎么过去?”李天看向了四皇子。

四皇子走上前一步,他抬头看着城池上面的人:“于城主,开城门通行。”

他说的是于城主,目光看得却是太子武王。

突然被叫到的于城主整个人懵了,大鱼在前头,你又何必难为他这样的虾米呢,这城上城下一个个都不敢得罪的人,他开还是不开呢?

他的目光不自觉地看向了武王太子,对方却是两手负于身后,眼皮子都不眨一下。

于城主的额头上再次开始冒汗,他干脆缩着头,当做没听到。

“于城主,开城门通行。”四皇子的声音再次传来,这一次,他的声音带着灵力,滚滚地传遍了整个空间。

众人一一地看着城墙上面的人,为何喊话至此却没有一个人吭声?他们的目光不自觉地在城上的人还有城下的人身上打转,暗暗地猜测到底怎么回事,议论声悄悄地响了起来。

太子的眼睛突然闪过了寒光,他一个挥手,城墙之上的弓箭立刻对准了下面的人,于城主上前一步呵斥闲杂人等立刻退后。

众人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奇怪地看着西海城城主,但是,摄于威势还是退后了。

于城主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他这是人拿来当枪使了,这两个人的身份都封死了,漏不出消息,最后众人议论的,说的不还都是他。

“四弟,”太子武王的声音突然传来,他走上前一步,低头看着下面的人。

“大哥,”四皇子抬手说了一句。

“你也是凯旋归来了,”太子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东西呢?”

“大哥说笑了,”四皇子淡淡地笑了一下,“不知你说的是什么东西?”

“自然是龙核,”太子也不愿意再卖关子了,直截了当地说了来意。

李天有些佩服地看着人,脸色厚到了这样理所当然的程度也是厉害了。

“大哥什么意思,”四皇子的嘴角浮现了丝丝的冷笑。

“什么意思?”太子大笑了几声,“四弟,我身为太子,你觉得还能有什么意思。”

四皇子微微地低垂了眼眸,寒光闪过,果然,到了现在这一步,那层窗户纸终于撕破了,**裸的关系已经浮现在两人之间了。

“呵,此事就不麻烦大哥了,”四皇子抬起头,直直地看向了太子。

“谈不上麻烦,我只怕凭你们还不足以带着龙核回城,这一路崎岖不平,甚是不好走,四弟奔波日久,何必再逞强,”太子微微地眯起眼睛地说了一句。

“好不要脸的人!”毒蝎暗暗地骂了一句,李天抱着手,煞有其事地点点说:“的确够不要脸。”

“这就不凡大哥费心了,”四皇子笑了笑说,“回程的体力还是有的。”

“呵,”太子冷笑一声,“只怕等你们拖拖拉拉地回去,误了好时机,你可担当得起这个责任。”

“况且……”太子的眼睛突然扫过了戴着面具的几个人,讥讽地开口:“你的这几个人可不是靠得住,信得过的人。”

毒蝎几个人的脸色瞬间变了,他们的身份本就是忌讳,但是,太子这样当众地说出来进行嘲讽,他们如何忍得!

毒蝎的手摸上了腰间的长鞭,杏手中一闪,银光时隐时现,秋老七秋水剑已经开始颤动,空老六宽大的黑袍汩汩而动。

四皇子轻轻一个抬手,压下了他们的气势,他眼中带着寒光说:“他们信不信得过,还用不着你来跟我说。”

太子的身上“轰”地炸开了冷意,他直接一个抬手,一阵风飘来,一个人身着淡蓝色衣衫的男子落在了城墙之上,抱着手看着下面的人。(未完待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