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之中一道长虹划过,狂风过境,气流滚滚。

李天的脸上带着凝重,他微微地侧头,他已经飞了大概几个时辰,距离西海城也出了千里之外了,但是,他的身后并没有人追上来,这并没有使他觉得放松,反而更加警惕了。

背后巨大的翅膀闪动,“嗖”地一声,他化为了流光再次冲了出去。

突然,李天的动作猛地刹住,翅膀卷起一阵狂风,他稳住身子,看着前面站在大树上面的人。

“操,”李天骂了一句,他还以为人在身后,没想到,这人早就在这边等他过来了。

白非抱着手,淡漠地看着李天,身上并没有杀意。

李天的手中一转,仙剑出现,他可不以为,太子武王的人会是什么善茬。

白非的手垂在两侧,淡蓝色的衣衫在狂风的扇动之下呼呼作响。

白非的手一闪,一把通体银白的剑出现在他的手中,不过,这把剑的剑锋并不锋锐,它是浑圆如长棍,从剑柄到剑尖逐渐地缩小,剑尖两三寸的位置才见两侧锋锐的剑刃以及剑尖。

他的目光盯着李天,淡漠地说:“白非。”

李天愣了一下,仙剑横在身前,说了一句:“李天。”

他的话音一落,白非的身子就凭空消失了,一抹剑光先于人影出现在李天的眼前。

“好快!”李天心中暗道一声,他的身子微微地侧了侧,躲过了那一抹剑光,但是,那抹剑光却在他的眼前瞬间散开,刺得眼睛都几乎睁不开。

“欻!”

破空之声传来,李天顺着身体的本能躲开了,翻身退了数十米的距离。

李天抬头看去,只见白非的手中剑正在不断地旋转,机械的铿锵之声传来。

“这是……”

李天的眉头微皱,但是,他已经来不及多想了,白非的身子再次消失不见,一股寒意从他的背后传来。

“铛——”

金属的碰撞之声擦起了一片火花,两把剑上寒光流转,映在了两个人宛如寒星的眼睛里面。

银白的剑光与金色的剑光互相排斥,空中的气流极速流转,恐怖的气浪席卷而出,草木尽折,树木摇落。

“咔嚓!”

突然,白非的剑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浑圆的剑身一阵旋转,眨眼间便往两边散开,长剑变成了铁扇。

铁扇擦着仙剑往下,锋锐的扇边不比任何利刃要差,直取李天的咽喉位置。

李天一脚横踢而出,直对白非腰身,对方的身子一个侧转,手中的长扇带起一股利刃的狂风擦着李天胸口而过。

“撕拉!”

李天低头看破碎的衣服,一条细得几乎看不见的伤口横在了胸口位置,直到心口才堪堪地停下,丝丝的鲜血渗了出来。

“大乘四劫的实力,”厉的声音突然传来。

李天点点头,他当时猜测白非也差不多就是这个实力了。

“大乘四劫,”李天呢喃了一句,他早已经与大乘四劫对战过,八爪巨章以及鲛人次旦,他们都是这个实力。

但是,无论是八爪巨章还是鲛人次旦,他们的实力都不算是厉害或者说真正的大乘四劫,他还能对付一两招,但是,眼前的白非明显不是。

“他进入大乘四劫的时间不短,属于中等的水平,有点麻烦,”厉的声音再次传来。

“是有点麻烦,”李天抹了一把胸口的鲜血,眯着眼睛说了一句,“要不然,我直接把龙核给他算了。”

“他是杀手,你给了他照样杀你,”厉淡淡地说了一句。

“杀手?怎么又是杀手?难不成也是魅影杀手团的人?”李天皱着眉头说了一句,他挥了挥仙剑,“不管了,玩笑开到这里,还得继续上了。”

“实在不行,我就进入水晶宫,”李天突然笑了笑,厉冷哼了一声不说话,明显是不屑于李天的行为。

李天的仙剑转了一个弧,他没有等白非动手,主动地冲了上去。

无穷无尽的剑气迸射而出,李天持剑而上,一剑当空劈下。

“无法之剑!”

浩荡的剑气携卷而下,锋锐而强大的剑气压得白非身子不受控制地下移了几分,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惊讶。

“风雨惊雷剑!”

李天没有停顿,他借着前一剑的威势反弹而起,凌空翻转一圈,呼啸的剑气如风雨席卷而出,惊雷破空而出,噼里啪啦的声音爆裂在空中,宛如火树银花的崩裂之美。

“嘭!”

一剑叠着上一剑的剑势落在了同一个地方,白非挡在头顶的白扇微微地震颤,强大的冲劲使得他的身子再次往下掉了几分。

“好剑!”

白非淡漠的眼睛之中闪过了丝丝的精光,他看着李天认真地说了一句赞叹的话语。

李天心中暗自翻了一个白眼,这人是缺心眼吗?你知不知道自己正在打架,随时就要死翘翘的那种,麻烦认真点,尊重一下对手好吗?大兄弟!

他借着风雨惊雷剑的力道再次飞旋而起,五指成拳,恐怖的力量掌握在手中。

“鲲鹏破天拳!”

“给我下去!”

李天一拳轰出,大喝了一声,震撼的力量砸在了铁扇之上,白非的身子欻地下降了数十米,落在了地上,滚滚的气浪掀起了一层木屑。

李天二话不说就要走,巨大的翅膀扇动了一下就冲了出去。

“该我了,”白非低着头说了一句,他手中的长扇发出机械的铿锵之声,巨大的扇面突然分散成了无数根细针,白非的手一动,一根根的透明丝线牵扯细针飞了出去,四面八方地挡住了李天。

“铛铛铛!”

李天的翅膀猛地一闪,狂风掀走了大部分的细针,他手中的剑闪出了无数的剑影,大片的细针被挡了下来。

白非的身子飞起,无数的细针飞舞,一把大扇就在眨眼间形成,从上往下地拍向了李天。

“给我下去!”

白非厉喝一声,李天抬剑一挡,一股大力从手臂震入体内,他的喉间一甜,身子猛地砸在了地上。

“噗!”

他吐出一口鲜血,那句话说得不错,出来混,都是要还的。(未完待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