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刚缓一口气,头顶再次传来呼呼的风声,他翻身一滚,一把铁扇直接砸在地上。

“卧槽,”李天骂了一句,这要是砸在身上,岂不是要活生生变成了肉饼。

白非手中的大扇一个变化,大扇一卷,再次变成了一根浑圆的长剑,直接冲着李天刺了过来。

李天的身子飞快地后退,他的眼眸之中倒影银白的剑光,脑海之中飞速地转动,最后也没有想到什么躲避的办法,索性……杀上去!

李天脚下一蹬,溅起了飞沙无数,他抬剑冲了过去。

无穷无尽的剑气翻涌而出,宛如浩荡的海潮让人震撼。

李天的身子飞在半空中,仙剑压着白非的剑擦出了无数的火星子,他的身子借力腾空而起。

白非脚下一蹬,两个人在空中对战了数十招,火星子四射。

“结束了!”白非轻喝一声,他的剑一个反转,机械的声音再次响起,无数的细针飞了出去,李天躲闪的瞬间被白非横踢出去,狠狠地撞在了一棵大树上,倒在地上。

“咳咳,”李天轻咳了一声,他捡起手边的剑,随意地擦掉了嘴边的鲜血,直直地看着那边拖着长剑过来的人。

一条细细的沟壑留在地面上,浑圆的剑身还在不断地旋转。

李天的眼睛微微眯起,他有一个十分疑惑,一般来说,一个人都是领悟一种法则成为终身的武修方向,领悟两种的少有,可以称之为绝世天才,目前为止,除了自己之外,李天没有看见从来没有见过领悟两种法则的人,但是……白非却同时使用三种兵器,并且都有法则的力量。

李天不是不相信白非没有这种天赋,而是事实让他不相信。

白非若是真的可以领悟三种法则,他的天赋绝对不止让他现在只是到达大乘四劫的水平。

他隐隐可以感觉到白非领悟的法则是剑,其他的两种不如剑的法则强烈。当然,也存在由剑的法则旁通其他的发则,但是,这种旁通同样需要惊人的天赋,他自以为白非的表现并没有这样的天赋,况且,旁通的方向必须差不多。

比如,厉使用神戟,他也可以使用剑,因神戟和仙剑都是以攻为主的利器。

但是,白非的飞针是以困为主,铁扇以防为主,剑却以攻为主,完全不一样的方向,几乎没有旁通的可能。

白非的情况便只剩下一种可能,他领悟的就是剑的法则,但是,他的细针和铁扇也是同时进行,也就是说,他以领悟剑的法则分散到了其他的方面,一个词来称就是:杂学。

他没有真正地要深入地领悟剑的法则,反而是分散到了其他的方面,他的确可以学到不少东西,但是,他的修炼之路到一定程度就将停滞不前,永远都卡在那个位置。

武修,需要绝对的领悟以及绝对的专心,你没有那个天赋,就不要强行地违背法则而行,不然,对于任何武修来说,这都是致命的。

不过,李天想到了白非的杀手身份,也许对于他背后的人来说,他要成为这方面的人罢了。

“呵,”李天摇摇头笑了一声,他抬头看着白非,“剑便是剑,它不是扇,也不是针,术业专攻还是有些道理的。”

白非的脚步突然顿住,他淡漠地看着李天,“无论什么,不过是杀人的凶器罢了,又有何异。”

李天用力地把仙剑插进了地面,他的手从上往下地拂过去,“百兵皆是凶器,关键在于用器的人。”

“我与你是不一样的,”白非轻轻地摇摇头,他拿起了手中的剑指着李天说,“我是杀手,我手中的剑就是杀人,杀你这样的人。”

李天站起身,他拔出了仙剑,横在身侧说:“你用的不是剑,是一块破铜烂铁罢了,剑有剑灵,你的剑在你看来就是死的,一块冷冰冰的钢铁罢了。”

“它本是如此。”白非淡漠地回了一句。

“呵,”李天冷笑地看着对方,他的手一抖,仙剑的剑气迸射而出,发出了声声的嗡动,“你不应该用剑。”

“剑起!”

李天大喝一声,仙剑直接脱手而出,悬浮在李天的前面,无穷无尽的剑气翻涌而出,锋锐的光刃不断地割裂空间。

白非淡漠地看着眼前的情况,他手中的剑飞快地舞动,几道强大的剑芒杀了出去,浩荡的剑气瞬间四分五裂。

“再起!”

李天大喝一声,空中的剑气再次开始凝聚,强烈的嗡鸣之声响起。

白非的手中再次挥剑而出,李天身子飞出,一剑挡住了对方的动作,源源不断的剑气在兵刃相接的地方迸射而出。

“看清楚了,这才是剑!”李天猛地发力,强力地逼退了白非,他的身子凌空飞起,仙剑脱手而出,围绕他的身子旋转一圈停在了他的头顶位置。

“剑!”

他轻轻地念了一个字,仙剑剧烈地开始震荡,无穷无尽的剑气喷涌而出,天空之中闪出了无数的剑光,耀眼璀璨的光芒刺得白非几乎睁不开眼睛。

“去!”

他再次念出一个字,漫天的剑光飞旋地落下。

白非冷哼一声,他手中的剑挽了一个剑花,大力地横劈而出,眼前的剑光宛如镜片一般地碎裂了,璀璨的光芒让人恍惚不已。

突然,他感觉到一阵极致的寒意,飞速地退去,耀眼的光芒之中冲出了一个人,他的手中拿着长剑刺了过来,此时,他与无数的剑光仿佛融为一体,他与手中的剑仿佛融为一体。

他就是一把剑,脱鞘而出,锋芒毕露,正如他手中的剑。

“退!”

白非轻喝一声,身子退去,不知为何,他感觉挡不住这一剑,这锋芒毕露,人剑合一的一剑,哪怕对手是一个人大乘一劫的人。

白非的身后是一棵树,他退无可退了,他一转手中的剑,一脚踏在树干之上,宛如游龙地冲了出去。

两把兵器撞在一起,相交地擦出了无数的火星子,各自冲向了对方的咽喉。(未完待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