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微微侧着身,一手举剑,还有一寸的距离,他便可以杀了白非,他保证可以割破对方脖子位置的大动脉。

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一是不想,二也是最重要的原因,对方的剑也抵在他的咽喉位置,浑圆的剑身还在旋转。

“为什么?”白非突然问了一句,他的话音一落,手中的剑便化为一块块的碎铁,直接掉在了地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因为你的剑不够硬,”李天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它与你没有联系,你再厉害,它也只是一块钢铁。”

“我用了它多年,杀过了无数人,它却从未出现过一丝裂缝……”白非抬眼看着李天。

“那是因为你没遇到我,”李天暗自呢喃了一句,他看了对方一眼,淡淡地说:“剑没有剑灵,它就是脆弱的,早晚有一天,它都有断的时候。”

白非没有说话,他的目光微微地低垂,他看着地上的几块碎铁。

“你为何还不动手,”白非久久没有等到李天的动作,忍不住地问了一句。

“噗嗤,”李天笑了一声,他打量了白非了几眼,手中的仙剑转了一圈收了回来,“敢情你还着急死?”

白非愣了一下,他摸了一下完好无损的脖子,皮肉之下的脉搏还在跳动。

“你不杀我?”

李天翻了个白眼,他转过身去说:“我又不是人屠杀手,干嘛非要杀你。”

白非十分奇怪地看着李天,他看着那人的背影说:“你叫什么?”

李天的脚下一个踉跄,他猛地转过身,咬牙切齿地看着白非:“你开打之前不是问过我。”

“我只是随便问问,我习惯了。”白非的声音理所当然,李天怎么听都觉得透着一股无赖的劲。

“李天,我叫李天,”李天没好气地看了那人一眼。

“白非,我叫白非,”白非点点头地回答了一句。

“你当我是你,”李天哼了一声转过身去,他直接往前走说,“我不杀你,你也别在追我了。”

“不追,”白非回答了一句,“我的任务已经失败了。”

李天的脚步顿了顿,他奇怪地打量着白非说:“你真是个太子的杀手?怎么活下来的。”

“我不是太子的杀手,”白非说完这一句,他捡起了地上的几块碎铁。

“那你是魅影杀手团的人?”李天追问了一句,但是,白非并没有开口说话了。

李天知道对方可能不会说,他挥了挥手便转身离开了。

“你现在快点找个没人的地方,”厉突然开口说话了。

“怎么了……”李天脱口地问了一句,但是,他还没有说完,他就感觉到丹田位置传来了异样,他清楚地听到了“咔嚓”一声,似乎是什么桎梏碎裂了。

“轰!”

突然,天上风云突变,惊雷滚滚。

白非听到了动静抬起头,他正好看见一道惊雷直接劈在了李天的身上,耀眼的光芒刺得人眼睛睁不开。

李天的身体里面惊雷受到了牵引,破体而出,他的上半身的衣服直接爆裂成了碎片,精壮的身体上肌肉紧绷。

他抬起头,长发狂舞,天空之中再次劈出了数道惊雷。

“轰隆隆!”

白非的身子飞速地退开了,强大的雷电席卷而出,方圆数里的范围瞬间变成了一片废墟。

“操!”李天的身上已经是一片焦黑,焦黑之下似乎还有赤红的皮肉外翻,狰狞恐怖。

“嘭!”

一道惊雷劈下,李天的身子直接半跪在地,他手中拿出了仙剑,狠狠一插,他抬头看着乌云翻滚的天空,身子一蹬,竟然主动迎了上去。

白非不可思议地看着李天,只要是大乘级别的人都明白渡劫的痛苦,他们都是尽量地硬抗下来,但是,还从来没有见过主动迎着雷电冲上去的人。

李天的身子在半空之中,紫色的雷电蕴藏恐怖的能量翻滚在乌云之中,巨响之后惊雷炸裂而出。

“喝!”

李天一剑擎天,惊雷缠绕上仙剑,李天感受到恐怖的力量顺着仙剑过来,他猛地执剑狂舞。

无穷无尽的剑气刹那间杀了出来,噼里啪啦的声音与呼啸的声音爆破而出,天地之间,狂躁的灵力暴动不断。

李天的身上雷电加身,他的手中剑光舞动,快得虚影都看不清楚,唯有耀眼刺目的光芒起起落落,酣畅淋漓的狂吼不断。

白非的眼中闪着光芒,他死死地盯着半空之中的人。

“剑便是剑,它不是扇,也不是针。”

“百兵皆是凶器,关键在于用器的人。”

“你的剑是死的,在你看来它不过是一块破铁罢了。”

“你不应该用剑。”

“看清楚了,这才是剑。”

……

李天的话回荡在他的耳边,如果说,之前他似懂非懂,现在,他终于明白了李天到底什么意思了。

“原来,这才是剑啊,”白非握紧了手中的碎铁,他低头看了看,目光之中若有所思。

此前,他从未真正地想过什么是剑,他也不需要知道。

主人说过,他手中握的都是凶器,杀人的东西,只要明白这一点便足够了。

但是,白非抬起头,他看着半空中,引雷而动,执剑狂舞,酣畅淋漓的人,他突然想明白更多一点,关于剑。

“喝!”

李天承受一道惊雷劈在身上,大喝一声将疼痛化作了无数的剑气,体内的血液宛如涛涛的江水滚动,天地之间狂躁的力量狂舞。

“轰隆隆!”

天空之中数道惊雷同时劈下,李天的身子颤了一下便往下掉。

“嘭!”

白非看着倒下地上的人,他抬头看了看微微平息的天空,眼中满是惊讶。

“能够引出这样的天雷渡劫,他的天赋很强,”白非说着,他走了过去查看了一下晕过去的李天。

李天的身上满是汗渍,沾满了草屑和泥土,混着焦黑和赤红很是狼狈。

“应该没有大问题,”白非喃喃了一句,他说着便直接起身离开了,眨眼间便不见了身影。

……

“嘶!”李天倒吸一口凉气,火辣辣的疼痛从全身各处传来。(未完待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