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李天听到了身后的一声巨响,他没有死后余生的侥幸,操他妈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他们所在的位置的城门的侧边,人并不是很大,但是,这个巨大的动静还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目,不过,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那个站立的男人的气势太强了。

李天喘了一口气,他的大脑飞速地流转,最坏的结果就是栽这里了,他当然不想出现这样的事情,他绝对不想死。

不过,身后的大刀却并不给他时间考虑。

“等等,”一个声音突然响起,与此同时,李天感觉到一股大力带着他离开了原地。

李天心中大喜,他听出那个声音是谁。

萧璟塞了几粒丹药给李天,他抬眼看着那边戴着斗笠的人说:“左前辈何须对一个小辈出手。”

左军抬了抬斗笠,他把大刀竖在身前,两只手架在上面说:“我出手无需理由。”

他的声音十分沙哑,听着并不让人觉得舒服。

萧璟对于对方的说话倒是没有说什么,他提了提李天说:“左前辈今日久高抬贵手,这个人,我要带走了。”

“我若是非要留下他,你又当如何,”左军冷冷地说了一句,听不出喜怒。

“不当如何,还请左前辈高抬贵手,”萧璟说着恭敬地抬了抬手,他竟然也不理会左军了,直接转身就走了,李天歇了一个空挡赶紧跟了上去。

后面的人并没有跟上来,李天心中松了一口气,他跟着萧璟进了城门,那人突然停了下来。

“你怎么不走了,”李天疑惑地看了对方一眼,他微微上前一步,惊讶地看见了萧璟的额头上竟然满是汗水。

“你这是……”李天干巴巴地问了一句。

“我这是死里逃生了,”萧璟摇摇头说了一句,“想不到我也有与左军抬杠的一天。”

“左军?”李天看了萧璟一眼,“刚才那个人?.他到底什么来头?”

萧璟抹了一把汗水,他带着李天往城里面走,“左军是太子的师父,据说也是中州城的第一高手。”

“第一高手?”李天愣了愣,“怪不得这么厉害。”

“他为人喜怒无常,动手也是从来不讲理由,完全按照当时的心情,”萧璟补充了一句。

“不就是看你不爽就要揍你,果然有实力就是任性,”李天说了一句,“萧大人,你今天来得可真够及时了,晚了一步,我们就一起玩完了。”

“为何还要搭上我,”萧璟回头看了李天一眼。

“你别说你是碰巧出现,这种事我是不信的,”李天摆了摆手说了一句。

“我的确已经等了你大半天,”萧璟笑了笑,“刚刚若不是左军动静太大,我也注意不到你。”

李天想到了左军的刀还有势,太子身边还藏着这样的高手,刚刚若不是萧璟出现,他的事情就难说了。

不过,这人似乎并不受控制,做事不受束缚,他真的毫无顾忌,并不在乎事情会不会成功。

他既然是太子武王的人,出手肯定是截杀他,但是,他的动静却一点都不避讳,哪怕萧璟出现了,他也不痛不痒的样子。

“萧璟出现的那一刻,他就没兴致出手了吧,不然,萧璟也无法真正地救回我了。”李天心中暗暗地想,他的后背出了一身的冷汗,简直是走了一趟鬼门关。

“你已经得到了消息?”李天抬头问了一句。

萧璟在这边等,四皇子应该传了消息回来。

“不错,我们现在赶紧进入皇宫,姚辛神医还在等着,”萧璟说着,他用手指打了一个口哨,两匹龙驹就带起了漫天飞尘过来了。

中州城内不可御空前行,龙驹便是最好的选择了,李天骑着龙驹过了南苍,直奔皇城之地。

皇宫的大门前站着六排侍卫,他们看见来人是萧璟,纷纷让开了道。

萧璟扔出了一个牌子,带着李天直接进了皇宫。

李天跟着萧璟到了帝皇所在的宫殿,姚辛正站在了花园之中,似乎正在等着什么。

“姚辛神医!”萧璟轻喊了一句。

姚辛一眼便看见了李天,他快步地走过来说:“龙核可在你这里?”

李天点点头便拿出了龙核,姚辛的眼中闪着精光,他一把拿起了龙核说:“太好了,总算是等到了。”

“你们现在外面等着,我先进去看看圣上!”姚辛说着,他进了宫殿,期间他只吩咐了一个侍女端了一盆水进去。

李天的目光不自觉地看向了那边的宫殿,他想到了自己的猜测,姚辛到底是不是……

“姚辛行医认真严苛,他见不得病人遭罪,”萧璟突然说了一句,“他刚刚可不是故意冷落你,你这一路受的罪,圣上都会给你补回来。”

李天愣了一下,他一时都没明白萧璟说得什么意思,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有些哭笑不得。

“我可没多想,”李天说了一句,他摇了摇头便打量起花园,此时正是盛夏,花园里面绿草茵茵,娇花朵朵。

他的目光突然在一块临窗的草地上顿住了,他注意到它纯属偶然,他更早注意到是窗口位置的白芍。

他看见白芍,脑海中闪过了一丝光,不自觉地想起了之前,二皇子在大殿之上送了一些白芍给帝皇,也就是在那天,帝皇吐血陷入昏迷。

他顺着窗口往下,然后才看见了茵茵的甘草。

这两种植物并不罕见,但是,他突然想起了一个东西。

他曾经在地球上的时候做过一个任务,其中好像记得一个信息,白芍和甘草混合有剧毒产生。

但是,那是地球上的信息,这是另一个世界,虽然有时候这边和地球上的事情相似,甚至不谋而合,但是,更多的东西都不一样。

“如果白芍和甘草在这个世界之中,混合一起也有剧毒……”

李天心中隐隐有种可怕的猜测,但是,他并没有证据,不足以先下定论。

突然,宫殿那边传来了动静,强大的能量正扩散而出,空气十分狂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