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脚下发力,身子宛如展蝶一般倒飞了出去,直接退出了宫殿的花园。

萧璟面色严肃地看着宫殿里面,他的身子紧绷,已经做好了随时冲进去的准备,这么大的动静,里面若不是姚辛,禁卫军早就杀进去护驾了。

“这是灵力外泄,”李天的眉头微微地皱了皱,“难道失败了?”

当初,姚辛说龙核可回转灵力,经脉倒流,以强制强地恢复帝皇的旧疾。

李天倒是不太清楚其中的门道,但是,眼前的情况他还是可以看出好歹,里面那位的情况恐怕并不乐观。

宫殿的周围已经围满了护卫,看得见看不见的地方都让这里水泄不通,李天瞬间便感应到数股强大的气息在暗处,心中不由得暗暗地想,皇宫里头果然不是表面上的安静。

狂躁的力量冲击而出,花园之中的草木瞬间被绞碎,残花落叶无力纷飞,紧张的气氛宛如拉紧的弓弦蔓延整个宫殿。

“萧大人,你们不进去看看,”李天看了一眼宫殿方向,转头说了一句。

“里面既然没有出声,我们过去只会多此一举,甚至画蛇添足。”萧璟的手放在两侧,脚步前后站,这是标准的准备动作。

李天抱着手没有说话。

狂躁的动静慢慢地平息下来,漂浮在空中的碎屑一一地落在了地上,之前繁荣的花园已经是一片废墟之地了。

李天看了看四周,他能够感应到之前的几股强大的力量已经消失了,来无影去无踪,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卧虎藏龙啊,”李天轻轻地呢喃了一句,他跟着萧璟再次进入了成为废墟的院子之中,他的手轻轻地一动,几片叶子就卷进了他的手中,正是甘草和白芍。

他随意地碾碎了手上的草叶子,两种不同的草叶碾出绿色的汁水,他轻轻地吸了吸鼻子,并没有闻到熟悉的气味。

“难道是我多想了?”李天看着手上的汁水,这是实打实的甘草和白芍,绝对没有错,无论是外形还是色泽都和地球之上的一模一样,但是为何混合之后没有淡淡的涩味?

他轻轻地弹了弹手上的草叶汁水,跟着前面的萧璟去了宫殿的台阶位置。

大门打开了,姚辛卷着袖子,神色带着微微的疲倦走了出来。

“暂时稳住了危机,”姚辛与萧璟点点头,两人明显都是松了一口气。

“人什么时候能醒?”萧璟紧接着问了一句。

“最多两天,”姚辛抬手比了一个手势说了一句。

“人醒过来之前,此事不要张扬,以免出现差错,”萧璟说着,他的目光扫过了大殿之中的侍女以及护卫,直直的目光让众人一一不敢抬头。

李天的眉头微微地皱了皱,他此时在想姚辛的话,暂时稳住了危机?难道龙核还没有完全解决问题?

正在这时,一个侍女端着一盆水走了出来,之前,姚辛进去除了龙核以及身上的把式,便只要了一盆水罢了。

李天的瞳孔微缩,他死死地盯着那盆血红中带着乌黑的水,眼皮不由自主地跳了一下,他若是没有认错,这是中了剧毒的征兆,而且,这血中的乌黑微微地泛紫,这绝对是白芍和甘草的混合毒性。

“奇了怪了……”他刚刚明明检查过甘草和白芍,混合并不见毒性,但是,这盆水又该如何解释?

“姚辛神医,这是……”萧璟显然也注意到了那盆水,神色严峻地问了一句。

姚辛的目光扫了扫四周,淡淡地说:“你们都下去吧。”

侍女和护卫一一下去了,但是,宫殿外面依旧围着许多的人,并不让人随意地进出。

“萧大人,”姚辛突然严肃起来,“你身为圣上近身侍卫,你可知圣上中毒已久?”

姚辛的话说出来,绕是淡定的萧璟也不由得变了脸色,他一个抬手说:“还请姚辛神医说个明白。”

“圣上体内的旧疾已经没有大碍,但是,我行针时无意间发现圣上的经脉之中似乎有些阻碍,仔细探查才发现是剧毒附着于体内,已经深入骨血了。”

“什么?”萧璟惊讶地出声,他不说日夜陪着帝皇,但是可以说是形影不离,况且,帝皇的任何东西都会经过检查,绝对没有外人下毒的可能。

“这个毒,起码也有十年的时间了,但是,我从未见过这种毒,也无法探清原因解毒,”姚辛突然说了一句,“这个毒连我的解毒丹都化解不了,可见其霸道的毒性。”

萧璟的脸色难看,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抬头看向了姚辛说:“十年前有一件事情……”

“不是,”姚辛直截了当地否定了萧璟,“这个毒是近十年日积月累而来,到近日才爆发,与十年前的事情无关。”

“况且,萧大人,此事乃是宫中禁忌,还是不要开口为好。”姚辛补充了一句,他的目光轻轻地扫了一边的李天一眼。

萧璟明白姚辛的意思,便没有再说下去,十年前也有一场关于毒的**发生,姚辛控制了局面并没有造成巨大的动荡,但是,此事牵连重大,牵扯太多,尤其是关于圣上和皇子,便成了不可多说的禁忌,的确不应该让太多无关的人知道。

李天当然不知道这两个人正在避讳他,他此时在想一件事情。

他可以确定那盆水中的剧毒就是甘草和白芍的混合,这与他以前看到过的一模一样,至于为何没有苦涩的气味……或许,这东西在这边需要日积月累才能产生效果。

他的目光看向了宫殿的窗口位置,白芍和甘草相种在一起,根系相连,一日不见其效,但若是一年,两年,十年呢?

这样的话,反而可以掩人耳目。

李天想到了二皇子,当初,二皇子递送白芍给帝皇安神,他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

他现在还不能完全地确定,但是,他不得不对二皇子产生了一定的怀疑。

“这个毒暂时压制住了,但是,时不长久。”(未完待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