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辛的脸上带着凝重,“还是要尽快地找到毒源。”

李天听到这句话,他顿了顿还是没有开口,他虽然确定,但是,并不代表说出来别人就会信。

他亲自检查了白芍和甘草都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说出来,别人检查也不一定会发现,若真是需要长时间才出毒性,他现在说了就没有任何作用,没准还惹人怀疑。

这个事情,就算是他,也需要点时间弄清楚白芍和甘草,真正有了可见的证据才好开口说话。

“你们先回去,”姚辛看了萧璟和李天一眼,“圣上醒了再作定夺。”

李天东西送到了,他也没有理由再待着了,他转身便离开,其他的事情还要等哪些人回来了再说。

“李天,”萧璟出门的时候脚步突然顿住,“谨言慎行。”

李天点点头,挥了挥走出去,他一走出就看见了三皇子杨青还有二皇子杨珩,他们都被挡在了宫殿之外。

“两位皇子还请见谅,姚辛神医有吩咐,不宜人多,飞鹰队便擅自拦了人。”萧璟走上前抬了抬手说了一句。

整个宫殿之外都是飞鹰队,帝皇的亲身侍卫,下可杀臣子,上可制皇族,真正的一把刀子。

整个中州城内,除了帝皇的征兆,他们不受任何的约束,哪怕是皇子也不得不敬让三分,更何况是深宫之中,更不宜喧闹之地,飞鹰队便是一张大网,任谁也无法轻易地来去。

“姚神医的吩咐,此时自然应当谨听,”二皇子说了一句,眉宇之间带着丝丝的忧愁。

“如何了?”三皇子却是没有管这个,他插话直接询问了一句。

“圣上已无大碍了,两位先回吧,”萧璟没有说太多。

虽说他们一开始封住了消息,但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萧璟带着李天入宫的时候指不定有多少人盯着呢,眼前两个人过来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了。

“呼,”三皇子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有劳神医和萧大人,”二皇子抬了抬头,嘴角带着儒雅的笑。

李天的目光落在了二皇子的身上,他倒是好奇,这个人到底真如表面这样谦谦君子,还是隐藏着不为人知的一面。

他的脑海之中想起这个人的一些传闻,自小聪慧,天赋绝伦,但是,八岁之时受到了迫害,此后只在府中摆弄一些花草,时而出城进行救济,赢了一片好名声。

“不知为何,就是觉得格外惹人怀疑,”李天心中暗暗地说了一句,他笑着摇摇头没有再想了,直觉只是自己的,说出来都是要讲究证据。

“李天,你也是回白王府?”杨青突然转头看了李天一眼,“我也要过去,一起吧。”

“走吧,”李天冲着萧璟点点头,随着三皇子杨青便转身离开了。

二皇子也是要出宫,他们三个便暂时地行了一段路。

“太子实在过分,他真当皇城无人?可以任他为所欲为?”三皇子自然也是得到了四皇子的消息,义愤填膺地说了一句。

“大哥的威风是自小便有了,一时也难以压得住,”二皇子笑着摇摇头。

李天没有说话,听意思,太子的半路拦截抢功的行为应该有不少人知道了,但是,他从萧璟还有眼前两个人的反应之中可以看出,太子这样的行为似乎并不奇怪,应该说,这样的事情符合那个太子平时的行事风格,他们都不以为然了。

“果真是霸道绝伦,无所顾忌,”李天心中暗暗地说了一句,“这样刚愎自用的人若真是坐上了皇位,千年基业也要毁于一旦了,怪不得皇帝老儿想着要换储君了。”

“要说我们五个人之中,只有老五那个闷葫芦可以直面地杀太子的威风……”杨青脱口而出地说了一句,但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二皇子就呵斥了一句:“三弟!”

杨青这才反应过来,立刻噤声不语了,那个人十年前便成为了皇宫里面的禁忌了。

“二哥,”杨青看着脸色发黑的二皇子,一向嘴皮子厉害的他也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二皇子叹了一口气说:“我忽然想去后花园走走,你们先行回去吧,”

他也不等李天和杨青开口,直接便往另一个方向去了。

“啧,让你乱说!”杨青抬手打了自己的嘴巴一下,有些气愤的样子。

“五皇子和二皇子有矛盾?”李天突然问了一句。

杨青赶紧抬手阻止了这个人说话的意思,“我们先出宫再说。”

李天眉头微微地皱了皱,他之前没怎么听说过关于五皇子的事情,任何说的都是十年前去了**之地,再也没有回朝,他本来以为是个铁血王爷不想受束缚,现在看来,这个人应该数有隐情。

杨青带着李天出了宫,两人直奔白王府,进了门才走了一段距离,直到看不到一个人,杨青才拍了拍李天的肩膀说:“兄弟,你以后可千万别在宫里提到老五。”

“嗯?”李天挑了挑眉看着杨青,抱着手等这个人的后话。

“这个……”杨青有些犹豫,他自顾自地往前走了两步再转过身,压低声音说:“老五十年前遭人陷害,发配去了**。”

“遭人陷害?”李天反问了一句,他心中不住地吐槽,“果然,深宫里面尔虞我诈太多了,怎么一说就是一个陷害,一说就是一个阴谋。”

“他们说老五……给父皇下毒,但是,我死都不信这个说辞,哪怕老五亲自承认,我也绝对不信,”杨青走到了一处回廊位置,看着回廊下面的花园小径说了一句。

“下毒?”李天的眉头微微地皱起来,“十年前的事情?”

“对啊,老五已经在**待了十年,”杨青叹了口气说,“我总觉得他知道什么,为何情愿呆在那里也不愿意说出真相呢?真是个傻子。”

“你们感情还挺不错,”李天听着对方的言语说了一句。

“还行吧,不过,二哥才是和老五最好的那个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