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皇子?”

“对啊,我二哥,”杨青转过身看向了李天,“怎么了?”

“没事,”李天随意地说了一句,“这事是宫里的禁忌,你这样随随便便地就和我说?”

“这事说是禁忌,但是知道的人却不少,你不要随意提起就行,”杨青摇摇头说了一句,“况且,我也相信你的为人,无妨的。”

李天转过身去,这事他听了也就是听了,于他并没有太多的影响,只不过,怎么又和二皇子有些关系的样子。

他索性也不想那么多,“他们也差不多要回来了吧。”

“哼,龙核都送到了,太子也没必要再闹什么幺蛾子,”杨青冷哼了一声,“应该快了。”

李天的脑海里面静静地梳理信息,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帝皇体内的毒暂时解决不了,他虽说知道白芍和甘草混合有剧毒,但是,他当初在地球上是杀人,干嘛要知道解法。更何况姚辛连毒源都还不清楚,他又不好开口,也没有心思真去研究白芍和甘草证明什么,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炼制药效强大的解毒丹,这个也是需要时间准备材料以及炼制的一系列的事情。

然后就是这件事情的主要怀疑对象二皇子了,他对这个人并不了解,实际上,他也没必要参与这件事情,到时他找到了时机把想法说给四皇子,其他的事让四皇子自己去查去伤脑筋吧。

最后便是这个五皇子的事情,纯属当听了个故事吧,虽说他总感觉这个故事和二皇子关系匪浅,但是,谢谢,他没兴趣了解。

“这些事情都等白王回来他自己去搞吧,”李天伸了一个懒腰,他直接往自己的院子那边走去,边走边挥手,“我去修炼了,你自个待着吧。”

杨青看着离开的人叹了一口气,“怎么一个两个都这么无趣,光知道修炼。”

他也伸了懒腰往另外一个方向走了,白王不在的时候,他可是长了四只眼睛,那只手,死死地盯着中州城的动静,还要顾及四王府的事情,这些人潇洒一走就是大半年,他容易吗?!

好在现在人要回来了,他可算是可以歇歇了。

要说,人呐,争来争去都有什么意思,浮生日短,何必累死累活呢,谁有真本事就让谁去呗,多简单的事非要搞得吓死人的复杂,真是一个个脑袋都被门夹了吧。

李天回到了房间,他刚刚突破大乘二劫,实力虽说上了一个层次,但是,这还远远不够,尤其是他与那个人对决之时,那样的刀势,他一刀都接不住,……他还是不够强。

李天的额头上面布满了汗珠,浑身的灵力运转,快得衣衫都汩汩而动,房间隐隐发出崩裂的噼啪的声音。

“不要急,”厉的声音突然响起,“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现在看到的人也许很强,但是,你以后回头再看时就知道他们也不过是蝼蚁而已。武者,不为外物所扰,修炼亦是修心,你的心很乱,杂念太多,武修之路,没有躲避,没有徘徊和犹豫,只有一往无前。”

李天听到了气息慢慢地稳定下来,关键时候,他反而忘了初心。

这个世界何其浩瀚,他现在只不过是坐井观天罢了,何必因为一个两个人而自扰呢?他尽到最大的努力,用尽每一分力气,执剑而行,不愧于心,这便足够了,强与不强,都是于超越自己而言,无关他人。

他一向信奉实力,以为只要有了实力其他的任何事都可以迎刃而解。

但是,他现在知道,很多事情哪怕有了实力也无法躲避,他一直想要独善其身现在看来,最好的独善其身的方法便是主动出击,没有躲避,没有徘徊,只有一往无前。

他的脑海之中浮现了一个人的身影,他在中州城务必会弄出大动静,如果可以,他和这个人结盟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如果有了选择,便不需要再犹豫了。

你想要皇位,我便助你扶摇直上。

李天的大脑一片澄明,前所未有的舒畅感席卷他的全身,他仿佛置身于云端。

“修炼亦是修心,你之前虽说达到了大乘二劫的实力,但是,你心中杂念太多,境界并没有完全地跟上,此时,你才是真正地到达了大乘二劫,”厉的声音淡淡地传了过来。

“多谢,”李天淡淡地回了一句,他知道,他若是没有领悟到这一层,必然阻碍后面的修炼。

“我不过是点拨两句,你若是没有领悟到这种杂心,哪怕我说了出来,你也不一定可以领悟,这是机缘。你只要记住一点,随心所动。”

李天没有说话,陷入入定,进入了修炼。

……

李天再次睁开眼睛,他的眼中是近乎澄净的平静,他下了床打开门,门外的夕阳刚好落在了门口的位置。

“李天!”胖子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他胖乎乎的身影在另一个房间的窗口位置闪了一下便出门过来了。

“你们回来了?”李天笑了笑。

胖子看着李天的笑脚步顿了顿,他有些怀疑地打量了眼前的李天一眼说:“你是李天吧?”

“怎么?长得不像?”李天好笑地看着对方。

“怎么感觉你没有以前那么贼了,”胖子摸着下巴说了一句,“怎么还正经了……嗷呜!”

李天一脚踹在胖子的屁股上,直接把人踹下了台阶,他一脚踩在了栏杆上,淡淡地说:“这下像吗?”

“卧槽,李天你是不是欠揍!”胖子从地上滚起来,二话不说地冲向了李天,两个人你一拳我一脚地打了起来,很快,胖子发现不对劲,“你突破了?!”

“现在才看出来?晚了!”李天笑了一声,他一个手肘打在胖子的胸口位置,把人直接撞了出去。

他抱着手看着地上爬起来的人挑了挑眉说:“还来不来?”

“不来不来,”胖子挥了挥手,他一屁股坐在了石凳上说:“对了,明天咱们哥仨都要进宫一趟。”(未完待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