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向都挺热心的,天还没亮就从暖和和的被窝里爬了出来。

这会儿好不容易做完了采访,她想起来,早饭还没有吃。

她裹紧丝巾,准备去买杯奶茶。

忽然

她停下了脚步。

目光一抬,她看到了乔斯年的身影,和他并肩走着的是方雅。

他们往通道走,她只看到了背影。

但她和乔斯年认识十五年,他的身影,她是不会认错的。

风吹在身上,有点冷。

“怎么了,叶佳期,你不会追着我姐夫来机场的吧”方蓝从车上走下来。

叶佳期眯起眼睛,还真热闹,一家子都来了。

“也就你稀罕你姐夫。”叶佳期淡淡道,并不想理会。

“叶佳期,你这话说的,自己脸不红吗我姐夫要是对你招招手,你恐怕早就脱光衣服爬他床了,是吗”

方蓝的脸上带着一抹嘲讽的笑。

“只不过,像你这种已经睡过的女人,他怕是没有兴趣了。”方蓝补了一句。

“方蓝,你看着你姐夫和你姐姐在一起,你是心里很不舒服吧所以,把火气撒在我这儿”

“笑话,你算什么东西。”

“方蓝,嘴巴不要这么毒。”

叶佳期不想理会她,径直往奶茶店走。

买了一杯奶茶后,她像是想起了什么。

她又转过头,冲方蓝招招手“方蓝,你过来,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关于乔爷的。”

方蓝脸上闪过疑惑,秘密

叶佳期有什么秘密要告诉她

叶佳期知道,她肯定是会追上来的。

她径直往前走,走到一处喷泉池旁。

她喝了一口自己最爱喝的红豆奶茶,默默站在水池旁等方蓝。

方蓝这种女人,好奇心肯定很强,尤其是关于乔斯年的。

果然,方蓝走了过来。

这里是机场,她不相信叶佳期敢胡来

这儿人没有广场多,但也不少。

“什么秘密”方蓝站到叶佳期的跟前。

叶佳期往后退了一步,眯起眼睛“这个秘密你一定不知道。”

方蓝的脸上满是狐疑,究竟是什么秘密关于乔斯年的

叶佳期在方蓝的脸上看到了好奇和疑惑,她微微一笑,咬了咬吸管“想听吗”

方蓝怒

叶佳期在耍她

她气得往叶佳期走了一步

叶佳期眼疾手快,用力一推,将方蓝推进冰凉的喷泉池

“啊”

“噗通”一声,方蓝尖叫

一瞬间,所有的目光都往喷泉池集中过来,有惊讶、有鄙夷、有淡漠。

叶佳期弯下腰,看着在池里挣扎的方蓝,仍旧保持着微笑。

“叶佳期,你这个贱人你怎么这么贱”

方蓝气得一边骂一边要往水池外爬

她的衣服已经湿透了,头发也全是水,冷飕飕的凉意直往她心口上钻。

偏巧不巧,喷泉在这个时候喷高。

“一,二,三,落”叶佳期笑着往后一躲。

“哗”一声巨响,水从上淋到下,又喷了方蓝一身。

“叶佳期,你他妈给我等着,你这个贱人,有娘生没娘教的东西下贱卑鄙不要脸”方蓝怒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