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佳期早就习惯了方蓝的刻薄。

从前听到这些话,她可能还会脸皮薄,难过。

现在心中没有一点波澜。

方蓝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挣扎着就要从喷泉池里爬上来。

她这会儿十分狼狈,脸上的妆全部都花了,眼影、粉底、口红糊成一团,看上去就像一只花脸的猫。

方蓝的眼神如刀如剑。

恨不得将叶佳期拆解入腹

“贱人贱到骨子里”方蓝骂得很难听,“难怪你爹妈都不要你,像你这样的,活该被扔在大街上饿死”

叶佳期弯腰,拾起地上的一块石头。

“你想干什么”方蓝眼中闪过恐慌。

叶佳期将石头用力扔了过去

石头正中方蓝的肩膀

方蓝痛得五官扭曲,捂住肩膀。

“方蓝,你以后要是再敢说我妈妈的一句不是,就不会是这么简单了。”叶佳期咬紧牙关。

她的妈妈是她心目中最美好的存在,谁也不可以骂。

四周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窃窃私语。

叶佳期的手里捧着热奶茶,但她的心很冷。

比这秋天的风还冷。

有好心人将方蓝从水池里捞了上来,地面上全是水。

叶佳期往后退了两步,丝毫不同情这个女人。

“阿嚏”

方蓝打了几个喷嚏,脸色苍白。

她剜了叶佳期一眼,恨不得杀了她。

但,头一抬,她看到叶佳期身后有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

乔斯年。

方蓝挤出几滴眼泪,哭得梨花带雨。

她一边抹眼泪,一边往乔斯年跑过去

“姐夫,姐夫。”

叶佳期回头,呵,乔斯年来了。

她抱着自己的奶茶就要走。

“站住。”乔斯年低冷的嗓音响起。

方蓝得意地扬了扬下巴,也顾不上擦干身上的水,挑衅地看了叶佳期一眼。

叶佳期的手微微一抖,紧紧握住杯子。

杯子上的温度传来,她的手没有那么冰凉。

“姐夫,叶佳期她我真不知道怎么惹了她,三番五次针对我。我刚刚从这边路过,她就把我推进了喷泉池。”方蓝委屈地告状。

四周人群里的人也开始点头“没错,是那个穿牛仔裙的女孩子推进去的。”

叶佳期看了看自己,哦,他们说的是她。

没错,是她推进去的。

“是啊,那个小姑娘看着也不大,怎么这么心狠手辣。”

“姐夫,他们都可以帮我作证,你要给我一个交代。”

方蓝看着乔斯年,楚楚可怜,梨花带雨。

乔斯年往叶佳期走过来,上上下下看了她一眼。

叶佳期被他看得发毛,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她只有握紧奶茶。

“叶佳期,你做的”乔斯年淡淡问道。

“当然是她,姐夫。”方蓝迫不及待道。

“我没问你。”乔斯年一记冷眼抛了过去。

“”方蓝闭嘴。

衣服上的水开始蒸发,风一吹,冷飕飕的。

方蓝抱紧胳膊,也顾不上去换衣服,她要看好戏

“我说了你信我吗”叶佳期抬头,看向他。

她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就这么看着他,小小的瞳孔里倒映着他的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