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在耳畔,她想起了小时候。

有一次她跟他坐在沙发上聊天,当然,与其说是聊天,不如说是她一个人的自言自语。

电视里正放着无聊的泡沫剧,是她非要拉着他看的。

正好播放到男女主角起了误会,两人吵得歇斯底里。

乔斯年看得索然无味,叶佳期却难过得要哭了。

乔斯年看了她一眼,觉得女孩子真是莫名其妙。

“呜呜,乔爷,你说这个男的为什么不相信她”

她很生气,也很难过。

抽了一张面纸,她擦擦眼睛。

“骗你眼泪。”乔斯年不屑一顾。

叶佳期看到他这么不解风情,撅起嘴巴,往他身边挪了一些。

乔斯年见她坐了过来,不自在地轻咳一声。

那时候的叶佳期已经十七岁了。

不大不小,正是少女情窦初开的年纪。

乔斯年知道她不是小孩子了,避嫌地挪开。

倒是叶佳期大大咧咧,她一边擦眼泪,一边仰起小脸,小手攀上他的胳膊“乔爷,你相信我吗”

乔斯年看着她的小脸,睫毛动了动。

“说话嘛。”叶佳期往他身边靠了靠。

“嗯。”

叶佳期很高兴了,差点从沙发上跳起来。

“你为什么这么相信我就不怕我骗你”叶佳期又往他身边靠了靠。

虽然这么说,但她还是很开心的。

“那你也要能骗得了我。”

“嘿嘿嘿,不会的,乔爷,我不会骗你的。”叶佳期笑了。

他这么相信她,她才不会骗他。

她一高兴就伸出小手来想要搂住他的脖子

但是,乔斯年站起身,脸色沉了沉,往楼上走去。

“哎,乔爷”

叶佳期没有追上去,但她还是高兴啊,特别高兴。

秋风吹来,一片树叶正好落在叶佳期的肩膀上。

她收起回忆,垂下眼睫毛。

小时候的自己特别天真,他说什么她就信。

他那样的话,其实也不知道对多少女人说过。

也就她这个傻子,信。

傻傻地信了那么久,只是现在,她再也不会信了。

“你说。”

乔斯年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叶佳期笑了,笑得肆无忌惮“她自己掉下去的,不是我推的。”

乔斯年还没有开口,方蓝先炸了。

她走过来,劈头盖脸就骂叶佳期“叶佳期,你还要脸吗这么多人都看见了,你还不承认”

周围有人开始小声议论,打抱不平。

“是啊,我们都看见了,是那个女孩子动手推的人。”

“女孩子年纪轻轻就会撒谎。”

“这里还有监控呢,还敢撒谎。”

方蓝听到了,眼中闪过光泽“对,姐夫,这里有监控,我们调监控他们这么多人也都可以作证姐夫,你要给我讨个公道”

叶佳期面不改色,是,她撒谎了。

但她撒不撒谎又有什么关系呢,就算今天不是她推的,乔斯年照样不会信她。

乔斯年沉默半晌,抬手。

叶佳期心口一拎,以为他要打她耳光。

眼睫毛一动,她差点就闭上眼睛。

只是,他的手轻轻落了下来,掸去她肩头的落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