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捉到她眼中的惊慌和不信任,他又放下了手。

“我信你。”乔斯年淡淡开口。

方蓝瞪大了眼睛,腹腔内如有火烧。

妈的

“姐夫,你信她不信我这么多人给我作证,还有监控,你居然信她不信我”方蓝是真火了,脸色难看。

叶佳期怔住了,他说什么

他信她

她撒谎了,他也信她

她怔在原地,好长时间没有回过神来。

“方蓝,我说过,别做挑我底线的事。”

乔斯年嘶哑、冷漠的嗓音传来。

他冰冷的目光扫在方蓝的脸上,如刀子一样。

冷飕飕的

“明明是她撒谎,你却怀疑我姐夫,你把我当什么人了还是说在你眼里,我天生会撒谎我都说了,你要是不信我,你就调监控”方蓝气得不轻。

明明是这个小贱人撒谎,乔斯年却不信她

“我乔斯年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一句话出,掷地有声。

四下震惊

围观的人不少都听过乔斯年的名字,没想到这、这、这。

众人怕了,谁不知道乔斯年乔爷冷漠无情。

不一会儿,所有人都像惊弓之鸟一样,纷纷散去。

周围,一下子就安静了。

“姐夫你太让我失望了,真的。”

方蓝往后退了一步,抹了一把眼泪,哭着跑开了。

湿漉漉的衣服黏在身上,她跑起来的样子很狼狈。

叶佳期往后退了一步,不敢看乔斯年的眼睛。

收拾完方蓝,他也会收拾她的。

她握紧奶茶,不安地摩挲着杯壁。

“过来”

乔斯年冷睨了她一眼,转头往停车场走去。

叶佳期两只脚不安地动了一下,心口砰砰跳。

她是去,还是不去

乔斯年走了几步,意识到她没有跟上来,站定脚步,脊背线条挺得笔直。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叶佳期怕了,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乔斯年走到自己的专属停车场,打开后面车门。

叶佳期已经走过来了,四目相对,空气中蔓延着浓浓的火药味。

一点即燃

司机已经坐在了车上,大气不敢出。

乔斯年面无表情,但眸色深沉不见底。

“要我抱你上去”乔斯年开口。

“不、不用。”叶佳期乖乖钻进车里。

十二年的情分还在,他不至于对她下毒手。

但是,也说不定呢。

乔斯年的大长腿迈了进来“开车。”

“是,乔爷。”司机点头。

车内,气温骤降,冷意袭来。

乔斯年就像是一块冰,能将她手里的热奶茶都冻住。

车子很快开出了停车场,驶在大路上。

“一天到晚,惹是生非。”乔斯年如刀子般的目光剜了她一眼,“现在出息了,敢撒谎了。”

叶佳期心口一动,他知道她在撒谎。

“知道我撒谎,你还信我。”叶佳期淡淡道。

“你不就是仗着我宠你,肆无忌惮。”乔斯年声线寡淡。

“我要是杀人放火了呢。”

“还能怎么样。”乔斯年顿了顿,“除了帮你毁尸灭迹,还有别的选择”

叶佳期看向他,眼睛睁得大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