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头的孟沉原本以为乔斯年是一个人,没想到听见了女人的笑声。

他连忙收尾“乔爷,不打扰您了,差不多就这些。”

“嗯,你先跟他们负责人谈,谈不拢的,再交给我。”

“好。”

乔斯年放下手机,看到叶佳期一个人在嗤嗤傻笑。

她脸上的红晕还没有褪去,犹如刚熟的红樱桃。

乔斯年嘴角一抽,太阳穴突突跳,蠢女人,笑成这样。

车子拐了一个弯,很快,就在叶佳期住的小区外停了下来。

“乔爷,到了。”司机小心翼翼道。

“送到楼下。”乔斯年冷声吩咐。

“不用”叶佳期收好手机,“我自己正好走回去,就当是散散步。”

司机举棋不定。

“我的话,听不见”

“是,是,乔爷。”司机重新踩下油门。

叶佳期讪讪地撇撇嘴,独裁。

还好,乔斯年没有再为难她,将她在楼道不远处放了下来。

叶佳期跳下车,飞快地就跑走了。

一口气跑到五楼,叶佳期深呼吸。

实在没忍住,她又发了一条朋友圈状态“天晴了,心也晴了。”

尤翩然秒回“傻了吧,这几天可没有下雨。”

叶佳期你不懂。

尤翩然切,有我不懂的

叶佳期那你说说为什么梁昊天总跟你过不去

尤翩然

黑色的劳斯莱斯缓缓驶出小区。

乔斯年揉了揉太阳穴,拿起手机随手处理了一些邮件。

处理了几封后,鬼使神差地就打开了微信。

他一向是不怎么用这个东西的,但,他想起,他以叶先生的名义加了叶佳期。

这不看还好,一看,眉头紧紧皱起。

叶佳期发的都是什么东西肤浅

再一看时间,她今天发的两条状态都似乎在影射什么。

防狼天晴了

他是狼他是乌云

太阳穴突突跳,没忍住,他顺手留了评论叶小姐今天心情很好

叶佳期秒回刚刚不好,现在好啦

乔斯年发生了什么吗

叶佳期没事没事的,遇到个变态而已。

乔斯年下颚紧绷,冷冷一笑,不动声色继续打字男的

叶佳期是的。

好,很好。

乔斯年的脸沉得厉害,她就这么报答他

乔斯年那叶小姐要注意安全。

叶佳期见从来没有跟她主动说过话的叶先生开口了,她干脆私戳了他。

“叶先生,叶先生,你在吗”

“在。”

“谢谢你的关心,我没事。”

“女孩子要注意安全。”

“嗯下次要是再见到他,我就一拳打过去了。”

乔斯年“很好。”

他的脸色愈发阴沉,白眼狼。

叶佳期“叶先生,能不能商量个事,我想小帆帆了。”

想乔乘帆了

见对方久久没有回应,叶佳期又忐忑地打了几个字“我想见见小帆帆,可以吗”

“可以。”乔斯年敲下两个字。

叶佳期谢谢叶先生,您家的地址是

乔斯年下周六上午九点,金色狮游乐园门口,我让我朋友陪他去。

叶佳期好的,我一定准时到叶先生您不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