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佳期就跟听不见似的,压着酒精棉给他清理伤口。

随即,又给他上了药。

“叶佳期”乔斯年恼了。

她下手下得十分重

“男人,怎么能轻”叶佳期挑眉,轻佻地看了他一眼。

瞬间,乔斯年勾了唇角。

她倒还挺小心眼,学他说话呢

乔斯年拍拍她的脸,压低声音“是,轻了没感觉。嘶”

叶佳期一用力,扎纱布的时候狠狠勒了他一下。

乔斯年皱眉,眼中喷火。

“轻了当然没感觉。”叶佳期报复地看了他一眼。

乔乘帆一会儿看看老爸,一会儿看看七七。

他们在说什么

好高深的样子。

小家伙爬到乔斯年的身边,心疼地看着他的手臂“乔叔叔,疼不疼。”

“没事。”乔斯年摸了摸他的头。

还是自家儿子好。

乔乘帆爬到乔斯年的怀里来,非要搂着他。

叶佳期真是不解,小帆帆跟乔斯年关系这么好吗这么亲热

乔斯年这种人,有什么好亲近的。

“我送你回家。”乔斯年看了叶佳期一眼。

“我可以打”

“开车”

“是,乔爷。”

司机听到吩咐,立马启动车子。

乔乘帆累了,这次是真困了,趴在乔斯年怀里就睡着了。

小家伙睡觉的样子特别乖,长睫毛在眼底投下一圈扇形的影子。

“你抱他。”乔斯年道。

“哦,好,我抱。”

叶佳期小心翼翼地将小帆帆从乔斯年的怀里接过来。

小家伙软绵绵的,抱在怀里就像是一团棉花。

叶佳期低头看着小家伙,笑得很开心,忍不住用脸蹭了蹭他的脸。

乔斯年看了她一眼,这么喜欢小孩

她脸上的笑意不像是装的。

但,一想到她那天晚上说的话,他的脸色就阴沉了下来。

“不想跟我生孩子”

“是。”

“如果我坚持不做措施呢”

“我事后会吃药。”

“如果不小心怀上了呢”

“我也不会要”

乔斯年的嘴角噙起一抹冷意,他闭上眼睛,不再开口。

叶佳期不知道乔斯年心里在想什么,她只是傻傻地盯着小帆帆看。

她好喜欢他,真想偷偷抱回家。

小帆帆一定是上天送给她的礼物,一定是。

车子里很安静。

想了好一会儿,叶佳期小声开口“乔爷。”

乔斯年没有睁眼,只淡淡应了一声“嗯。”

“小帆帆是他爸爸领养回来的,对吗”

“别在小孩子面前说这些。”

“哦哦。”叶佳期也意识到不妥。

“怎么了。”

叶佳期动了动嘴唇“我喜欢小帆帆,也想领养。”

“为什么不自己生。”

叶佳期的心口有点疼,那个失去的孩子,是她永远的痛。

“听说生孩子痛,所以,不想生。”叶佳期淡淡道。

乔斯年冷笑,不语。

生孩子痛这个借口,未免太拙劣。

见乔斯年不开口了,叶佳期也低下头,不说话了。

车子很快开到了叶佳期住的楼下。

停稳后,叶佳期想把小帆帆给乔斯年。

她一动,小家伙就醒了。

“帆帆,七七要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