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脸上阴云密布,如六月暴雨前的天空。

她想跟谁生小孩

或者说,她想跟谁上床

过了好久,叶佳期终于抱着小帆帆出来了。

她挺累的,但更多的是甜蜜。

大概是洗澡太舒服,乔乘帆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叶佳期把他放在床上,给他盖好被子,准备自己去洗澡。

她拿了睡衣,从客厅前穿过。

穿过客厅,势必要经过沙发。

就在她低着头走过去的时候,乔斯年用力一拉,将她拽到自己怀里来。

睡衣掉在了地上。

“乔爷,有小孩子在,你不觉得要收敛一点吗”叶佳期愤怒地看着他。

乔斯年将她圈在怀里,托着她的屁股,让她坐在自己大腿上。

两人面对面。

这个姿势,让叶佳期很尴尬,脸红通通的。

虽然她关了卧室的门,但要是乔乘帆突然跑出来怎么办

乔斯年搂住她的腰,一收紧,让她更贴近自己。

“收敛怎么写”

叶佳期在心里头低咒一声,冷声开口

“乔爷,小帆帆是认识你老婆和儿子的。小孩子什么话都说,要是事情捅到你老婆那里去,不太好看吧”

“我有对你做什么了吗”乔斯年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他一开口,滚热的呼吸落在她的脸上。

叶佳期用手抵着他的胸膛。

“乔爷,你在京城要是寂寞的话,可以找小公主。”

叶佳期很尴尬,但她的力气不及乔斯年,抵着他的胸膛,尽力远离他。

只是,她能清清楚楚地感受到,腹部被坚硬的东西顶着。

她的脸越发火辣辣的

乔斯年抬手,修长的手指摩挲她的脸部轮廓“她们都没你漂亮。”

“所以,你想要我”叶佳期看着他。

“是。”

“那乔爷,这次你可别让我滚了。”

叶佳期抬手,开始脱自己的外套。

她知道,乔斯年想要的,不容任何人拒绝。

牛仔外套很快就被她脱了下来,扔在地上。

她的脸上没有太多波澜,甚至,还带了平时没有的妩媚和妖娆。

“乔爷,你说吧,十二年的恩情,我要跟你睡几次,能还清”叶佳期淡漠开口。

不就是欠他十二年的收养之恩吗她还就是。

她开始动手脱自己的t恤

就在衣服快要脱下来的时候,乔斯年卡住她的下巴。

“你三年前为什么爬我的床”

叶佳期不屑一顾“喝大了呗。”

“没有别的原因”

“嗯别的原因”叶佳期笑了笑,“贪图你的钱啊。”

乔斯年用了力,脸色阴狠。

叶佳期的下巴生疼生疼,这个答案,他不乐意了

难不成要说是因为爱他

呵呵,是啊,是因为爱他,可她的爱在他眼里不值一提。

既然不值一提,何必再去践踏这个字。

她跟他表白,他拒绝;她过生日,他没回;她爬了他的床,他第二天就走;她怀了孩子,他让人做掉。

他既然不爱她,她何必还跟傻子一样

谈感情多俗气,谈钱多好。

“要钱是吗”乔斯年清冷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