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叶佳期回他。

这话说出口,她就已经做好被他砸钱的准备。

虽然耻辱,但总比现在这样不清不楚的好。

乔斯年的手拍拍她的脸,似笑非笑,眼中充满危险的讯息。

“那就嫁给我,我的钱,都是你的。”

叶佳期满脸错愕,睁大了眼睛。

诧异、狐疑。

乔斯年顺势在她的肩膀上捏了一下,眉尾轻挑。

“嗯不要刚刚不是说的义正词严吗”

叶佳期收回脸上的错愕,笑了笑“可我不要二手男人。”

“你再说一遍。”

叶佳期靠近他一些,一字一顿“我、不、要、二、手、男、人。”

乔斯年火了,一个反手,将她压在沙发上

脸色铁青,眼含怒意。

叶佳期差点掉下去,她伸手搂住他的腰。

只是没想到,手摸到了他腰后的枪

冷冰冰、硬邦邦

叶佳期吓得赶紧缩回手,抓住他的胳膊,脸色惨白。

她这辈子还没有碰过那玩意儿,那个东西,可不长眼睛的。

手抖了抖。

要是刚刚一不小心扣了扳机

“乔斯年,你为什么随身带枪”她吓得还没有缓过神来。

真得,她怕。

她还没有到不要命的地步。

“你说的是哪只枪”乔斯年挑眉。

“还有哪只,你难道还有”

叶佳期意识到说错话了,连忙闭嘴。

乔斯年以前是公认的男神,高冷、优雅、绅士,是绝不会说黄段子的,可是现在

乔斯年拉过她的手往自己皮带下面移去

叶佳期拼命缩手。

乔斯年只是逗一下她,她不愿意,他就松手了。

“乔斯年,你不想要我的话,就起来。”叶佳期摊牌。

被他压着,很不舒服。

“陪我说说话。”

“我和你,没有什么共同话题。”叶佳期淡淡拒绝。

以前的时候,就是她说的多,而他,大部分时间是在听。

现在,她不愿意说了。

那岂不是会很尴尬

“聊聊乘帆吧。”

乔斯年从她的身上坐起来,不再碰她。

“那是叶先生的儿子,要不乔爷,聊聊小可爱吧。”

叶佳期承认,她就是故意的。

没错,故意的。

她就是想时时刻刻提醒他,他是有老婆、儿子的人。

叶佳期拉好衣服,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不再衣着袒露。

她和他并肩坐着。

就像那十二年里的无数个日日夜夜,他们并肩坐着。

这似乎是他们最喜欢、最默契的一件事,并肩坐在沙发上,她说话,他听着。

他喜欢开着电视看财经类的频道,她嫌无聊,非要看泡沫剧。

在抢遥控器这件事上,他一向不是她的对手。

当然,他大多数时候是不会跟她抢的。

她看泡沫剧,他也跟着看了。

她喜欢一边看一边吃东西,尤其是水果。

他便会替她削苹果,然后切成一片一片的,还会给她洗葡萄、蓝莓

他不大吃,几乎都是她吃。

除非,有时候她拿着水果非逼着他吃。

当然,也不止是水果,她的妙脆角,她的番薯条,她的话梅等等,她也喜欢给他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