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乔斯年在,她就不去了。

正在打电话的乔斯年见叶佳期探着小脑袋张望了一下,又缩了回去,他便挂了电话。

浴室里,叶佳期用干毛巾在擦着头发。

乔斯年走过去,拿过她的吹风机“我帮你吹。”

叶佳期甩了甩头发,惊吓般得跳开。

“那可受不起。”

更何况,乔斯年吹头发的技术,她可不敢恭维。

乔斯年脸色不悦,一把将她扯到自己身边来,用力按住。

打开吹风机

“你这人怎么那么霸道,我都拒绝你了。”叶佳期不满。

“”

“乔爷,你技术那么差,还是别吹了。”

“”

“乔爷,你不行的。”

“叶佳期。”乔斯年唇角噙着似笑非笑的冷意,“我行不行,你不是试过了吗”

妈的。

叶佳期冷漠脸。

能不能别这样

乔斯年修长的手指在叶佳期的发丝间穿插着,满浴室都是好闻的花香。

吹了一会儿,叶佳期发现,他的水平还是跟三年前一样得差。

只是,没忍心戳穿他。

“乔爷,你能不能别对着一个地方吹我都闻到焦味了”叶佳期望天。

“噢。”乔斯年眉头微蹙,这才意识到不对。

又过了一会儿,叶佳期忽然想起来,他的手臂上有伤。

她想跟他抢吹风机“我自己来吧,你身上还有伤。”

“我做事喜欢善始善终。”

“”

叶佳期就知道,自己拗不过他。

她的对面就是一面镜子,镜子上是白色的水汽,模模糊糊的。

但,她在镜子里看到了乔斯年认真的模样。

他果真做什么事都一本正经的,吹个头发都像是在谈几千万的合同。

浴室里很安静,只有吹风机的“呼呼”声。

热风吹在叶佳期的头上、脖子间,很舒服。

玩了一天,吵了一天,闹了一天,她也累了

迷迷糊糊中,她就闭上了眼睛。

等到乔斯年替她吹干头发,她已经彻底进入梦乡。

乔斯年轻轻放下吹风机,打横抱起她,将她抱进卧室,又轻轻放在乔乘帆的身边。

拉开被子替他们盖上。

高大的身躯站在床边,他竟不想离开。

叶佳期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梦里,她梦见自己的小混蛋回来了,蹦蹦跳跳,很健康。

正在小家伙喊了一声“妈妈”向她走来的时候,乔斯年忽然出现

他弯下腰,抱走了她的宝宝。

她的小混蛋哭啊哭,哭得很伤心。

“乔斯年”叶佳期痛苦地摇头。

乔斯年还没有走,赶忙弯下腰抓住她的手“我在。”

她是又做噩梦了

“不要抱走我的宝宝,不要抱走”

叶佳期的手心出了一层冷汗。

“七七。”他紧张地喊了一声。

叶佳期喊了一会儿,又安静了下来。

噩梦过去了。

乔斯年若有所思,放回她的手,站起身,关上卧室的灯。

第二天一大早,乔乘帆先醒了。

咦,爸爸怎么睡在沙发上为什么不跟七七一起睡

他轻手轻脚跑过去,小手挠了挠老乔。

“爸爸。”

乔斯年睁眼,嗓音略嘶哑“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