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瑶又蹦蹦跳跳地走开了。

回到办公室,叶佳期就跟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埋头写文案。

欢欢她们几个人正在嗑瓜子聊天。

“小雪,帮我倒杯黑咖啡。”欢欢吩咐一个新来的实习生,“不加糖。”

小雪推了推眼镜,站起身“哦,好的,欢姐。”

办公室里的人对欢欢都是有几分忌惮的。

都听说,她男朋友背景深。

办公室里很多人围着欢欢转,谁也不敢得罪她。

用欢欢的话说就是,她来上班,就是图个乐子,根本不在乎什么钱不钱的。

小雪端了咖啡给欢欢“欢姐,你的咖啡。”

欢欢接过,喝了一口。

噗下一秒,全喷了出来

“这是黑咖啡吗你是掺了自来水”

小雪很委屈“欢姐,我是在茶水间接的黑咖啡。”

“茶水间的咖啡也能喝我要的是楼下咖啡厅的黑、咖、啡”

“可是,可是”小雪不知所措。

楼下的咖啡一杯好多钱呢,欢姐,她好几次都没给钱啊。

“蠢成这样,当什么记者,一点眼力见没有。”欢欢“啪”的放下杯子,“新来的真是一个比一个蠢。”

她是连带叶佳期也骂了。

周围的人随声附和“是啊,当记者,不就是得眼力好。”

“小雪,你还不给欢姐道歉”

小雪很委屈,嘀咕“我也没有做错什么。”

“你还有理了你叫周雪是吧别说你在尊皇了,我想让你滚出京城,不过就是一个电话的事。”

欢欢脸色铁青,拍桌子

这话,她也是说给叶佳期听的。

“小雪,你看看你,跟欢姐道个歉,我们欢姐很好说话的,就是今天心情不太好。”

小雪到底是个才毕业的孩子,哪里受过这个委屈。

她咬着嘴唇,就是不肯道歉。

“倔脾气公司里可容不得倔脾气。”欢欢冷漠道,“我看你明天别来了,虽然我不是尊皇的老板,但我这点权力还是有的。一个实习生而已,也敢发脾气”

叶佳期被他们吵得没心思写文案,站了起来。

“现在不是上班时间吗为什么欢姐你有时间在这儿嗑瓜子”叶佳期淡淡道。

“哟。”欢欢正想当面跟叶佳期骂一顿,“叶佳期,你升职了啊敢管我了”

四周的人纷纷退散,坐着看戏。

“那欢姐是升职了吗为什么就敢让小雪给你买咖啡哦,还是不给钱的。”

小雪推了推眼镜,连连点头。

好几次了呢,都没给钱。

她刚来实习,也没钱呢。

“小雪都没说话,你较个什么劲”欢欢站了起来,“叶佳期,让你接几次采访,你就觉得了不起了是不是敢爬我头上我来公司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个地方玩泥巴呢”

“那欢姐,你这么多年就没有升职那也挺可怜的。”叶佳期鄙视地看了她一眼。

“升职我不屑而已,哪里像你,穷的连好点的咖啡都舍不得买,当然才拼命往上爬,挤兑人。”

“按照你的逻辑,升职的都是穷人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