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佳期的手落在键盘上,不知道该怎么打出第一个字。

那头回道“叶小姐考虑好了就发消息给我,我先忙。”

乔斯年放下手机,理了理领带。

“爸爸,你今天好帅。”乔乘帆探头探脑地冲乔斯年笑。

“说吧,又想要什么。”

乔斯年头也不抬,往楼下走。

他今天心情不错,打算亲自送乔乘帆去上学。

“宝宝才不是那种人,爸爸是真帅。”

“不用你说。”

“那个、那个爸爸,我什么时候能再见到七七”

“”

“爸爸,你看,从上次游乐园过去,已经一、二、三八天没有见到七七了。”乔乘帆掰着手指头,可怜巴巴的。

“为什么这么喜欢她。”乔斯年忍不住问。

“有一种喜欢,叫看到的第一眼就喜欢。爸爸,你懂吗”

“不懂。”

乔斯年迈开长腿往车库走。

他是不懂。

“爸爸,那你没有第一眼喜欢过一个女孩子吗非常非常喜欢那种。”

“没有。”

“”无法沟通。

乔斯年拎着乔乘帆的衣领,将他扔到了副驾上。

“爸爸,我爱你,请轻点。”

“”

“爸爸”

“能闭嘴吗”乔斯年吼了一声。

“”乔乘帆瘪着嘴巴。

好可怜哦,说话都不让,老乔为什么这么凶

耳根子终于清静了,乔斯年启动车子。

这小东西,怎么这么多话

除了智商和相貌,其他都不是遗传他

乔乘帆被嫌弃了,转过头去,哼,不理老乔了。

难怪没有女孩子追,也追不到女孩子

乔斯年的车一开走,乔宅就恢复了安静。

天高云淡,秋色撩人。

唐管家目送乔斯年离开,回到自己屋子。

刚进来,她的手机就响了,是方雅。

“唐管家,早上好。”

“大小姐。”

“乔爷和乘帆最近怎么样”

“都挺好的,大小姐,您不用担心。”

“哦哦,好,我就是想问问,那我就放心了。”

“大小姐,你身体怎么样听说,要动手术”

“没有,我这段时间吃了药,好多了,可能不用动手术了。”方雅笑了笑。

唐管家点点头,叹了口气。

方雅有心肌病,她是知道的。

上天对善良的女孩子都不公平,方雅这么好的女孩子,真的

“大小姐,你安心养身体,乔宅这里您不用担心。”

“好,多谢唐管家。”

方雅和唐管家又寒暄了几句,这才挂断电话。

“咳咳。”方雅轻咳一声。

“身体不舒服吗”一道甘冽的男声响了起来。

方雅抬了抬头,是方城。

她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俄罗斯文学,轻轻摇摇头“没事,小感冒。”

方城拿了一件白色的针织外套,替她披在肩上“别着凉。”

“谢谢。”

方城不是别人,是她父母去世前收养的儿子,比她小三岁,跟方蓝同岁。

那时候,她父母身体不好,总觉得以后没有人照顾她们姐妹俩,就从福利院收养了一个男孩。

后来,方城念了医学院,成绩十分出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