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他既是方雅名义上的弟弟,又是方雅的主治医生。

同样,他也是方雅现在最信任的人。

“方雅,太晚了,别看书了,早点休息。”方城劝道。

面色从容、冷静。

小时候,他喊方雅“姐姐”,但现在,他更多的喜欢喊她的名字。

方雅抬头,看了看方城,笑道“我睡不着,我再看一会儿。”

眼前的方城虽然比她小三岁,但看上去成熟、稳重、犹如一座山,让她很有安全感。

而且,她发现,方城越来越帅气了,不再是从前那个小男孩。

“睡不着的话,我可以陪你聊天。”

方城低头,目光落在她的脸上,眼眸如漆黑的夜空,辽远深邃。

“好啊,你想聊什么”方雅笑道,“在医院有人追你吗嘿嘿。”

方城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略窘迫“没有。”

“怎么会啊,我弟弟这么帅,怎么可能没有人追。是你看不上人家吧是吧”

方城有点不自在,目光转向别处“你还是看书吧。”

“哎,别走啊”方雅笑得厉害。

真是,害羞

这有什么好害羞的。

方雅拿着书,抽出精美的书签,开始翻看。

翻了几页,心思全不在书上。

思绪有点飘飘然,缓缓儿飘到了京城。

京城的秋天应该很萧瑟,落叶满地起,白霜纷纷落。

京城的冬天也来得很早,到了冬天时,会有皑皑白雪。

她从那次变故后就离开了京城,居住在伦敦。

想来,已经二十多年。

“方雅,你的书已经好长时间没有翻了。”

方城不知何时又走了进来,手里多了一份文件。

他的语气很轻柔,如三月的春风,又如潺潺流水,不急不缓。

“阿城。”方雅合上书。

真的,不太看得下去。

“你又在想他了”

方城的语气里波澜不惊,但眼眸里的色彩变幻无数。

“没有。”方雅连忙否认。

“姐姐,你看看这个吧,dna报告,我亲自做的。”方城将手里的东西递了过去。

方雅迟迟没有接,心口在颤动。

瞳孔骤然紧缩,手也有些抖。

dna报告

前段时间回京城,她交代唐管家,让她帮忙找机会取了乔斯年和乔乘帆的血液样本加急寄回伦敦。

前些天,唐管家终于找到了机会,乔斯年手臂受了伤。

样本寄回后,方雅就交给了方城。

除了方城,她也不信任何人。

现在

报告做出来了。

“姐姐,你要是不看的话,我就拿走。”方城缩回手。

“不,给我。”方雅激动地站起来。

只是,她的脸上没有什么血色。

方城皱眉,他不喜欢这样子的方雅。

方雅缓缓伸出手,方城将报告递交到她的手里。

虽然只有薄薄的几张纸,但此时此刻对于方雅而言,犹如千斤重。

心里头不知道是什么感觉,错综复杂。

“姐姐,你把血样交给我的时候,就该想清楚了所有的结果。”方城平静道。

方雅点点头,是,她想过了,都想过了。

所以,现在拿到了报告,应该坦然地看,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