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佳期等着叶先生的消息,终于,等到了。

她考虑过了,她很喜欢小帆帆,共同领养,不存在任何问题。

就算将来她有自己的孩子,她还是可以对小帆帆好。

小帆帆跟她一样,是个可怜的孩子。

但她比小帆帆幸运,她还有一个温柔的妈妈。

而小帆帆呢,他从生下来就被亲生父母抛弃了。

“那叶先生,什么时候可以见一面”叶佳期问。

乔斯年“我在国外,短期不会回国,你要问什么。”

“叶先生,你太忙了。”

“是,所以才想问问你,有没有意向共同领养小帆帆,他很喜欢你。”

“不见面的话,怎么办。”

“我让我律师去找你,你有详细的问题,问他。”

“那再好不过了。”

这样一来,也免得她经常打扰叶先生。

叶先生看来是真忙。

等到变更关系后,她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把小帆帆领回家睡觉了。

好幸福,她也可以有个儿子了

她一定会很宠很宠他的,把最好的都给他

一想到这儿,心口就跳得厉害。

很激动

乔斯年没有再回,直接给自己律师打了一个电话,交代了细则。

乔乘帆坐在教室里,他托着腮看着黑板。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一种被人卖了的感觉。

老乔要卖他

会不会很便宜

呜呜他只会吃只会睡,可能卖不出什么好价钱。

似乎,那只呆蠢的阿拉斯加都比他值钱。

自那天后,叶佳期每天早上都会收到一朵花。

而且,都是玫瑰花。

有时候是黄玫瑰,有时候是粉玫瑰,有时候是蓝色妖姬

她早晨来的时候,花就已经插在了细口的玻璃瓶中,迎着朝阳,美丽绽放。

每天卡片上的内容都一样七七,早安。小帆帆。

这三年来,她过得很冷清,几乎是无人牵挂的状态。

现在,忽然有一个小家伙天天给她送花,天天给她问好,那种幸福感,是无法言说的。

不过,小家伙的零花钱看来不少。

叶先生对小帆帆还是不错的,只是,缺少时间陪他。

这样一想,她更加觉得,她可以和叶先生共同履行义务。

在这方面她是外行,她就静等叶先生的律师过来。

“佳期,楼下有人找你。”小雪跑了过来。

“好。”

叶佳期连忙下楼去。

原来是楚河。

“学长。”叶佳期笑了笑,“你找我”

“是啊,我正好路过这里,又是午饭时间。所以一起吃个饭”

叶佳期点点头,没有拒绝。

有些话,她总得跟楚河说清楚。

楚河挑了一家西餐厅,给叶佳期点了些她爱吃的菜。

“佳期,工作怎么样累吗”

“不累,我很喜欢这份工作。”

“佳期,上次你家那个小孩子,是你朋友的儿子挺可爱的。”楚河笑了笑。

叶佳期知道他指的是小帆帆,她点头“朋友的儿子。”

“我一开始还以为是你儿子,但你又说你没有结婚。佳期,那上次在海鲜馆见到的那个人”楚河试探地问道。

标签: